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热点话题
不忘来时路,当好读者的灵魂导师
——市作协岔河采风作家畅谈文学“初心”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10-2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玉溪作家岔河采风话“初心”。
玉溪作家岔河采风话“初心”。

主持人:杨杨,市作协主席,著名作家

参加人员:市作协会员柏叶、艾叶、陈伟、普之文、吴丛贵、李士学

地点:峨山县岔河乡河外村委会凤窝庄园

峨山县岔河乡有着丰富的民族文化资源和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1985年3月,由李长明和柏叶发起的岔河文学社成立,并创办了刊物《山路》。作为峨山县的乡村文学摇篮,为家乡人民送来了精神食粮,先后培育出一大批彝族作家。

深秋,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玉溪市作家协会18名成员前往岔河乡河外村委会开展创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市文学采风活动。作家们聚集在凤窝庄园长廊,一场别开生面的文学对话,就从岔河文学社谈起。

追忆过往

畅聊80年代文学理想

杨杨:20世纪80年代初,人们还在为温饱问题操心之时,岔河青年已经开启追求精神富足之旅。这么一个小小的乡,有这么一个文学社,有这样一份刊物,在全省也是一个先例。它不仅活跃了山区文化,掀起了农村文学创作热潮,还培养和带动了一批又一批的农村青年走上文学之路。

柏叶:那时的文学社骨干们身背录音机,不计报酬,不畏艰辛深入田间地头,逐一拜访当地百姓,对彝乡民间故事、人文地理等素材进行集中翻译、综合、筛选、整理……文学创作内容涉及诗歌、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山路》这份刊物,承载着彝族人民热情豪爽、乐观勤奋的情怀,开辟了彝乡文学道路,将彝族人民勇于开拓的精神展现得淋漓尽致。

杨杨:后来他们的作品纷纷在省级、市级刊物发表。有的社员加入了国家、省、市作家协会,有的出版了个人诗集和小说集。如今,虽然彝族作家李长明已经过世,柏叶也调到县城工作,但这个小小文学社播下的火种至今没有熄灭。在岔河这个大家庭里,以吴丛贵、普之文、李士学为代表的彝族农民作家,拿起锄头就下田,回到家中就创作的文学精神依旧激励着我们。

文学情怀

农民作家的精神动力

普之文:拿起锄头就下田,回到家中就创作,是我的生活常态。我喜欢在舒婷的文字中寻找心灵共鸣。1965年出生的我,因家庭困难未完成初三学业就停学了。在家里,受报纸、杂志里的文学作品鼓舞后,又被手刻板的《峨山文献》吸引,开始尝试着在废旧的作业本上练习写东西。1982年,17岁的我以农村包产到户为题材创作的《诗三首》经《峨山文学》发表后,我在投稿、退稿、修改的过程中不断提升。岔河文学社扩宽了我的知识面,《山路》让我的整个家庭受到熏陶,从中获益。近40年的时间里,我都坚持用笔创作,文学创作让我有了不一样的精气神。

吴丛贵:自古穷人的子女早当家,我于1978年初中毕业以后,在河外生产队任共青团分支书记等职务,其间有幸与下乡知青一起参加家乡建设。劳动休息时,阅读报纸杂志,看泰戈尔、沈从文、汪国真等作家的散文、诗歌。后来,受柏叶、普之文等发表诗歌的启发,开始写诗歌散文。处女作《初夏》在《峨山文讯》发表。我以民族精神、母爱、劳动之歌、人生理想等内容为题材进行创作,作品在玉溪各家杂志、报刊发表。30余年里,我对文学的热爱与渴望从未停止,文学使我对生活的理解和社会的认知不断充实,对人生的态度和未来的期望更加理性。通过文学艺术的陶冶,我获得了更加坚定的理想信念和人生道路。

李士学:1982年上初二的我开始文学创作,当时全国逐渐掀起“文学热潮”。1983年,我用当民办教师领到的20多元工资,订阅了《人民文学》等刊物来扩充知识,随后开始以农村生活为素材进行创作。近40年里,创作了小说、随笔、评论等不计其数的文学作品。对于生活在农村的我来说,要学懂、悟透文学创作的真谛,需要有一颗热爱、专注的心,要用心去感悟。文学情怀,是我在文化创作路上的动力,如太阳般让我充满力量,指引我向前走。

坚守“初心”

创作出经典文学作品

杨杨:近年来,从中央到各省、市,陆续开展了不良“饭圈文化”的整治工作,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担负起引导未成年人主流价值观的社会责任。作为文艺工作者的我们同样肩负使命和责任,营造风清气正、健康向上的社会环境。

艾叶:我曾用19年的时间完成了400多行长诗——《时间修辞》。诗与时间构成了我人生的同一空间并线而行,细细回想这是一个至臻至美的过程。这份痴爱不仅限于文本本身,早已外溢到了对不断变化的时光、生命、人性的留恋与追问。从1994年的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203宿舍,到阔别20余载的山东老家,个人的爱恨情仇在时间中沉淀、在时间中感悟,这让我习惯了忍耐、读懂了苦难,也多了许多期盼,形成了一种信仰和精神,在玉溪这片热土上“他乡”已是“故乡”。我在对时间的解读中变得更加纯粹,并已拥有自我独特的诗性人生。

陈伟:时至今日,我对文学创作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热爱,并试图通过文字表达出内心最真诚的最接近灵魂的思想。我的文学理想就是让语言回到它的故乡,我觉得每一个语词的背后都有着一种神秘的魔力,将影响人们的精神世界,而语言的回归,将是改造人类灵魂最伟大的工程。大学时期,我把业余的时间拿来了解人文知识,如文学和哲学等学科,它让我的思维变得更加活跃,现在还能想起来第一次读尼采作品的那种兴奋和快乐。我觉得,只要是对知识永无止境的热爱、对人性永远真诚的探索,保持理性思考的力量、多元化知识结构的构建,那么我的文学“初心”永远都在。

杨杨:彝族的、汉族的、各民族的,通海的、峨山的、各县(市、区)的,汇聚成我市多元民族文化共同体,大家立足自身实际,将文学情怀转化成创业、生存的精神动力,改变生活,改变故土……这也是我们开展这次文艺采风活动想要找寻的文学之光、文化精神,愿大家时刻不忘来时路,创作出更多经典文学作品,当好读者的灵魂导师。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