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影像 >> 图片新闻
再见土司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07-2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75岁的王氏土司王凤第10代孙王家鸿(左)和妻子刘凤英在祖屋安度晚年。


雕刻精美的龙潭土司分署建筑斗拱。很多人喜欢古建筑,尤其是木构建筑,一榫一卯总关情,每一处都品玩不尽。


今年初,东山村王氏土司后人王广荣热情地接待了我的采访拍摄。


镌刻在龙潭土司分署倒座上的木雕“八仙过海”图。玉溪王氏土司衙署的建筑雕刻异常精美,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虽然是几百年前的作品,今天见到仍然过目难忘。


龙潭土司分署的院子。土司及土司制度早已成为历史烟云,但其留下的遗迹、遗物特别是古建筑,是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


龙潭土司分署雕刻精美的雀替。整个建筑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十分诱人。


土司家人用过的一张小床


现代化的研和东山村一角。当年的王氏土司衙署已经破败不堪。


雨中的王氏土司家庙给人一种沧桑之感。乡村的现代化建设正在快速推进,古老的东山村正在重型机械的夷平之下步步退却,乡村面貌在发生巨变。


在龙潭土司分署大堂前,王氏土司后人王玉琴(右)向本报记者介绍玉溪土司衙署的情况。


柱础石雕刻就是一件艺术作品


坐落在大密罗村子中央的土司仓库,2009年拍照时有人居住。虽是仓库,但整个建筑布局呈“一颗印”结构,建筑结构和雕刻都很精致。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詹姆斯·希尔顿的长篇小说《永不消失的地平线》,是寻找“香格里拉”的欲望起点,而阿来史诗般的《尘埃落定》,则点燃了对土司“王国”的热情。在不少人心目中,土司是中国古代的少数民族酋长,他们统治着一个个“小王国”,在那里,有神秘的风俗、独特的信仰、野蛮的刑罚和“天高皇帝远”的逍遥。而在我们日日厮守的玉溪,著名的东山王氏土司却是汉人,这在古代土司制度时期的中国西部是个异数。

去年7月,中国的土司遗址湖南永顺老司城、湖北唐崖土司城、贵州遵义海龙屯申遗成功,成为我国第34项世界文化遗产。土司遗址成功申遗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神秘而遥远的想象,变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在幸存下来的土司“王国”中,除了申遗的3个土司衙署外,还有13个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32个省、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遍布中国西部各省,玉溪王氏土司衙署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上半年,机缘巧合的一段时间,我几次与土司后人朋友一起,先后来到红塔区研和街道的东山村和大营街街道的大密罗、龙潭村,土司曾经办公、生活和打仗的地方,就像会说话的“美丽残骸”,令人惊艳。

玉溪新兴州土司自清康熙22年(1683年)王凤起,到20世纪初的1930年王家宾止,共袭10代,历时247年。新兴州就是现在的红塔区,土司管辖东南西北四山49个彝族寨子,总衙署设在现在的研和街道东山村。

大密罗村坐落在大山深处,村子的中央,从一道刻着“茂庐”二字的石门进去,一个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就在眼前,院子早已人去楼空一片狼藉,一边厢房的外墙已经倒塌,但掩盖不了过去的精巧与气派。一楼一底三间四耳一倒座,正房高出厢房,只是大门开在厢房与倒座的一角,青石铺成的天井,二层一圈走廊,栏杆雕刻成精巧的“佛肚”形,正房的走廊还设计了“美人靠”。这个院子的设计建造与村里其他彝族村民“一颗印”的院子不可同日而语,村里的老者说,这是土司在大密罗的一个仓库。

