1. 首页
  2. 旅游
  3. 正文

霞客行之江山多娇•有一种叫云南的生活|跟随徐霞客的脚步游抚仙湖

明代,徐霞客游历云南后写下《游滇日记》,后收入《徐霞客游记》。在实地探访南盘江源流的过程中,他途经澄江府,抚仙湖清澈的湖水、美丽的风光,让这位饱览名山大川的大旅行家感受到了别样景致。于是,他在书中盛赞抚仙湖。

还有传说称,徐霞客曾到澄江府新兴州拜访礼部尚书雷跃龙,并留下诗句。由于《游滇日记》中涉及玉溪的部分没有传世,后人仅能通过《徐霞客游记》中的只言片语来还原当年的行程。

今天,我们就跟随徐霞客的脚步,先看看抚仙湖到底为何能吸引这位走过万水千山的旅行“达人”。

抚仙湖水清澈如镜。

抚仙湖水清澈如镜。

盛赞抚仙湖水最清

明代崇祯十一年(1638年),徐霞客从贵州进入云南。来到省城昆明进行短暂调整后,他继续南行经晋宁到达玉溪的江川、通海,前往建水、石屏、开远、弥勒等地,探访南盘江源流情况。

早在唐代,贯穿滇中与滇南,直达越南的步头路、通海城路都从玉溪的“三湖”(星云湖、抚仙湖、杞麓湖)地区通过,明清至民国时期仍是繁忙的商道、驿道。可以说,古人从昆明到建水,走这一段水路是捷径,也是必经之路。 

抚仙湖属珠江流域南盘江水系,湖水清澈而透明。这里景色优美,湖面犹如天镜,镶嵌在滇中腹地。而抚仙湖之美,不仅在于它的百里湖光和流域内的山川景色,更在于历史演化中孕育出的水文化、渔文化、古生物文化和古滇国文化,其历史底蕴令人着迷。

领略了抚仙湖独特的自然与人文景观,徐霞客在其游记中这样写道:“滇山惟多土,故多壅流成海,而流多浑浊,惟抚仙湖最清。”翻译过来的大致意思就是,云南的山多为土,因此有很多河流汇集形成的湖泊,这些河流因混合山中泥沙大多浑浊,只有抚仙湖的水最为清澈。这不仅是徐霞客对清澈湖水的赞扬,更是他对抚仙湖秀丽风光的褒扬。

其实,在徐霞客以文字形式赞美抚仙湖水清澈、风光优美之前,明代正德年间状元、三大才子之一的四川新都人杨慎(杨升庵)也被抚仙湖清澈的湖水和优美的风光所折服,留下了《自江川之澄江赠王钝庵廷表并柬董西泉云汉三首》的组诗,其中一首对抚仙湖景致有这样的赞誉:“澄江色似碧醍醐,万顷烟波际绿芜。只少楼台相掩映,天然图画胜西湖。”单从诗句内容便可感知抚仙湖清澈如镜,完全可以同西湖美景相媲美。

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演进,如今的抚仙湖已不单纯是徐霞客和杨慎眼中的万顷烟波,而是一个拥有禄充风景区、澄江帽天山寒武纪世界自然遗产旅游区、明星鱼洞景区、月亮湾湿地公园、樱花谷、太阳山度假区、广龙小镇、仙湖湾景区、时光栈道等诸多景区景点为依托的休闲旅游度假目的地。

相传徐霞客曾留宿高仓

徐霞客在玉溪期间,除游览通海秀山盛赞山茶花、途经抚仙湖称赞水清之外,在玉溪民间还有一种说法,称他曾来过新兴州(玉溪市红塔区)拜访雷跃龙。

明代崇祯十一年(1638年),徐霞客入滇开启云南之旅。这一年,时任礼部尚书的雷跃龙在籍丁忧。雷跃龙是玉溪新兴州人,深得皇帝器重,先后被委以吏部左侍郎、经筵日讲(皇帝的老师)等要职。他刚直不阿、为官清正,因不与奸臣魏忠贤结交、往来而名垂青史。

对于徐霞客到新兴州拜访雷跃龙的说法,在《徐霞客游记》中有这样的表述:“初四日,马君留晨餐。恭先复至,对弈两局。又留饭,过午乃出城,以为顾仆将返也。及抵寓,顾仆不见,而方生已俨然在楼。问:‘何以来?’曰:‘昨从晋宁得君书,即骑而来送君。骑尚在,当迟一日复往晋宁。’问:‘昔何以往?’曰:‘往新兴,便道晋宁看君耳。’问:‘顾仆何在?’曰:‘尚留晋宁候渡。’始知方生往新兴,以许郡尊考满,求雷太史左右之于巡方使君之侧也。雷名跃龙,以礼侍丁忧于家。巡方使为倪于义,系四川人。”

研究雷跃龙的玉溪学者余晓聪表示,徐霞客由贵州进入云南后,曾经滞留于滇中滇池周边晋宁一带,足迹遍及昆明、晋宁、江川、澄江、通海、建水等地。此间,徐霞客友人吴方生曾经专门到新兴州(明代属澄江府)拜访过雷跃龙,会见的地点是在高仓还是州城却不得而知了。

而据玉溪民间传说,徐霞客为拜访雷跃龙,曾到过高仓弥陀寺,并留宿三日,还留下一首《百字诗》。

跟随徐霞客的脚步,在他前进的步伐中,既有自然美景的呈现,也有人文魅力的彰显,更衍生了地方传说,而这一切的融合,则凝聚成一个地方最具特色的自然与人文景观。(记者 顾世丹/文 蒋跃/图)


编辑:刘玉霞   审核:攸莉

网上读报

扫一扫下载玉溪+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关注玉溪发布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下载学习强国客户端

扫一扫关注玉溪日报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玉溪日报微博

扫一扫关注玉溪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