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收藏
彝族背裳:浸染了浓浓母爱的艺术品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12-2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色彩艳丽、图案精美的彝族背裳。


绣娘正在专注地刺绣


在一起交流切磋的绣娘

在峨山,常听人讲起世代勤劳善良的彝族姑娘,自小学习刺绣,靠灵巧的双手,绣出一个艺术的世界,穿出一生的美好生活。随着时代进步,很多彝族女孩着装简化,不再跟长辈学做针线活,但一床设计精美、绣工精湛的背裳依旧是彝族人在亲友孩子出生,走访探望时送出的最佳礼品。

形影不离  带娃“神器”

“一床普普通通的背裳,让妇女在生活条件艰苦的年月,把孩子带在身上,不仅能防止孩子受到伤害,还能解放双手,干活带娃两不误。”在峨山县练江南苑“大家归绣”工作室内,彝绣手工艺人毕德珍、方凤玉、普莲英、矣存英等绣娘的一双双巧手在绣品间来回穿梭,让人看得上瘾。干净利落的针脚线条,娟秀柔美的图案造型,让他们的作品深受消费者青睐。

“父母小的时候生活不易,他们的长辈在讨生活的同时还得带娃干活。”毕德珍回忆着过往,“粗心的长辈把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哄睡着后就放在田地边,等回过神来,孩子已经被狼叼走了……”

“一床背裳,不仅是一件刺绣作品,更是母亲与孩子的情感纽带。”绣娘们嘴里说着,思绪不禁进入了女性生活中最温柔的篇章:

“背裳背娃,妈妈去哪里,孩子去哪里。没有出生时,妈妈肚里怀,出生后背上装。前面抱,后面背,任何时候都能把孩子的手脚用背裳保护起来,让孩子感受着妈妈的心跳、呼吸、声音,安心睡在妈妈怀里、背上。”

“以前的女人,离开背裳养不大娃。生活艰难,挖田、种地、插秧,什么活都离不开女人,弄不到吃的,一家老小就只能等着喝西北风。娃娃背到哪里,妈妈的活计就干到哪里。”

心手相连  母爱延续

一床完整的背裳由顶头、中间、两边、底脚、围边五个部分组成,需要分开绣制后再进行缝合。通常采用堆针绣围边,十字针做拼接过渡,可灵活运用长短针,套针、打子针、拱针、三角针、辫子针、道针等10余种针法变换绣不同的图案,最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刺绣作品。

展开几床绣好的背裳,浓浓的母爱再次被诠释。这些以黑色布料为底,图案各异的背裳,每个图案都有着独特的寓意和美好的愿景。绣娘们希望背裳中的娃娃如蝴蝶般快乐、自由,如马缨花般绚烂多姿、充满生机,如喜鹊般交好运、集福气……而这莲花为何意,是出淤泥而不染,至清至纯?毕德珍认为,旧时的女人在背裳脚底绣的莲花,如母亲的手,将背裳中的心肝宝贝托在手心呵护着,风吹不着,雨淋不到,有母子连心的意思。

一床背裳,制作工艺流程相对复杂,包括下布、绘图、剪裁、刺绣、拼接等环节,最费时的当数刺绣,占了制作的大部分时间。

“纯手工制作的背裳,根据绣工情况,便宜的每床可卖上千元,贵的要4000多元,而机绣的几百元就能买到。”工作室内,负责日常管理的工作人员杨梅介绍,色彩艳丽、图案精美的背裳将彝族妇女的聪慧展现得淋漓尽致,具有很高的实用价值、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

早些年发现手工刺绣经济价值的绣娘,茶余饭后便三五成群聚在房前屋后、庭院内外,一边谈笑风生,一边飞针走线,交流切磋,用灵巧的双手将自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将绚丽多彩、变化万千的图案,与现代消费需求相融合,不同款式的包、挂件等新品不断创新出来。毕德珍说:“企业改制时期,我靠70多件刺绣作品,补交了自己的养老保险。”

看着桌上绣娘们的背裳作品,杨梅总结道:“领大一个娃,大致需要3床背裳。作为母子‘连心桥’的背裳,把背、抱、保暖等功能都包含进去了。”

一床小小的背裳,不仅解放了女人的双手,还将浓浓的母爱延续下去。(记者 沈杰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