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聂耳的“音乐年”
——进入百代唱片公司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10-2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聂耳在影片《体育皇后》中饰演会场医生。


1934年电影《桃李劫》首映时印发的主题歌《毕业歌》封面。

□  崎松

1934年1月,聂耳被联华影业公司解雇。当时,从事党的文化工作,都是利用业余时间进行,工作要靠个人自己去寻找。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也就断了生活的来源。经过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音乐小组的活动和地下党组织的安排,1934年4月1日,聂耳才进入英国人经营的上海百代唱片公司工作。

国乐队任指挥

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对革命的进步文化正在进行“围剿”,不论报纸、杂志、电影、戏剧、音乐等,他们都要进行全面严格地检查。而对于百代唱片公司,则有些例外。因为百代唱片公司是英国老板开的,可能是国民党当局怕引出涉外问题,自找麻烦之故。而英国老板呢,只考虑公司盈利问题,至于具体灌制什么唱片,则很少关心和过问。中共地下党领导的“剧联”音乐小组,利用这个机会和有利条件,让革命青年音乐家任光及田汉的夫人安娥进入该公司开展工作。

当时,任光是百代唱片公司音乐部主任。聂耳进入公司工作时,带来了他创作的几首音乐作品:《走出摄影场》《卖报之声》《小野猫》《雪花飞》和《一个女明星》等。其中,《走出摄影场》和《一个女明星》都是老搭档安娥作的词。当时,大家听了聂耳演唱以后,一致同意将歌曲全部灌制成唱片发行。

从5月1日起,聂耳任百代唱片公司音乐部副主任。为了弘扬民族音乐,也为了灌制唱片伴奏,经老板同意,聂耳在百代唱片公司组建了森林国乐队。

整个乐队只有5个人,聂耳任队长兼音乐指挥。新录取的4个演奏员,是聂耳向社会上招收的。有暨南大学的学生林志音,是吹笛子的;商店职员小徐,是弹琵琶的;陈中,是拉二胡的;还有一个叫王为一,是免于考试录取的朋友。

首演获得成功

森林国乐队成立以后,聂耳尝试用中国乐器演奏轻音乐和舞曲。《金蛇狂舞》和《翠湖春晓》是他自编的民乐合奏曲子,前者着意渲染了龙灯舞轻快和热烈的气氛,后者则充满了对春天到来的喜悦之情。早在少年时代,聂耳就迷上了云南的洞经音乐和花灯音乐,这对他后来的音乐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翠湖春晓》就是以洞经音乐《宏仁卦》为基调谱写而成的。还有《山国情侣》,也是他根据内蒙古民歌《大红公鸡》和玉溪花灯调《忆娥郎》改编而成的。

乐队首次公演是去参加上海民立女子中学的游艺会。在平时练习时,聂耳是搞打击乐器。这次公演他是指挥,故而打击乐请另一位朋友帮忙。当舞台上红色的幕布拉开时,聂耳身着整齐的西装,从容大方地走向舞台中央,俨然一个大指挥家指挥大型交响乐团一样,指挥森林国乐队演奏了《金蛇狂舞》和《翠湖春晓》两首曲子。演出的效果十分好,听众报以非常热烈的掌声,师生们都为古老的国乐发出了明快的新声而感到耳目一新。虽然演奏人手不多,但聂耳要求每个人能使用三件乐器,所以听起来阵势还是很壮观的。

这段时间,聂耳在较短的时间内,创作了大量群众喜闻乐见的革命歌曲,仅他个人的作品,在百代唱片公司灌制成唱片发行的就有20多首。聂耳在1934年1月29日的日记中宣称:“一九三四年是我的音乐年。”他的愿望就这样一步步实现了。

小毛头的故事

在进入百代唱片公司之前,聂耳还创作了儿童歌曲《卖报歌》,为独幕话剧《饥饿线》谱写过主题歌《饥寒交迫之歌》等。当时,有个叫小毛头的女孩,每天早晨和傍晚都背着一袋报纸在霞飞路与吕班路交叉口附近叫卖。听到这个大眼睛的小女孩用清脆的声音吆喝叫卖时,附近的人都喜欢找她买报。

聂耳就住在霞飞路,上班途中或下班时,常在小毛头那里买一份报纸看。时间长了,就和她熟起来。一天,聂耳很亲切地问了她的身世。原来,她母亲在日本人开的纱厂里当女工,从“一·二八”事变全家遭到日机轰炸后就到处流浪,她从小在纱厂的车间里长大,由于生活困难才卖报为生。听了小毛头的讲述,聂耳心情很激动,回到宿舍以后,决定为小女孩写一首《卖报歌》。于是,他向安娥介绍了小毛头的情况,由她写出歌词后,聂耳很快就把曲谱好了。歌词和曲调配合得很好,很有儿童特点,听起来十分明快和清爽。

聂耳还亲自把这首歌教会小毛头。从此,她就唱着《卖报歌》卖报了。

过路的人听到后觉得很有趣,都围过来向她买报纸,比起以前来,报纸好卖多了。《卖报歌》也同时在社会上流传开了,聂耳成了小毛头的大朋友。

除此之外,聂耳还关心着小毛头的生活疾苦,把她介绍到联华影业公司,让她在影片《人生》中做特约小演员。从此,她走上了新的人生道路。随后,她又在《秋海棠》《青春》《寒江落雁》等影片中扮演角色。

扮演码头工人

有一天,田汉来到百代唱片公司找聂耳,对他说:“聂子,我正在着手写一部名为《扬子江暴风雨》的歌剧。这个剧本是以码头为舞台,描写苦力们艰难的生活,以及他们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反抗。根据剧情发展,我安排四首歌曲,开头两首、中间一首和结尾一首。由蒲风来协助我一起作词,他很有才华。作曲就拜托你了,同时还想请你来当主演。聂子,我相信你一定会出色地把这个剧演好的。”

“放心吧!田先生,我一定会干好的。”聂耳听后回答说。

得到百代唱片公司的同意后,聂耳又多次来到码头上仔细观察、体验码头工人的生活。终于,他把《码头工人歌》《打砖歌》和《苦力歌》(后改为《前进歌》)创作出来了,这些作品充分表现了码头工人不为贫困、艰难所屈服的坚强力量,还在歌曲中大胆地使用了工人们的劳动号子。

对于《扬子江暴风雨》这部歌剧,聂耳是十分投入的。他不仅担任作曲和导演,同时也是主演,扮演了码头工人老王。老王的小孙子则由田汉的儿子田海男扮演。

1934年6月30日至7月1日,《扬子江暴风雨》在八仙桥青年会馆礼堂进行了两场公演。为了避开反动派的检查,他们到麦伦中学进行演出。歌剧演出结束时,全体演员齐声高唱《苦力歌》,全场上下群情激奋,观众报于雷鸣般的掌声。同时,这部歌剧在社会上引起了关注,上海的报纸、杂志都对演出盛况做了详细报道。

同年7月,左翼文艺运动的新阵地——上海电通公司成立。聂耳为该公司拍摄的第一部电影故事片《桃李劫》创作了主题歌《毕业歌》。8至9月,聂耳又为联华二厂拍摄的影片《路》创作了主题歌《大路歌》和序歌《开路先锋》等。

百代唱片公司森林国乐队成立不到几个月时间,英国老板似乎对乐队不是很满意,又对聂耳提出责难,要求他以搞西洋乐为主,还要他们去为靡靡之音伴奏。因此,在1934年11月底,聂耳便向英国老板提出辞职,离开了百代唱片公司另谋出路。(本文配图均为崎松提供)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