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收藏
复兴玉溪窑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5-10-3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挖掘失传已久的传统工艺,复烧玉溪青花瓷,让那抹深邃、古老、野性的蓝色在时光中重现,这本身就是一件富有诗意的工作。今天,为了这项传统技艺的传承,地方政府、企业、学者、收藏爱好者、民间工艺师等都加入到了这场已能看到成果的复兴实验中来。为了这场实验,从2013年起,玉溪窑发展研究中心成立;《加快陶瓷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玉溪青花瓷烧制技艺”被列入省级非遗名录;玉溪市陶瓷厂复烧青花瓷获得成功;红塔区凤凰街道开始谋划陶瓷交易中心……这些事件对于玉溪窑的复兴可谓多重利好。这场有意义的实验,还需得到市场与市民的认同。外部市场的反应显得经久、热烈、执着,部分产品已经开始走出云南,走向国际市场。而市民层面的反应却显得冷淡,在很多玉溪人的印象中,玉溪窑出产的东西已经永远定格在了大件的瓦货和满地廉价的瓶瓶罐罐。因而,这场实验的意义除了促进陶瓷产业的发展,更在于让市民了解传统民族文化,重拾对本土陶瓷制品的自信,让玉溪青花重返玉溪人的生活,重现幽幽的怀旧时光。

玉溪青花曾经被玉溪人遗忘

“复兴玉溪窑”这个命题,需要分为两部分进行界定。首先是玉溪窑,广义的玉溪窑是一个复杂的概念,市博物馆馆长陈泰敏认为,它包括了玉溪市的玉溪古窑、易门窑、华宁窑,红河州的建水窑,楚雄州禄丰县的罗川窑和白龙井窑,大理州的凤仪窑、洱源窑,丽江市的永胜窑,昆明的灰土窑等,这些地方是元明时期生产的青花瓷,尽管绘画、器型上有所差异,但总体风格是一致的,属于同一体系,因而学术界、收藏界习惯性地将云南青花瓷统称为“玉溪窑”。本文要探讨的是狭义的“玉溪窑”,特指老玉溪境内,即今红塔区内由学者、工匠共同挖掘、传承的青花瓷烧制技艺。

其次是“复兴”,复兴的简单理解是“再次兴盛”。那么,玉溪窑的第一次兴盛始于何时?有人认为,玉溪青花与江西景德镇的青花瓷同在元代就开始烧制,并兴盛于元代,一个重要的佐证是通海多地元代火葬墓中出土了大量的青花罐,其工艺已经非常成熟。但陈泰敏认为,玉溪窑的青花烧制始于元末明初,在明代才进入兴盛期。

何时衰落?陈泰敏认为应在明中期,受景德镇青花瓷的强势冲击,逐渐衰落,并最终被颜色釉瓷器取代。“玉溪青花瓷烧制技艺”市级传承人罗永林则认为,玉溪窑陶瓷业的衰落,应在清代中晚期。来自福建、广东、江西等省的白瓷餐具大量涌入,把老玉溪的青花瓷生产冲垮了。不过,清末至民国时期,玉溪青花并没有完全绝迹,生产也并未停滞,过去大都销往省外的产品转向本地销售。罗永林的祖父曾对他说,他家祖祖辈辈都在烧陶瓷,他家里用的青花土盘、土碗,就是祖上自己制作、传下来的。

玉溪市陶瓷厂拉坯车间主任向荣文今年已经61岁了,家住凤凰街道瓦窑社区7组,家里世代都是陶瓷工匠。从记事起,他见过玉溪土窑烧制的都是酒罐、咸菜罐之类的土陶,至于青花瓷,连他们的上辈人也没有烧过,他就更不懂了。

罗永林说,玉溪青花无论绝迹于何时,它都是被白瓷取代的。价廉物美的白瓷更受玉溪本地人青睐。

复烧玉溪青花,原料从哪里来?

从通海县白塔心山出土的大批火葬罐来看,大理国时期的是陶罐,元末明初的是青花瓷罐,瓷明显比陶美观、坚硬、耐用,因而青花瓷开始被玉溪人广泛使用。不过玉溪青花被誉为“中国三大青花之一”,却因其器物上呈现的奇特的蓝,有别于景德镇青花的蓝。

我省文物鉴定专家在其所著的《玉溪窑》一书中,这样描述玉溪青花的蓝:“青釉青花瓷是玉溪窑中产量较大、较典型的产品。它是用钴料在胎上绘画,然后罩青釉烧成。由于当地所产钴料中含有较多的氧化铁和氧化锰,锻烧不精细,所以青花色调呈深蓝或黑灰色,加上青釉覆盖加色,部分青花成了黑色。这是玉溪窑工艺落后所致,但也因此成了玉溪窑青花瓷的一大特色。”

复烧玉溪青花,关键就是要真实地还原这一特色。早在1994年,当时省轻工厅专家刘震南就曾带领一个小型团队复烧过。罗永林回忆说,经过多次试烧后,产品拿出来了。他把那些新产品与家中的土青花对比后发现,专家烧的青花太现代,缺少传统的味道。他认为,元代景德镇青花所用的钴原料来自西亚,纯度比较高,因而烧出的青花蓝色比较正。玉溪的青花特色首先跟陶土有关,所有的瓷土取自红塔山、玉溪师院校园一带,这种土含氧化铝,做的泥胎体轻、胎白,其他地方的土多含氧化铁,烧制的瓷器带黑色的斑点。

