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收藏
花腰傣红陶:三千年前制陶工艺的“复活”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6-03-1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花腰傣红陶工艺品


花腰傣红陶工作室


曼蚌大寨八组的白绍美被列入云南省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花腰傣土陶制作代表性传承人。

过去,听到过一个据说是傣族史诗曾经记载的传说:花腰傣小卜帽在南恩河玩耍,累了休息时信手用河里泥巴捏了个土锅,并架起火烧制,待土锅成形后把肉食放在锅里煮,品尝后发现味道鲜美异常,就端回村里让乡亲们品尝,人人赞不绝口。从此,土陶的制作技术和用途就保留了下来,成为傣家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件宝贝。

而今,从去年以来,新平的画家刘琦、李益红、冯春花、何永隽等九位热心人士在土锅的基础上研烧出花腰傣红陶(以下简称红陶)。刘琦介绍说,红陶以当地优质的高岭土(铁等各种矿物质)为原料,在氧化环境中烧成,低还原性的三价铁成分使它呈现了朱泥红。它不加任何釉色,表里如一,虽无华丽的外衣,却天生古朴、高尊、大方,是装饰陶艺与实用陶具的又一佳选。

在红陶作品中注入花腰傣的元素

说起红陶,还得从2013年10月新平县民族民间美术传习会的成立说起。协会以弘扬新平县民族民间美术艺术为目的,以协会为平台,努力打造具有新平地域特色的旅游文化产品,合理利用开发民族民间美术资源,以带动农民致富,助推新平旅游文化事业的繁荣与发展。成立之初,只有9名成员,现有会员60余人。

去年,他们对花腰傣传统土陶技艺进行较全面的调查,其中包括花腰傣传统土陶的发展与分布情况,土陶与花腰傣文化,土陶与花腰傣人的生活习俗,花腰傣土陶的最原始制作流程;举办一期花腰傣传统土陶技艺培训班,培训土陶制作传统技艺;攻克烧制难关,在花腰傣土陶传统制作技艺的基础上,投入烤箱、转盘等设备,提高制作效率;设计开发红陶新产品,在红陶作品中注入花腰傣的元素,以民族传统的“土”作为土陶作品的精髓和生命力所在;设计新平的土陶工艺品包装,提高档次,使新平土陶逐渐步入民族化、商品化、品牌化的轨道;在漠沙曼蚌设立新平县花腰傣土陶传习工作室,在新平县城开设花腰傣土陶设计、展示、营销,提高红陶工艺美术品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并于4至5月建造了首个花腰傣土陶烧窑,成功烧制出红陶。

刘琦说,红陶经过千百年的传承和发展,在花腰傣文化中也是灿烂的一朵花,但是这些年没有设计、缺少创意,我们一要传承,二要改进,三要创新。在创新上我们不能离开花腰傣的历史文化,离开它就失去我们的特色。

曼蚌大寨与红陶

在众多的花腰傣村寨中,曼蚌大寨保存和延续了具有上千年历史的原始制陶技艺,从傣族史诗和当地广为流传的民间传说得到印证。曼蚌大寨的旧址上留下了大量的土锅、土壶、碓窝等制陶用具。好久以前,曼蚌人使用粗制的、原始的工具,利用当地的黏土,自己动手制作生活用具(土锅、土盆、土碗、土背壶、土炉子、土甑子等)。家家做土陶、家家用土锅,生活虽然艰辛,但大家沉浸在制陶和用陶的快乐之中。陶,由泥土而来,泥土散发着田野的芳香,农民与泥土,有着祖祖辈辈、世世代代的情感,用泥土制作的餐具,用起来是何等纯净、亲切。

之后,曼蚌的土锅制造,传遍了十里八乡,漠沙、腰街、戛洒、新平、元江等地农村,都使用着曼蚌制造的陶器,曼蚌人也因零售土锅贴补着生活。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到来,使传统的民族民间手工艺制品受到冲击,塑料制品、铝制品充斥着农村市场,曼蚌的制陶业于上世纪80年代末搁浅下来。但几位曼蚌制陶老人,却从来没有停止,默默地传承着祖先的技艺。

近年,随着旅游文化的发展繁荣,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视,曼蚌土陶迎来了春天。2014年,曼蚌大寨八组的白绍美被列入“云南省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花腰傣土陶制作代表性传承人”。她说,现在,不仅许多人不知道这里还有土锅,连寨子里的年轻人也不想玩土玩泥巴,但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我会坚持传承下去。

传承三千年前的制陶工艺

花腰傣是个古老的民族,伴随着这个民族的繁衍生息而流传至今的土陶制作同样有着悠久的历史,时至今日,依然按照古老的手工方式传承着人类三千年前的制陶工艺,其陶品别具一格,有极其深厚的文化底蕴。

刘琦说,花腰傣土陶为“泥条盘柱”技艺,自半坡人时代已经流传,至今历史悠久,且其他地方少有留存;或因与外界交流不足等原因,当地仍没有烧制土锅用的“窑”,依然是麦秆+灰烧制;保留了半坡时代最原始的捏制方法以及烧制方法。

他还说,追溯到茶马古道的时候,花腰傣寨子里缺少铜铁,但土质很好,大家都自己制作生产生活用具,土锅可以用来装米、装菜,姑娘出嫁的时候,要看谁家的土锅比较大,现在仍习惯用来作为熬药的器皿。出去种地的时候,一定会背着土背壶,年轻人主要做农耕活,老年妇女才来做土锅,男人一般不碰这个活。

记者后记

红陶,一个古老而鲜活的生命,带着红土地的丰饶以及火的涅槃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尽管它还有诸多不完美,比如着色不均匀,美观性和实用性不够那么抢眼和实用,打磨和抛光还不到位,但它已经走来。

让人忧虑的是九位热心人士虽然付出了时间、精力、心血和汗水,可是由于资金短缺,面临许多实际困难。刘琦说,“由于资金少,产量跟不上,一个小工一个月1500元的工资还有点付不起。”是啊,没有规模,产量上不去,见不到效益,对农民的积极性是种打击和伤害。如何坚持,如何发展,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首要问题。(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郑静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