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史海杂谈
明代艺术大师徐渭与江川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3-1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明代艺术大师徐渭,字文长,号青藤山人。他是明代后期杰出的书法家、画家、诗人、戏曲家、散文家、骈文家、文学批评家,同时还是一位出色的军事谋略家,他与解缙、杨慎合称“明代三大才子”。在民间,经过幽默笑话、对联故事、野史小说的演绎,“徐文长”早已成为一个妇孺皆知的名字。在我国艺术史上,他以草书的笔法入画,开后世中国画大写意的先河,清初的“八大山人”、石涛,以及吴昌硕、齐白石等一批艺术大师都深受他的影响。很多读者也许不知道,这位明代的大艺术家与玉溪江川有着千丝万缕的血脉与情感联系,他的一生深受两位江川籍母亲的影响。

徐渭自画像(资料图
徐渭自画像(资料图

徐鍯中举由黔入滇

徐渭是浙江山阴人,奇怪的是,他的父亲徐鍯的籍贯却在贵州。从徐渭的诗文中,我们约略可以知道,徐家祖上居住在山阴,是书香世家,但数百年间徐氏子孙中却没有一个中过进士,这是徐渭引以为憾的地方。

在明洪武初年,浙江山阴徐姓有一支族人被贬到遥远的夜郎,即贵州龙里卫,秦汉时期这里属于夜郎国的疆域。龙里卫,是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设置的,治所旧址在今贵州省龙里县县城。徐渭的祖上在龙里卫的籍贯是军籍,他的父亲叫徐鍯,字克平,平生喜欢竹子,从他的号“竹庵主人”也能看出来。他从小就随父亲在贵州戍边,长大后在龙里卫上学。这有点像现代社会的高考移民,贵州的教育不发达,在这里参加科举考试,考中的概率会比较高。

根据清代的《道光贵阳府志》记载,明弘治二年(1489年),徐鍯由附生考中举人,不久被派到滇西巨津州做官。他带上妻子童氏,两个儿子徐淮、徐潞一路同行。到了滇阳驿(今昆明市盘龙区波罗村),妻子童氏病死在路上,他含泪将妻子的灵柩暂时停放在昆明城东十里的归化寺内,然后继续西行。

巨津州,在今天丽江市玉龙县巨甸镇,是元代设置的一个行政区划,历来由当地的少数民族豪强出任土官,徐鍯到任后无法开展工作。恰好此时他的表兄王理以兵备佥事巡按云南,在这位亲戚的帮助下,他才得以借调到滇中地区任职,先后出任嵩明州、镇南州、路南州、江川县、禄丰县、三泊县等州县的地方官。现在已经查不到徐鍯在这些州县的任职经历。

天一阁藏《正德夔州府志》记载的徐 从江川到夔州的任职时间。 (资料图)
天一阁藏《正德夔州府志》记载的徐 从江川到夔州的任职时间。 (资料图)

千里姻缘一波三折

徐鍯在滇中地区任职,俸禄却要到丽江巨津州支取。有一次,徐鍯派长子徐淮去领俸禄,徐淮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叫苗佐的江川人,两人一路闲谈,这人谈到家里有一个守寡六年的姑妈,和丧偶的徐鍯很相配。徐鍯听长子提到苗家的女儿后,请媒人去提亲,但苗家没有同意。

苗佐的这位姑妈,就是后来的苗宜人。苗宜人的伯父是云南府广狼卫百户,父亲苗有文是澄江府江川县的诸生,可惜二十一岁的时候就病死了。有一年,苗宜人的母亲褚太君为了一份田产打官司,得到了县衙里一位官员的帮助,最终胜诉。巧合的是,这位官场上的热心人正是徐鍯,当时正在江川县任职,褚太君非常感激他。

在徐鍯提亲前,曾有人劝苗宜人出嫁,但她发誓要守节终身。后来邻里传出很多流言蜚语,说苗家不让女儿出嫁是贪图死去女婿的家财,这让褚太君非常生气。

明正德六年(1511年)安南长官司(今属蒙自)土官那代叛乱,云南巡抚张羽带兵讨平后,废安南长官司。徐鍯参与了这场平定土司叛乱的战事后获得了升迁的机会。这就是徐渭在《嫡母苗宜人墓志铭》一文中提及的“府君征那大功当迁转其地”,他说的“那大”应该就是指土官那代。查阅天一阁所藏的明代方志——《正德夔州府志》可知:“徐鍯,贵州龙里卫人。由举人正德七年(1512年)升任(夔州府同知)。”

褚太君在得知徐鍯要到外地做官后,决定把女儿嫁给他,嫁得远远的,以堵住邻居中那些爱说闲话人的嘴。所以,当徐鍯再次请媒人来提亲时,褚太君就答应了这门婚事。

从明弘治二年到正德七年,在云南流寓二十余年后,徐鍯终于可以带着江川的新娘去夔州府上任了。临行,褚太君用牙齿深情地咬了一口女儿的手臂以示永别。此时,苗宜人已经守寡十二年。