陶土也是玉溪市陶瓷厂厂长李世能关心的原料问题。他说,多少年来,瓦窑社区的工匠烧制陶瓷世代都在红塔山取土,红塔山上建了公园后,陶土来源就断了。后来他们在江川九溪找到了适合的陶土,没想到,我市为了保护饮用水安全,作为东风水库径流区的九溪也不能再取土了。现在厂里生产使有的陶土是前些年储备的,量也不小,不过他还是很担心,只要玉溪中心城区有单位施工,开挖土方,他都会专程跑去看看,有适合做陶土的,就找车运到厂里来存着。

烧青花,钴原料是关键。据陈泰敏考证,玉溪的钴土矿储量非常丰富,历史上,红塔区、华宁、易门、峨山、通海都曾有过发现或记载。而瓦窑村烧制青花瓷的钴土有一部分就来自红塔山后的土边箐。近来,小石桥乡也发现了一个大型的钴土矿。

玉溪本土出产的钴土含氧化钴、氧化铁、氧化锰,有多年制陶经验的罗永林清楚,钴、铁、锰三种元素在高温烧烤后,会在器物上分别呈现蓝、黑、棕三种颜色。他说,含有这三种元素的本地钴土在器物上呈现的颜色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青色,其实,玉溪古代青花的“青”都偏灰黑色。而市场上买来的钴原料都很纯,要烧制玉溪传统的青花,还得加入适当比例的氧化猛、氧化铁粉末。

接过复兴玉溪窑的重任

近年来,市委、市政府提出,要“做强做大玉溪陶瓷产业,使陶瓷产业成为树立玉溪文化形象、优化经济结构、吸纳剩余劳动力、涵盖二三产业的特色产业”。陶瓷产业发展被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关乎玉溪文化形象的高度。也可以说,我市陶瓷产业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

过去工匠云集的瓦窑村,现在变成了玉溪城的一个组成部分,变成了瓦窑社区。这个片区地处中心城区的东部,紧邻红塔集团、红塔山和钱瓜山,生态环境优美。红塔区凤凰街道办事处主任邹著说,根据全市的陶瓷产业总体规划,结合自身的特点,街道将把陶瓷产业发展纳入到现代生态宜居城市建设与中心城区旅游发展规划布局中去,重点发展工业旅游、生态旅游、传统文化旅游,以旅游产业带动陶瓷产业的发展,整合相关的人才、技术、资金、土地等资源,辖区内的玉溪古窑遗址、玉溪市陶瓷厂、陶瓷作坊商铺都可以作为产业发展的支撑。陶瓷行业自身也必须转型升级,产品的种类要丰富、内涵要丰富、层次要提升,同时继承地方文化传统,挖掘玉溪青花的文化底蕴,突出地方特色,融入现代人的审美,符合现代人的需求。

玉溪市陶瓷厂从2013年起重烧青花瓷,一座气窑投资15万元,师傅与技术都从江西景德镇引过来。两年多时间,青花瓷产品已经涵盖了茶具、装饰品、殡葬用品、酒器、花盆、花瓶等50多个品种。李世能说,陶瓷厂的青花瓷受欢迎,其特色就一个字“土”——这是纯手工打造的具有老玉溪窑风格的青花。青花产品热销,他想把气窑扩大,现在只有4立方米,满足不了生产需求,至少要30立方米才够用。

把玉溪青花传承下去

玉溪窑发展研究中心成立后,罗永林便由玉溪市陶瓷厂转到研究中心上班,成了一名高级技师,同时也是中心首席专家、学术主持人吴白雨的助手,在这里,他的拉坯、修坯、绘画、烧制技艺又上了一个新台阶。2013年,“玉溪青花瓷烧制技艺”被列入省级非遗名录后,他成了市级非遗传承人。本来他可以成为省级非遗传承人的,遗憾的是他的推荐材料不理想,图片资料是用手机拍的,不清晰,最终没有被省级专家认可。

罗永林说,他这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玉溪青花发扬光大。因此,他想做一个自己的工作室,可以展示玉溪窑传统的拉坯、绘画、烧制技术,可以销售陶瓷类旅游商品。现在,玉溪青花的前景非常好,品牌打响了,产品供不应求,可是玉溪能够掌握全套工艺、独挡一面的技术人才太少了。资金投入也跟不上,他们用的气窑才1.5立方米,大的订单不敢接。他希望政府对陶瓷产业的支持力度能再大一点。

玉溪市陶瓷厂的陈家其今年已经50岁了,他曾被外地专家誉为“最完美的拉坯工人”。他感慨地对记者说,他喜欢制陶工作是因为自由,他在厂里做完接来的活计就休息,一年至少有3万多元的收入。但现在的年轻人宁愿打工每月挣1000元钱,也不愿来跟他学手艺。现在玉溪青花瓷产品销路好,做的器物都不大,省时省力,收入也不错,他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加入这个行业,把老祖先的手艺传下去。(记者  蔡传斌  文/图)

编辑:郑静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