大密罗往南两公里就是龙潭村,此处地势与大密罗类似,在村子的球场上停下车,只见一栋白墙的房子与众不同,考究的院门开在白墙正中,走近一看,门额正中悬挂“土司衙署”的匾额。门头檐下的额枋上有精美的雕刻和纹饰。衙署背靠青山,布局是滇中地区典型的“一颗印”式的四合院建筑,屋顶比周边民房高出许多,倒座和正房为悬山顶屋面,隆起的屋脊采用板瓦多层叠砌,正中有葫芦形宝刹,两端有鸱尾。大门两边的白墙上各高开一个圆形窗子,嵌“步步锦”窗棂,古香雅致。

走进大门,一道古旧的木制屏风挡在面前,屏风红色的底板上用黑色和浅黄勾画出一头神兽,暗淡的颜色更显沉着与神秘,转过屏风进入一个大四合院。天井是青石铺成,石缝中已长出高高的青草,正面的堂屋虽只有一层,但比厢房高出一大截,气派地坐落在高出天井一米多的台阶上。厢房左右各两间,倒座三间都是一楼一底二层结构,天井前方正中的九级踏跺直上堂屋的前廊,前廊上立着两根粗大的柱子,额枋上密集的斗拱、雀替为精美的云龙纹雕刻;堂屋是三开间,进深宽大,整个院子的斗拱、雀替、垂柱、花窗等都非常精致。厢房和倒座的一层用作展厅,摆放了一些床、桌、椅等生活用具和过去与土司有关的文字材料、图片画像等。王氏土司是汉族,其辖地都是分散在大山深处的彝族村寨,土司的治所设在研和街道的东山村,那是过去通往河西、通海的必经之地,而这座土司衙署是王氏土司设在龙潭的分署,从这里可以很方便地前往峨山、新平。近年来,土司文化遗产引起了玉溪有识之士的关注,著名企业家陈宝贵就投入巨资修缮了破败的龙潭土司衙署,赢得称赞。

土司是什么?帝制中国时期的统治者们无时不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构建中央与边地少数民族关系,维护边地社会的稳定,确保帝国的完整和统一?这是一个中外的亘古难题。

在中国古代的元明清三朝,中央政府为了更好地维护统治,封授西南、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部族头目为地方官,这些地方官有不同的官名,而这些官名的统称,就是土司。这些地方官有不同的名称,可以叫宣慰使、安抚使,也可以叫土知府,统称为土司,就像我们现在的局长、处长、科长都叫领导一样,有很多具体的名称。土司制度是由中央政府认命少数民族首领作为世袭地方官,由他们来管理当地的少数民族,中央政府只是通过他们,实现对民族地区的间接管理。在一个行省里,既有朝廷派驻府、州、县的流官,也有少数民族首领,就是土司担任的这种土官;这是在中央政府不便统治少数民族地区的时候,采取的一种过渡性制度。一旦时机成熟,就要进行“改土归流”,改土官为流官。中央政府还制定了任职的回避政策,规定流官一定要在离府、州、县500里之外做官,不能在家乡任职,所以都是外省籍的人在当地做官,而且是流动的,三年一考核,可以提升,可以换到别的府、州、县任职,所以叫“流官”;在中国历史上,只有土司地区才有“流官”这个称谓,一直到清末,历经703年,这就是著名的“双轨制”。

土司管辖区域的老百姓,就是“土民”,所有的税都由土司来征;土司还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作用一是听从朝廷的征调;二是守土,保卫自己的家乡,这些都是土司的权利。

元明清政府之所以设置土司,是希望通过土司的治理来达到稳定边疆的目的,力争不要出现动乱。土司制度当中有很多很细的制度,比如承袭、朝贡等,通过这些制度来把中央政府和当地的边远民族拉近,土司制度就是中央王朝联系土司地区的桥梁和纽带,也是一种剥削制度。三朝703年的土司制度,加强了中央和地方的联系,也使土司地区的人民,对朝廷和对国家的认同,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代。

土司及土司制度早已消失,但留下的遗迹、遗物特别是建筑,如能很好地加以保护利用,既是研究那个时代政治制度、文化和生活的重要物证,又能展示当地悠久的历史和多彩的文化。(罗涵 文/图)

编辑:禹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