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唤醒民众演新戏
——聂耳最后一次回玉溪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8-0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1929年聂耳(前排中)与“九九”音乐会同仁合影。


1930年春节,聂耳回玉溪演出的地点——原玉溪县乡村师范学校操场。

□  崎松

聂耳籍贯是“玉溪县”,他对老家有很浓的感情,曾先后多次回故乡探亲、度假和复习功课。在昆明读书时,聂耳不仅在他的毕业证上填写玉溪籍贯,同时也一直参加玉溪旅昆的学生组织活动。为了唤醒民众,还在玉溪组织并参加了文艺表演。

加入玉溪青年学术研究会

20世纪30年代初期的玉溪,社会风气非常陈旧,封建礼教十分森严。妇女缠足、梳鬓很普遍,由家庭包办或变相买卖婚姻等陈规陋习根深蒂固。“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旧观念相当严重,女孩子一般能上学的人很少,读到小学毕业就不能再升学。青年人对这些封建礼教的压迫和束缚深恶痛绝,但又得不到社会舆论的公正支持,更缺乏有效的反抗手段。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一些在昆明中等学校读书的玉溪同学共同组织了一个“玉溪青年改进会”,起初的目标是促进玉溪教育的发展,力争提高小学教育质量,改善教育设施。后来这个组织改名为“玉溪青年学术研究会”,工作目标增加了宣传新思想、新形势、新科学的内容。每年寒假、暑假期间,学会组织同学回到玉溪举办宣传会、游艺会,到平民学校上课。由于学会的领导成员有的是中共地下党员,有的是共青团员,所以他们同时还在昆明创办过《玉溪文化》和《玉溪青年》等进步刊物。

聂耳是玉溪的学生,到云南省立师范学校(以下简称“省师”)读书后,便加入了玉溪青年学术研究会。

1930年2月2日,农历大年初四。玉溪旅省学生在学会的统一组织下,决定在这一天回玉溪举办游艺晚会。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最好的宣传时机,一则与故乡父老乡亲欢度新春佳节;二则每逢春节看戏的人多,文艺宣传的效果最佳。

1月31日,演出队的进步学生马天柱、李树德、谢弼晋、王品等人先后到达玉溪,有的人春节前已回到家中。聂耳因有事情,2月1日才从昆明赶到玉溪参加演出。这时的聂耳已经长成一个18岁的朝气蓬勃的小伙子,1928年初他已经秘密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是省师高级部英语组的学生。

游艺晚会演出地址选在原玉溪县乡村师范学校操场上(玉溪县文庙内),戏台是临时搭的。为配合好旅省校友的演出,玉溪县民众教育馆还从当地县立女子小学中挑选了几个能歌善舞的小学生杨瑢波、胡琼英、李翠玉等共同参加演出。

一个多才多艺的演员

当天晚上月明当空,天晴得特别好,来看演出的人非常多。除了学生、教职工外,还有小城里的居民、商人、农民、小手工业者等。

晚会于8点开始,第一个节目是《欢迎舞》,由杨瑢波一个人跳。在“校旗飞舞,琴音悠扬,啦嗉嗦咪哆,啦嗦嗦哆”的伴唱声中,她唱着“欢迎!欢迎!欢迎满座嘉宾”的歌词,跳得欢快自然,谢幕时响起了一阵阵掌声。

聂耳当天晚上演出的节目有《高矮人讲话》《卖花姑娘》和《外国女郎舞》、话剧《春闺怨》等。在《高矮人讲话》中,聂耳扮演矮人,因为他的个子较小。头部化妆成有胡子的外国老头,戴一顶红帽子,这顶帽子是聂耳临时请杨瑢波在现场的观众中为他借的。上身穿件童装,两手套在童裤里作为两条腿,手指套在小鞋内为脚。站在八仙桌上,从头顶至脚掌才有两尺左右高。他的同学李树德个子大,扮演高人,骑在身体结实的王品同学脖子上,用床单围上当长衫。表演时小矮人用奇特的外国腔调叽里呱啦地讲话,由高人翻译成汉语给观众听。