生母被卖一生之痛

徐鍯何时从夔州府同知任上退下来,明清地方志没有记载,可以肯定,这是他的最后一任官职。退休后,他带着家人、仆人回到浙江山阴老家,广置田产,过着富足的生活。

苗宜人是一个聪明麻利、威严持重,且知书达理的人,随丈夫徐鍯来到山阴生活,并没有因为风俗、语言、饮食的不同而不能适应,相反,她主动为丈夫分担家务。在徐家,她的针线、烹调等活计都是一流的,田地一年种植什么她要管,家里一年养什么牲口她要过问,她的为人处事,不管是宗族邻里、儿媳丫鬟、宾客仆人、教书先生,没有不敬重、不佩服的。遗憾的是,她嫁到徐家之后,不会生育。后来,她主动将自己从江川带入徐家的丫鬟嫁给丈夫做妾。不久,小妾为徐家生下一子,这个婴儿正是徐鍯的季子徐渭。

徐渭生于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二月,刚满百日时,父亲徐鍯病故。这对于一个不满一岁的婴儿来说是非常不幸的,并且徐渭是妾所生,妾在封建家庭中的地位低下,所生子女也会受人欺负。好在他还有一个嫡母苗宜人。

嫡母,是古代妾所生的子女对父亲正妻的称呼。苗宜人只是徐渭的嫡母,玉溪的一些学者将嫡母说成生母,显然是错的。也许是不会生育的原因,苗宜人将毕生的母爱都给了徐渭,期望他日后出人头地。为了排遣在异乡的孤寂与苦闷,苗宜人将年幼的徐渭当作自己倾诉心声的对象,常常将云南江川老家的景物风俗、历史地理、亲朋故旧一一说给徐渭听。每次说到褚太君,都会忍不住放声大哭,恨不得马上见面。多年后,徐渭回想起这些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徐渭的生母本是苗宜人的贴身丫鬟,可是后来主仆变成嫡庶,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在徐渭十岁那年,家里出了一个大变故。徐渭的大哥徐淮喜欢“蹴鞠烧丹”、修仙问道,足迹遍布全国的名山大川,花费了不少钱财。本就不善理财的徐淮还喜欢放贷,钱放出去收不回来他也不在乎,最终将父亲遗留下来的家产几乎败光。为了节省家庭的开销,苗宜人遣散了家里多余的仆人和丫鬟,并将徐渭的生母卖给异乡人,也有说是强迫她改嫁他人。这是徐渭一生的痛,他在晚年为自己拟订《畸谱》时写到十岁这年的往事,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

徐渭十四岁那年,家里最疼爱他的嫡母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在《畸谱》里回忆说:“苗宜人病渐剧时,渭私磕头,不知血,请以身代……不食三日。”那天晚上,苗宜人用她的母亲与她作别的方式,在徐渭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并嘱咐徐渭将她的骨灰送到江川老家,说完就去世了,时年五十九岁。

徐渭在后来写的《嫡母苗宜人墓志铭》一文中这样赞颂苗宜人的恩情:“其保爱教训渭,则穷百变,致百物,散数百金,竭终身之心力,累百纸不能尽,渭粉百身莫报也。”

良臣英雄认作同乡

徐渭二十九岁的时候,两位兄长先后离世。这一年,他将分别多年的生母接到自己家里奉养,还专门为她从杭州买来了一个姓胡的丫鬟,多年后,他还一直嫌弃这个丫鬟没有好好服侍母亲。

徐渭四十八岁时,和他生活了近二十年的生母去世。那时,他因为精神异常杀死了自己的妻子正在狱中服刑,不过他还是托人找关系,最终得以保释出狱,为生母操办丧事。

从徐渭的诗文中,我们不仅能读出他对两位江川籍母亲的无限深情,同时也能读出他对云南、对江川的故土情怀,他已经将滇中当作了他心灵的原乡。他在《云南武录序》这篇文章中深情地写道:“生之乡人在汉有李恢,策蜀汉破刘璋,又自请代邓方,又治叛酋定南土,及于临难不忘丧元。而段赤城以身饲大蟒,所持剑自蟒腹出,亦活一乡人。此二豪者,亦庶几杀身以成仁者之武也。”文中提及的李恢是三国时期的人物,正史《三国志》中有他的传记,很多玉溪人都知道。徐渭不但知道他的事迹,还知道他是两位母亲的同乡。而大理人段赤城的故事并不见于正史,较早的记载是明代大理人李元阳编纂的《万历云南通志》,也就是说,这个英雄杀蟒的传说很有可能是苗宜人在他年幼时讲给他听的睡前故事。

徐渭生活的年代,大明王朝已经江河日下,像他这样的奇才、全才、艺术大师,却不能为国家所用,只能作为布衣、幕僚终老一生。他的家庭、婚姻、人生都是晦暗的、阴郁的,充满了种种的意外和不幸,而他生命中仅存的温暖和希望无疑是两位江川籍母亲带给他的。(玉溪日报记者 蔡传斌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