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史海杂谈
放炮仗那年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5-07-2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张立康作品《放炮仗那年》
张立康作品《放炮仗那年》

放炮仗那年,专指日本投降那年,即民国三十四年,公元1945年。

放炮仗那年,是中国老百姓习惯的说法,老百姓要记忆那些民国纪年和公元纪年确实不容易,尤其是公元纪年当时尚未正式使用,普通老百姓要记住一个年份往往通过记住当年发生的大事,如放炮仗那年即是。有人问起某位母亲她的儿子是哪年出生的,这位母亲的回答是这样的:放炮仗那年!人们就知道是日本投降那年。再问这位母亲她儿子出生的月份,这位母亲的回答是这样的:谷子(水稻)打苞(抽穗)那会儿,当地人就知道是八九月份。

放炮仗那年我三岁多了,人们多用“三岁娃娃”来指代无知的人,当时的我确实什么也不知道,能听到的一些“日本鬼子”、“日本投降”等词语于我是陌生的,“日本”是什么东西我哪里知道,我想,要不日本根本不是东西,“鬼子”中的“鬼”我倒是有所听闻的,鬼是一种可怕的“动物”,鬼已经够可怕了,还“鬼子”呢,那一定是一种更加可恶的魔鬼,“投降”是什么意思我能猜出几分来,小伙伴们在一起闹着玩,“打斗”一番之后,“败”下来的一方总会说“投降!投降!”

那日,河西(后并入通海县)县城响起了“哐哐”的铜锣声,然后只听敲锣人——大人们称他为“乡约”,高声喊道:“日本投降了!家家插国旗!”

那铜锣声悦耳而高亢,那乡约的喊话激越而嘹亮。那时没有扩音器之类的设备,连卷筒式的白铁皮喊话喇叭都是新中国成立后我才见过的,在这样的条件下,必然要求乡约是一位嗓子清亮、嗓门大气的专门人才,他的锣声和喊话是点燃鞭炮的火。

一时间小镇鞭炮声经久不息。

我被大人放到自家租赁的铺台上(这样的铺台在小镇上沿街都是,做生意还是没有做生意的人家几乎都在自家屋外砌有铺台),于是我的视野顿时开阔很多,小孩比大人们看得见的更多,因为大人一般是不好意思站上铺台的,只见小镇狭窄的街道上人头攒动,人们脸上挂着盈盈的笑。那时,我居住的小镇虽然是一个县政府所在地,但是并未见过召开大型的庆祝会,包括日本投降这样值得庆祝的大事也不是政府组织的,这也不能怪地方政府,小镇上最大的场地就是学校里的操场(实际只是一块压缩的篮球场),没有可提供较大聚会的场所,没有可面对较广人群的台子,民众自发地从四乡八邻涌进城来,人群挤满了东南西北四条巷道一样的老街,尤其是小镇的中心大佛寺(当地人这样称呼,正式名称为大兴福寺,今为云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带,更是人流如潮,人们比肩接踵,一派沸沸扬扬的景象,鞭炮鸣响处似炸开了锅。

人流中不乏小贩们的身影,他们不失时机地兜售着小饰品和零食,用提篮或簸箕装着炒熟的落松(花生)、瓜子(葵花子),像狼牙锤一样抬着叫卖的糖山楂(糖葫芦),等待顾客挑选的深秋水果,用黑漆方形托盘顶在头上卖的卤肉,街边现炸现卖的油炸豌豆粉。人们总喜欢买点儿东西边走边吃助兴,尽兴而归的乡人也不忘买上一点儿现成的卤肉、油炸豌豆粉、炒花生之类的回去下酒,以示庆祝。我家很穷,但也买了这样几份现成的菜进餐,只是没有喝酒,我们家有五口人,我们兄弟仨都还是娃娃,妈妈和外婆滴酒不沾。

妈妈是识字人,她把街头贴出的五颜六色条状的庆祝标语念给我们听:“小日本在八月十五日宣布投降了!”“庆祝抗战胜利!”“中国八年抗战胜利了!”“日本投降了!抗战胜利了!”“庆祝光复!”读着这些非同寻常的标语,妈妈眼里噙着泪花。小镇上凡有纪念活动或宣传教育等事项都以在街头贴出彩色条状标语方式进行,此方式一直沿袭至今。

十年前笔者还曾画过一幅与本文同名的中国画,承蒙玉溪市老干部诗书画协会将此画选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诗书画选集——抗战讴歌》一书的封面,现将该画随同本文发表,谨作为对放炮仗那年的深情回望。 (张立康  文/图)

编辑:郑静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