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雷跃龙:居官以正报国惟忠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6-15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自开馆以来,纪念馆每年接待参观者万余人次。

雷跃龙画像(纪念馆提供)

他是红塔区明清时期职位最高、政治影响力最大、人生经历最为坎坷的传奇人物;他学识渊博、清正廉洁、心系家国、效忠社稷,晚年坚持抗清斗争,与史可法、常延龄等被推为义节之士,“仰为泰斗,名重天下”!

波澜壮阔的一生

在红塔区高仓街道祭天山山腰,与弥陀寺毗邻的雷跃龙纪念馆格外惹人注目,这是一栋占地一亩的两层仿古建筑,由当地政府支持,爱心人士捐资修建。这里曾是雷跃龙幼时接受启蒙处,也是后辈研究其生平、传扬其精神之所,自2012年9月正式对外开放以来,每年接待参观者万余人次。

81岁的雷迪珍是雷跃龙纪念馆建馆发起人之一,向参观者讲述雷跃龙的生平,清扫、守护雷跃龙纪念馆是她每天的主要工作。“纪念馆展厅由雷跃龙生平事迹展板、社会各界纪念活动,以及历年考古发现、出土文物实物等组成。”在雷迪珍的讲述中,雷跃龙波澜壮阔的一生渐次清晰。

雷跃龙(1602―1681),字伯麟,号石庵,明代云南澄江府新兴州高仓屯(今红塔区高仓街道)人,天资聪颖,17岁中举人,18岁中进士,进入翰林院,成为最小的庶吉士。魏忠贤权倾朝野之时,他避不与交,为崇祯帝重用,甲申之变后回到云南,协助大西军抗清复明。南明永历时期,入阁成为宰辅,后退隐山林。

比肩商代贤臣

“被永历皇帝一道圣旨褒封四代一品,这是雷跃龙数十年仕宦生涯的最高政治荣誉,也是对他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最高褒扬。”从事雷跃龙相关研究多年的玉溪民间学者余晓聪说。

2014年,余晓聪和雷跃龙第13代孙雷兴龙寻获《新兴雷氏宗谱》,其中就有永历帝的褒封四代圣旨,圣旨中把雷跃龙比喻为商朝之贤臣甘盘和动乱时期善于潜伏的“雾豹”。

甘盘,商代贤臣明相、道德楷模。永历帝何以把雷跃龙比作甘盘?余晓聪认为:“不与魏忠贤结交最能体现雷跃龙刚直不阿、为官清正的优秀品格。”清代任中宜、徐正恩纂修的《新兴州志》中有“魏珰炽盛,避不与交”的记录,《先祖石庵公传》中亦有“跃龙抗不与交,时论重之”的记载。在魏党势力日益强大,朝中势力纷纷投靠魏忠贤之时,雷跃龙不与魏忠贤交往。崇祯即位后清除魏党,在查获与魏往来的书札中没有发现他的一纸文字,因而被崇祯所器重。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一月,42岁的雷跃龙从南京礼部侍郎调任北京吏部侍郎。三月,甲申之变爆发,李自成攻占北京,雷跃龙趁乱逃出,先在贵州辅佐大西军抗清,其间参与策划了南北联合抗清军事行动,该行动虽然中途流产,但依然在南明史上留下了闪光的一笔。其后,雷跃龙从贵州回到云南昆明,辅佐永历帝,先后担任吏部尚书、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等要职。南明永历十二年(1658年),吴三桂进逼云南,永历帝入缅甸避难,雷跃龙和胡璇等一批南明遗臣隐居中缅边境,秘密串联,等待时机东山再起。永历十五年(1661年),咒水之难爆发,永历帝亡,南明终结,雷跃龙归隐。

回望雷跃龙的一生,他的个人命运始终与大明王朝血脉相连,从甲申之变到最后归隐,他的坎坷经历像一只“雾豹”,隐忍、潜身不过是为伺机而动。他为官清正、心系家国,一生牵挂的始终是大明王朝。

家训世代传

在雷跃龙纪念馆内,陈列着一个据说是雷跃龙传下来的“善”字木牌,如果说“甘盘”褒扬的是雷跃龙的刚直、隐忍,那么这个“善”字则代表了雷跃龙的初心——对族人、乡梓的良善、仁爱。

雷跃龙几次回乡丁忧,做了许多造福乡梓之事,他募捐修缮了玉溪桥并在桥上题字“气贯长虹”,他还兴建弥陀寺、大士庵、石虹庵、江川孤山庙宇等。

一个大写的“善”字,诠释的是雷跃龙一生的品行,在时代的变迁中,“善”字衍生出良善、忠厚之意,作为家风家训,代代相传。

作为雷跃龙第13代孙,雷兴龙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爷爷雷德昌总让他背诵祖宗牌位两边贴着的对联:“忠厚传家诗书远,祖宗默佑子孙贤。”这便是雷家世代相传的家训。

在“读书习武,尽忠爱国”的家训影响下,雷氏后代人才辈出,涌现出了清代乡绅武举人雷浩、抗战时期爱国军人雷启元、新中国著名烟草专家雷永和等,到雷兴龙这一辈,依靠发展太阳能产业,雷家四兄弟都小有成就。“家训是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除了我们自己遵循,我们也教育子孙后代要按家训忠厚做人、踏实做事。”雷兴龙说。

雷跃龙纪念馆大门上悬挂的一副对联“一代帝师远小人居官以正,九州名士全高节报国惟忠”,被认为是对雷跃龙一生最客观的评价和对其品行最好的注释。 (记者 李文雯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