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王孝明与“红塔山”烟标结缘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1-09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王孝明和他创作的雷跃龙故事系列人物画
王孝明和他创作的雷跃龙故事系列人物画

王孝明,1939年生,早年父母双亡,后成为玉溪印刷厂有名的制版工艺美术师,绘制了数十年的“红塔山”烟标。近日,记者有幸见到王孝明,听他讲述与翰墨丹青相伴的数十载。

年幼痴迷书画

今年已78岁高龄的王孝明,是个生活情趣极广泛的人,他爱画画、爱写书法、爱看书,爱一切与书画相关的事物。对王孝明的第一印象,是很朴实的一个人,但谈起喜欢的书画艺术,便滔滔不绝,能在言语中看出他丰厚的思想底蕴。

在与王孝明的交流中,记者了解到,王孝明出生于玉溪州城,幼时父亲经营着一个名叫“田丰堆店”的马店。由于父母忙于生意,王孝明的幼年基本上是与祖母一起在酱菜店中度过。

对于书画的痴迷与喜好,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情愫,王孝明认为,他对书画的爱像是骨子里就带着的。“我记事的时候,大概五六岁,刚上小学,那时母亲与祖母常带我去看戏,那些戏太精彩了,我又没有相机可以保存那些画面。于是,我就用石子在地板上画画,想把戏台上的画面再现出来,画着画着就沉浸在画画里不能自拔,常常把母亲给的零花钱都用来买画画的纸笔。”王孝明说道。

在王孝明的记忆里,他的成长中,除家人外,还有一位影响颇深的人——小学老师郑树华,郑树华知道他喜欢画画后,经常鼓励他,并时常让他画班刊的刊头。在郑树华的鼓励下,小学的几年里,王孝明都在画画,对画画的喜爱也因此愈加深沉。

王孝明的思想底蕴不仅体现在对书画的喜爱上,更体现在他的生活智慧里。王孝明的大女儿王玉琴说:“父亲现在一个人住,每天都早睡早起,起床梳洗后就读读自己喜欢的书。如果我们有时间,就会来带他吃早餐,如果没时间他也会自己找早餐吃,吃完早餐后散个步,回家接着看书写字。父亲不是过度依赖儿女的人,就算我们没有时间陪他,他也会安排好自己的生活,不让我们担心。”

一生中遇到的“贵人”

在王孝明的一生中,曾遇到过多位“贵人”,王小楼、周镜、任希荣、苏霖森等,都在不同的阶段给过他极大的帮助。整风运动期间,王孝明因参与作画宣传,被玉溪本土画家王小楼和毕业于西南美术专科学校的周镜赏识,之后便经常带着他学习,教给他一些画画的技巧,这几乎算是王孝明第一次学习专业的画画技巧。

1958年“大跃进”运动,王孝明被派到大红坡水库修了一年的水库。这一年中,他并未停止画画,时常跟着水库上的人作画宣传。一年后,王孝明被分配到食馆工作,后因机缘巧合,调到玉溪印刷厂上班。“我在食馆那边的领导和当时印刷厂的书记是夫妻,食馆的领导看我实在喜欢画画,就把我推荐给了她爱人,之后就被调到印刷厂工作,终于能够做与画画相关的工作,我是非常高兴的。”说到此处,王孝明的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

在印刷厂,王孝明遇到了人生的另外两个贵人——任希荣和苏霖森。王孝明笑着说:“我母亲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家庭妇女,勤劳又务实,我自幼受母亲教导,性情与母亲有八九分相似。我的两个师傅,苏霖森原是云南讲武堂上尉印刷技师,工作作风严谨,任希荣则有一些散漫,性格如此不同的两个人,互相不喜欢对方,但同时又很喜欢我。所以,两个师傅像较劲一样抢着教我本领。任希荣教我写字绘图,苏霖森教制版印刷。”

因为有这些“贵人”,文化程度不高的王孝明在生命的多个阶段都学到了可贵的知识与技能。

为烟厂画烟标

虽然喜欢画画,但从15岁继承父亲的“田丰堆店”开始,到19岁,王孝明都没能从事与画画相关的工作。后来到了印刷厂工作,王孝明才了却了自己多年的心愿。

刚到印刷厂的时候,王孝明没有得到具体的工作任务,三个月后才有了第一个任务——画“大公烟”的烟标。王孝明介绍,当时印刷厂有一台五彩石印电动机,是抗战时期从上海迁到大后方昆明的,再由昆明迁到了玉溪。那时玉溪只有这一台机器可以印出较大的彩色烟标,也是因为有了这台机器,玉溪卷烟厂和印刷厂才有了合作。而王孝明的具体工作,是把烟标和字样画在石板上,这个石板相当于一个印刷的原版。在印刷的时候,油墨会对石板有腐蚀作用,印一个星期,石板上的图案就模糊了,所以一个星期王孝明就要画一块石板。之后的几年里,王孝明陆续画了“和平”“人民公社好”“大重九”“阿诗玛”等多个烟标。

自古书画一体,画画本是王孝明所长,久而久之,书法自然也不差。因此,印制烟标时,写和画都由王孝明负责。画了几年后,玉溪卷烟厂请专人设计了“红塔山”的烟标,交由印刷厂印制。“我们初拿到的是一个玲珑剔透的塔,有山有水,但以我们的条件印不出来,我们就做了一些调整,把线条、颜色、文字都简单化,成为我们能印出来的‘红塔山’。”王孝明说道。

“文革”爆发之前,王孝明都在画“红塔山”烟标。1966年,王孝明因为家庭原因被下放到了玉溪研和东山村接受改造,1979年落实政策后,王孝明再次回到印刷厂,继续画“红塔山”烟标。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十余年的时间里,印刷厂再也没有能承担王孝明工作的人,期间都没印制“红塔山”烟标。王孝明回到印刷厂后,再次开始画“红塔山”烟标。1989年,印刷厂成立工艺科,王孝明便是第一任科长,负责印刷厂的工艺监督与检查,直至1999年退休。

退休后,王孝明也没放弃读书、写字、画画,并于2012年创作了大型系列彩画《玉溪十大土主》。采访的最后,王孝明说:“虽然这几十年坎坷不断,但我依然感恩有书画相伴。”(玉溪日报记者 何超 文/图)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