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收藏
创意帽天山:用艺术表达科学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5-11-2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张汉东和他的学生创作的艺术品


张汉东一直希望将化石变为一种创意产品

远古的地球没有生命,一片死寂,直到进入寒武纪,地球上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动物,“一片寂静的地球上,突然有了生命的萌动,生命诞生、活动的声音大概是地球上最为美妙的声音。循着这个声音,人类有可能探知生命从哪里来,到何处去。”市博物馆馆长陈泰敏说。

在庆祝市博物馆重装开放的系列活动中,“博物馆之夜——玉溪的声音”是其中的一项活动。来自“玉溪的声音”既有玉溪花灯、聂耳谱曲的《义勇军进行曲》,还有模拟澄江帽天山生命萌动时的声音。用艺术的形式表达远古生命的萌动显得新颖而别致,而这在玉溪并不鲜见。事实上,正是通过这些艺术的表达,使帽天山古生物化石——这个看似停留在科学研究领域的东西,变成人们可以触摸、了解、留下印象并且感兴趣的艺术品,这对于科学的普及、地方特色文化的深入人心、玉溪文化产业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和意义。

让伟大的发现为人熟知

19世纪30年代,达尔文在其著名的《物种起源》一书中预言:今后如果有人对我的理论提出挑战,那很可能来自对寒武纪动物突然大量出现的解释。

1984年以后的10年间,来自10多个国家的50多位古生物学家,在澄江帽天山地区采集了约5万块化石,古生物学家们迄今为止已在澄江化石中发现了40多个门类的80余种动物。这些化石群的出现生动再现了5.3亿年前“寒武纪大爆发”发生的真实过程,使我们如实看到地球海洋中最古老的动物原貌。1991年4月23日,美国《纽约时报》以头版头条并附精美图片介绍中国帽天山动物化石群的发现,并指出:“中国帽天山动物化石群的发现是本世纪最惊人的科学发现之一”。2012年7月,澄江古生物化石地申遗成功,成为我国首个化石类世界自然遗产。

在市博物馆成立的十多年间,古生物展厅一直是该馆的重要组成部分,展馆里陈列着很多来自澄江的古生物化石标本。然而,对这些让世界惊叹的“虫虫”,玉溪市民的关注度却不高,它似乎一直停留在科学研究的领域,难以让人们真正感兴趣,这在馆长陈泰敏看来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澄江化石地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一块金字招牌,相比起来,我们社会科学领域的很多东西受众面很窄。比如陶瓷,与景德镇相比,它依然停留在地方文化土特产的范畴。但帽天山古生物化石不一样。作为同样有生命的我们,看到这些来自寒武纪的生命的远祖,如果能因此追问寒武纪到底发生了什么,生命自何处来,又将去向哪里,其实是能引起人类共鸣和思考的大课题。所以,它是玉溪一个世界性的大课题,但遗憾的是,它享誉世界,却在玉溪未能引起足够的关注。”陈泰敏说。

如何让这个小“虫虫”受到更多的关注,而不是停留在科学研究的领域呢?2013年,由市博物馆提供标本样图,玉溪师院传习馆与澄江等县区一起合作,开展的“创意帽天山,认识寒武纪”艺术作品展示,为帽天山古生物化石在普通市民中的推广普及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也让有关人士意识到,艺术与科学相结合,对于科学的普及、艺术的提升可以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创意帽天山,认识寒武纪

在玉溪师院传习馆中,至今保留着大量“创意帽天山”的作品。对于传习馆馆长、玉溪师院美术系党委书记张汉东来说,将化石变为一种创意产品,推动其成为玉溪文化的符号之一,甚至成为文化产业是有可能的,他也身体力行地带着学生进行了诸多探索与实践。

传习馆成立十年来,张汉东最初进行的一直是民族文化的传承,直到他遇到了来自帽天山的古生物化石。2013年,在市委、市政府的倡导下,张汉东开始思考用艺术创作的方法来表现化石的主题。当年,他带领师院近百名师生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创作了一批以化石为主体的作品,包括陶艺、绘画、绝版木刻、布艺作品等。2013年12月,这些作品在市博物馆展出,引起了强烈的反响。通过师生们的努力和创作,萌态十足的奇虾图案出现在淳朴的手工项链上;美轮美奂的海底世界由充满童趣的漫画勾勒而出;形态各异的远古生物被雕琢、刻画在一件件工艺品上……这一名为“创意帽天山,认识寒武纪——澄江化石地艺术创意与科普展览”的活动让这些“小虫虫”第一次如此贴近玉溪人。在活动现场,无数孩子排着队,只为用木雕板子在纸上印制一只来自寒武纪的小虫,帽天山的古生物化石借助艺术的形式,简明易懂地呈现在市民面前。

而今,玉溪师院传习馆以及市博物馆里,依然陈列着师院师生及八县一区利用各种材料做的与帽天山古生物化石有联系的艺术品。考古专家们发现,用艺术来进行科普,是一种最直接、最能深入人心的方式,它用人们读得懂的语言潜移默化地进行科普启发,3年来,这些艺术与科学完美结合的作品展到了昆明、北京、上海,在化石的原产地澄江县也展览了3次,其新颖独到的表达方式在科学同行中深受赞扬。

而在艺术家张汉东眼里,那么多的大学生参与到创意帽天山的创作中,也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本身就是对学生的一次成功的美育教育”,张汉东说。在张汉东看来,学生们通过创意帽天山的实践,综合了现代技术、传统观念与本土文化,提升了美育实践能力,用学到的知识表现本土文化,直接服务地方社会。“学生们由此学会了用艺术来表达美丽玉溪。虽然他们参与活动的时间并不长,但肯定会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打下烙印。通过这样的学习与实践,学生们学会了利用本地文化资源与本土特色工艺来创作物质产品。”张汉东说。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是,在科普的过程中,绝版木刻,这种由云南艺术家创造出来的版画制作中的新技法开始在普通人中得到普及和认识。

对张汉东自己来说也受益匪浅。“刚开始我也认为创意帽天山只是一种宣传形式,但后来我发现,这是一个从术到美的过程。如果说之前我的艺术作品更多强调的是技法,现在则开始深入到文化了。这种深入让我抵达了一个更高的层次,我的作品变得更有内容了。而且我认为这一主题超越了民族文化、边地性,具有更高层次的文化内涵。它的科学性以及追问生命的课题本身会给艺术家的作品赋予灵感。通过创意帽天山的实践,我们已经建立了一支以这个主题为创作目标的团队,甚至有望成为一种艺术流派。”张汉东说。

因为搞创意帽天山,张汉东开始关注“抚仙湖文明”这个更大的主题。循着远古生命的召唤,抚仙湖流域的文化、文明开始引发这位艺术家的高度关注,他甚至在规划一个“抚仙湖文明”的文化创意园区,想把关于“抚仙湖文明”的一切都用艺术的形式来表达,并放到这个创意园区里。

在市博物馆,“创意帽天山”的实践也在深入。比如重装开放的古生物厅进门处就装上了踩吧,地上“游动”着各种来自寒武纪的“虫虫”,人踩上去,这“虫虫”会躲避,然后告诉你它是什么虫,这些新方式吸引了孩子们的目光。博物馆还打算拍摄一部关于帽天山的科普电影,免费给群众播放。

现在,帽天山的“虫虫”们不但出现在绝版木刻上,还出现在华宁陶上、出现在玉之陶的青花上、出现在峨山的刺绣作品中。市博物馆做了两套关于古生物化石的明信片,四个光盘,一本邮册,这些都成为让外来游客了解帽天山的小礼品。(记者  吕向群  文/图)

编辑:郑静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