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史海杂谈
丈夫佩剑当救国(之四)
——罗佩金与护国起义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6-06-2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悲”与“幸”

历经辛亥和护国大小战役的陆军上将金汉鼎,后来在评价昔日上司顾品珍时说:“顾品珍是一个艰苦朴素的人,自奉俭约,清白自守,他带兵就如蔡锷、罗佩金、熊克武,与士兵共甘苦同患难,生性廉正自持。”他说的是顾品珍,但提到罗佩金与之作比,就可以看出罗佩金在滇军中的威望。整个护国战争期间,蔡锷健康状况不好,身为总参谋长的罗佩金,既能运筹决胜,又要事必躬亲,甚至身先士卒,这在中外将领中亦为少见。然而,纵使有宽广的胸怀和过人的才干,罗佩金个人的命运却是不幸的,甚至可以说是悲剧性的:他两度出掌一省军政,却两度闲居课字读经;终身怀抱救国理想,却往往徘徊踟躇找不到出路。朱德说过:“辛亥云南起义的组织者是蔡锷、罗佩金和李根源,他们三人对辛亥革命所起的作用是应该肯定的。”对于罗佩金这位滇军中多年的上司,朱德始终充满了敬意,解放后到昆明还亲切接见罗佩金的子女,给予关怀和问候。马继孔、陆复初所撰《云南路军讲武堂史》等史料中,甚至将罗佩金誉为“云南辛亥功臣、护国元勋之首”。但后来许多所谓史籍,提到云南的辛亥和护国,似乎只是某些个人力量使然。如今,这样一位辛亥元勋和护国中坚,名鲜史传,人多不识。好在,历史可以取舍,但事实不容抹杀。对于罗佩金而言,在他率三迤子弟从金马碧鸡坊下通过开赴护国前线的时候,历史就已经在那里定格了。

护国之役,本来是再造共和的义举,熟料袁世凯死后掌握北京政权的北洋势力,对滇军极端嫉视,“待遇极为冷酷,军费不予筹济”,每每算计,处处刁难,造成了大小军阀的纷争,这也是深具民主共和思想的罗佩金所始料不及的。在风口浪尖中壮士断腕,损失了个人的地位和前途,仍然抵消不了罗佩金个人的“丛疚所集、无以自解”。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中央集权坍塌后形成的历史鸿沟,又岂是一个人、一件事可以造就或者填补的?如果蔡锷不是过早去世,处于四川这个各方势力、各种矛盾的交集点,他的个人命运又将如何?历史,没有假如,所以往往让人不胜吁嘘。

1921年,驻川滇军顾品珍不满唐继尧的穷兵黩武,带兵返滇,迫唐下野。时值滇南匪乱严重,顾品珍三请罗佩金出任迤南巡阅使,驻扎蒙自指挥剿匪。不料唐继尧带领旧部并勾结土匪从广西折回云南争夺地盘,顾品珍在陆良天生关遭吴学显匪部袭击遇害,唐继尧直入昆明。

顾品珍死后,所属部队大部分去了广州,罗佩金与金汉鼎、朱德以及何国钧、刘云峰、张子贞、唐淮源等一大批高级军政人员仓促出碧鸡关沿滇西大道出走。当时镇守的第九旅旅长华封歌派人持函前来通知,只许罗佩金、何国钧二人到大理,其余不得随行。金汉鼎、朱德认为华封歌态度不明,劝罗、何二人不要去,谨防有诈,主张由元谋过金沙江,再由四川沿长江到上海,而罗佩金认为华封歌原是他的部下,且祖父于华父有救命之恩,一定会让他顺利通过,由此转缅甸再赴广州,参加孙中山先生的革命阵营。两个月后,走四川的朱德等人顺利到达上海,而走滇西的罗佩金和何国钧到了镇南(今南华),华不仅不纳,反派人缴了卫队的枪械。罗急走华坪,图渡金沙入川。适被匪首普小洪追至,普将罗被拘的消息密告唐继尧,唐旋急驱使普小洪将罗佩金与何国钧杀害于大姚双金坡,一代将星就此陨落,时值1922年农历4月。3个月后棺木运回昆明,唐继尧不准入城,暂厝城东小松山,同仁旧部或死或逃,敢往吊者极稀,唯有曾任过其秘书长的剑川周钟岳扶棺痛哭。1928年唐继尧死后,其亲属后人才把罗佩金的坟迁回澄江朱家山。当罗的灵柩运回澄江时,附近的群众纷纷摆香设堂祭奠,并在墓前立了一块“超威将军去思碑”。1987年,澄江人民为了纪念这位辛亥元勋、护国中坚,将其墓迁到了距城较近的舞凤山,以供人们景仰。民革中央副主席、李烈钧之子李赣骝题写了“护国中坚”的碑额,全国政协委员、李根源之子李希泌题写了“桓桓罗公,滇南人杰,倒清反袁,勋绩长存”的碑额立于墓侧。

罗佩金不幸死于土匪之手,年仅45岁,实可谓“缚牛之力不可以破虱,反为虱所乘”。这也是一个动乱时代所产生的悲剧,正如时人评价,“大江海风波历尽,谁知沟里去翻船。”在中国数百年乃至几千年的痼疾面前,一个再杰出的历史人物,又怎么能够不束手无策?风云荡尽身屈死,独向昆仑告本真。明国初年崛起的云南军政要人,要么英年早逝,要么难畅其志,留下许多历史遗憾。但令人欣慰的是,有他们这批讲武教官的身体力行,近代云南开风气之先,精神为之一振,且培养出一支“精锐冠于全国”的滇军。这支经历辛亥、护国洗礼的队伍日后走上了抗日战场,在解放战争中又投向光明,最终迎来了山河巨变、民族复兴的新天。而今,将军脚下的这片土地和平宁静、日渐富强,不再是当年的积贫积弱、满目疮痍,这恐怕才是将军最大的慰藉,也是历史最大的慰藉。将军在天必有英灵,俯瞰滇云宇内,定当以昔日的拔剑而起为幸。

丈夫佩剑当救国。近代以来,无数的仁人志士在苦苦探求中国的出路,不计个人荣辱,不顾身家性命,挽狂澜于危局,他们的这种民族精神,是我们在回望中国历史时,最应该激奋、最应该铭记的。作为滇中山水孕育的优秀儿女,罗佩金以敢为天下先的担当精神和不计个人利的人格魅力,闪耀于云南近代史册,为茫茫暗夜增添亮色,为三迤大地增加光芒。(李芮)

编辑:陶晓兰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