小矮人讲:“我们国家的人都是非常矮小的,每人每天的饮食,都要吃一大筲箕,只屙一滴滴(一点点),可就是不会长高长大。我们生来喜欢旅游,各国的名山奇景,都快要游遍了。这次来到昆明耍西山、登龙门、游滇池,听说玉溪风光好,也来看看。现在游了九龙池、白龙潭、黑龙潭,果然处处都是优美的好风景。看到人民勤劳俭朴,男耕女织,习俗很好,心中扎实高兴。同时,也看到有人到处烧香拜佛、求财求子求平安,这些封建迷信,太落后了。尤其是看到妇女们缠着小脚,把一双有力的天足缠得尖尖的,怪模怪样,走起路来,东歪西拐,太难看,太好笑了!”讲到这里,小矮人又叽里呱啦地自言自语,台下的观众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些台词,都是聂耳和李树德两人现编的。有时,高人装作没有听清楚,又用怪声气问小矮人两句,小矮人接着又讲了一段笑话。

《卖花姑姑》由聂耳一个人演出。他化装成昆明郊区的农村姑娘,上身穿一件大红色的姊妹装,下身穿一条黑裤,头插几朵鲜花,手提花篮。所唱的《卖花调》从春季开始唱到冬季,其主要内容是诉说农民的疾苦和家境的贫寒。由于他唱的曲调好听,表情动作又活灵活现,所以赢得了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

20世纪30年代初,在玉溪的学校里或社会上可以看到的舞蹈不多,常见的有《寒衣舞》《蝴蝶舞》《童话舞》等,但没有人见过外国舞,所以聂耳演出的《外国女郎舞》算是别开生面,让人耳目一新。陪同聂耳出场跳《外国女郎舞》的还有两个昆明来的女学生,一个叫杨爱珍、一个叫杨琼珍,她们是姐妹俩。这个节目所用的服装是从昆明起程前由聂耳向外国人借来的。跳舞时几个人的动作很整齐,舞步欢快,节奏感很强,给故乡的观众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当天晚上演出的节目还有杨瑢波、胡琼英、李翠玉等人表演的舞蹈《家雀与小孩》《孔雀东南飞》等。遇上演员更换服装,节目间隔时间略长,聂耳就走到大幕外,为观众吹一段笛子或表演一段口技,无论学猪叫、学狗叫都惟妙惟肖,这也是他的拿手好戏。在《春闺怨》中,聂耳同样是扮演女角。

在玉溪演出结束不久,聂耳就回昆明了。

出走上海

由于聂耳在学校品学兼优,英语学得特别好,不仅可以用英文写日记,还可以同外国人直接交谈,所以在省师毕业前夕,玉溪县的教育局局长曾两次找聂耳谈话,请他毕业后一定回到故乡任教,当英语老师或任一所中学的教务主任都行。聂耳答应了这位局长的邀请。

可是,回昆明两个月后,1930年4月24日深夜,武装宪兵突然闯进聂耳在省师的宿舍,抓走了一名共青团员和一名进步学生。5月10日,又传来了军阀政府要逮捕聂耳的消息,家中只得让他暂时躲一下。7月1日,聂耳从省师毕业后,得知他已被叛徒出卖,上了黑名单。此时,适逢上海“云丰申庄”请聂耳的三哥去当店员,经商店店主同意,聂耳顶替他三哥前往,于7月10日取道越南,乘轮船经香港出走上海。

谁也不会想到,聂耳这次春节回故乡的文艺表演,竟然会成了他告别玉溪的演出。从1930年7月他离开昆明,直到1935年7月在日本遇难,他再也没有机会回故乡了。这次精彩的文艺表演虽然已经过去了整整91年,却一直留在玉溪人民的心中。

后来在上海百代电影公司工作时,聂耳还用玉溪花灯曲调《玉娥郎》,创作了《一个女明星》这首歌曲。1932年,他在《上海电影艺术》第5期上发表评论文章《和“人道”的编导者对话》时,用了一个笔名叫“浣玉”,意为作者是一个纯洁的玉溪人,可见,故乡永远在聂耳的心中。

(本文配图均为崎松提供)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