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畅销书屋
《聪明人的才华战略》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6-29   进入社区    来源:中国青年网 ]

W020200628615645091468

书名:聪明人的才华战略

作者:[德]莱昂纳多·洛斯佩纳托

译者:符蕊

出版时间:2020年6月

出版社:湛庐文化/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

定价:52.9元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介绍职场生涯规划、时间管理、刻意练习,是一本兴趣和职业管理书籍。

【作者简介】

莱昂纳多·洛斯佩纳托,出版过《电吉他和贝司设计》。

【精彩书摘】

达·芬奇诅咒

许多人在以一种枯燥、可预见的方式生活:出生、上学、工作、结婚、工作、生儿育女、工作、退休、死亡。

而我们的生活却不是这样,这个想法让我们感到沮丧,我们似乎正遭受着影响达·芬奇一生的相同诅咒:有多种才华和兴趣,但只有一次生命。

达·芬奇是多才多艺的典范,他是典型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人”:画家、雕塑家、建筑师、音乐家、科学家、数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解剖学家、地质学家、制图家、植物学家、作家……他有着“无法抑制的好奇心”和“狂热的创造性想象力”。

受达·芬奇诅咒困扰之人的典型特征:

热爱世界和其中的一切事物。

拥有良好的品位,欣赏和乐于从事艺术、音乐、探险、科学和数不清的其他活动。

拥有或曾经拥有过很多爱好:集邮、武术等。

已经不止一次改变职业,或者渴望改变。

我们中有些人意识到想实现某些梦想时已经太晚。假如你想成为一名世界级的小提琴家,而你已经30岁或30多岁,很遗憾,你不会有机会了。事实上,在这个竞争激烈的世界里,即使你只有15岁也没有机会。你应该像帕格尼尼或莫扎特那样,从6岁或7岁开始学习,但那样也不能保证你能达到他们的水平。

一个7岁的孩子如何知道他的余生想做一件什么事呢?任何一个7岁的孩子都梦想成为星际飞船指挥官、狮子猎人或镇上的治安官。帕格尼尼和莫扎特非凡的音乐才能背后,隐藏着受父母“虐待”的故事——父母会强迫他们去做那些孩子不愿意做的事情。

从小就很有天赋和高度专业化的神童与我们无关,我们与之恰恰相反。

不是神童的我们:

我们不再是小孩。

我们这个时代的发明不属于某个人,而属于高度专业化的、有公司资助的团队(团队的老板获得诺贝尔奖,制药公司获得专利)。

受达·芬奇诅咒困扰的不是某一个领域的天才,而是在多个领域有超常天赋和兴趣的人。

我认为,多才多艺的人实际上并不具备很多才能:他们拥有的一些基本才能是其他才能的基础。他们学得很快、有好奇心且记忆力很好。这些能力非常宝贵,却不能与在当今世界取得成功所需的坚持和自律相契合。刺猬精确瞄准靶心,狐狸则想一石数鸟。

成年人的生活中有多个明显不相容的愿望是“正常”的吗?

当然是正常的。世界上的知识早已不再是只有上层阶级才能获得。在古代,除了少数特权人物外,几乎没人会读书写字。如今,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任何人都能用搜索引擎找到他们想了解的任何东西。与那些同时幻想去外太空、丛林和西部地区冒险的孩子不同,我们成年人有机会,也需要把梦想锚定在现实世界里。

在一个鼓励专业化的世界里,我们有希望过得快乐吗?

看情况,这取决于你的期望。世界无法满足自恋者的所有要求。我们可能永远不会获得奥斯卡奖,也不会成为总统,但作为成年人,如果已经准备好解读并突破内心的那些孩子气的幻想,我们也许仍能在生活中找到那个“为我特制”的东西,找到一项会召唤并挑战我们最高天赋和爱好的活动,一项让人产生使命感的活动。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成为宇航员或演奏家,但好消息是:许多天赋只有在成熟后才会完全绽放。

让我给你讲两个与音乐有关的故事吧。

一个来自我家乡的小伙子在学医,在经历了一段精神疲劳期之后,他接受建议暂停学习,把时间完全花在娱乐活动上。他从头开始学弹钢琴,最后成为一名独奏家,同时还担任专门训练其他独奏家的教练。目前,他每年会在阿根廷住6个月,再去洛杉矶住6个月。他还完成了医学课程,成为一名精神科医生。

另一个年轻人在南美最好的球队费罗卡里尔·奥斯特(Ferrocarril Oeste)的顶级联赛中打职业篮球。当意识到自己不再喜欢这项运动时,他马上决定弃队而去。在困惑中徘徊了一段时间后,一些朋友邀请他去听一场古典音乐会,从此他对大提琴着了迷。在接受了几年教育和训练之后,他移居西班牙,现在在巴塞罗那的几个管弦乐团演奏大提琴。他不是保罗·卡萨尔斯,也不是马友友,他不需要成为那样的人。他只是喜欢靠他钟爱的东西谋生。

这些达·芬奇诅咒类的故事并不少见。我们有天赋、有热情、有梦想,有时我们也有机会。

那我们缺什么呢?

拥有多种天赋和兴趣是一种特质,却不是一种健康的状况,它的种种迹象也不是很好。

受达·芬奇诅咒困扰的迹象:

肤浅感。我们自认是个“万事通”却没有一样精通。

时光飞逝感。时间流逝,但我们还没有找到“天生注定要做的事”。

挫败感。我们的童年梦想(无论是父母还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现在已经无关紧要)还远没有变成现实。对于人到中年、略微发福、多才多艺的人来说,可供他们选择的宇航员职位不多了,不是吗?

别担心,你很可能讨厌当宇航员。

上述感受有一个确切的功能:我们必须面对并理解。

……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