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史海杂谈
请林则徐撰文朱嶟书丹 解元家的墓志铭不一般
——《李初谷先生墓志铭》考述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11-0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黄有光

近日,为收集阚祯兆有关资料,我与二三好友结伴,前往通海县里山乡蜈蚣山进行野外考察。

车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缓慢行驶着,忽见路旁杂草丛中有一坟茔,墓碑中央“皇清例封奉直大夫”几个大字引起我们的注意,遂下车观看,细读墓志铭,竟是清代名臣、民族英雄林则徐撰文,朱嶟书丹,墓主则是通海清道光壬午科进士、广西归顺州知州李士林之父李初谷。

解元之父

《光绪续修通海县志》有“李太守艺圃祖墓,在县南蜈蚣山”的记载,在“宦绩”一章中对李士林亦有详细记述:“李士林,号艺圃,幼嗜学,有声黉序。庄骚子史,靡不究心,诗赋尤其所长。制军伯中堂、学宪顾南雅先生最重其品,有‘滇中名士’之目。由丙子优贡中己卯解元、壬午进士,出任广西岑溪县,历官至凤扬(凤阳)、颖州知府,皆有政声。抚军康绍镛以‘勤慎廉明’荐公,所致处决疑狱,培文风,兴利革弊,士民颂之。”

据林则徐撰写的《李初谷先生墓志铭》记述,李士林之父李开元,字羲一,号初谷,生于清乾隆己卯年(1759年)六月初二,卒于清道光丙戌年(1826年)八月初十。

林则徐称其为李初谷撰写墓志铭的时间是“余臬秦中之次年”。

查林则徐年谱:“道光七年(1827年)六月任陕西按察使、代理布政使,在任一月即调任江宁布政使。”据此可知,这篇墓志铭是林则徐在清道光八年(1828年)所撰,那时林则徐已调任江宁布政使。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即远在云南通海的李士林,不过是广西归顺州的一个知州,他是如何与林则徐认识,并能请到当时任江宁布政使的林则徐为其父撰写墓志铭的?

林则徐与朱嶟交情深

经笔者考证发现,能请到林则徐为之撰写碑文的这个关键人物,就是墓志铭的书丹者——朱嶟。

朱嶟在书写墓志铭后署名时点明他与墓主李初谷是姻亲,李初谷是他的表兄。而林则徐与朱嶟的关系很好,所以对于李士林托请为其父撰写墓志铭时,林则徐因“与李君通家,谊弗辞”。

朱嶟,字仰山,号■堂,云南通海县人,出生于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卒于清同治二年(1863年)。

清嘉庆二十四年(1820年),朱嶟中进士,同年入翰林院任编修。至道光时任礼部侍郎,旋即升户部尚书,后转任礼部、吏部尚书。由于为官勤冕,政声卓著,累迁太和殿军机处行走,最后升至内阁学士。

清嘉庆、道光两代皇帝执政期间,外患加剧,特别是英帝国大肆将鸦片输送到中国,百姓受鸦片毒害甚苦。朱嶟在考察江苏、浙江、福建和广东之后,深深体察到鸦片之毒害已由沿海蔓延到京师。他在上书道光皇帝的奏折中写道:“凡祸所存在之物,不可不禁。鸦片之为物,使国民腐败,民族衰弱,有百害而无一利。今鸦片之毒,使军队沉沦于腐败堕落之渊,官吏与儒生亦染斯毒,中华若不尽早根除鸦片之祸,国人危矣;国人既危,中华更危矣!”

朱嶟在朝中与任鸿胪寺卿的黄爵滋为力主禁止鸦片进入中国的“主禁派”。据谭宗浚《览海赋》中写道:“鸦片入中国,清乾隆时期岁仅数百箱,在道光中期则设趸船突增至二万余箱。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太常寺卿许乃济请弛禁烟,许照药材纳税。于是,内阁学士朱嶟、鸿胪寺卿黄爵滋、给事中许球交章力言其有伤政体,请申明厉禁。力荐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赴粤查办。”

朱嶟重名节、礼贤士,在朝廷上下都有很高声望,林则徐在广东虎门销烟,朱嶟、黄爵滋皆在朝廷上与其呼应。

由于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投降派的阻挠,中国成为战败国,同时,因为举荐林则徐之故,朱嶟也遭贬为山东学政。而这些,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据林则徐撰写的墓志铭,李初谷原来下葬于曲江(今红河州建水县曲江镇)的金钟山,但到了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时隔69年后,不知何故,又被他的孙辈迁回安葬于通海的蜈蚣山。

从墓志铭所载,李初谷德配杨氏,查朱嶟抄录的《朱氏祖、父诰封碑》得知,朱嶟的祖父朱巨鳌配仇氏,他的父亲朱林配周氏,与李氏一族并无姻亲,可能是朱氏的祖辈女眷许配李氏祖辈,两家是至亲,故朱嶟才自谦为“愚表弟”。

教儿做清官

林则徐在墓志中,对李初谷的一生给予了很好的评述:“先生绮岁能文……后即课徒,资修脯以养亲,数十年(薄)积。”可知李初谷自幼聪颖,后为私塾先生,他的三个儿子(士林、翘林、毓林)“自幼皆随先生馆所受学”。

李初谷作为私塾先生,并不是一味地教学生死读经书,而是“教人不专以诵习词章为事,凡从学者,必语以立品、仁心及居家接物之道,考课经史外,辑先正格言,手录成帙,时为讲论,以故莫不循习礼法。而仲君昆玉,其成名与否,咸皆无失其为读书中人”。

在处理家庭与社会关系上,李初谷颇有仁孝之风,“父卒,哀毁骨立,丧葬尽礼,事两伯兄,终身恭敬有加。侄男女辈,爱恤之若己出。兄弟族属有急难,己虽不足,必尽力周全而后已。受餽于人,后必加倍偿补之。遇服役人,每厚给佣值。闲有籍端需索者,亦如所索以予之,竟不与校,其和厚类如此……性尤豁达,家无担石,而恬然怡然,有安贫乐道之风”。

在教育下一代方面,李初谷也是教子有方。儿子李士林寒窗苦读,但屡试不顺。李初谷总是对其予以鼓励:“不必愁也。人生不作尽头事,必不走尽头路。敦品力学,岂能长贫贱乎?”后来李士林中清道光壬午科进士,出任广西归顺州知州,李初谷却“每致书,皆教以砥砺清操,爱抚百姓,不必顾虑身家”。

李士林多次要迎接李初谷到任所奉养,均被拒。李初谷还写信告诫李士林:“汝能为清白吏,士民爱戴,即是祖宗父母之光。吾在家亦慰甚也。汝可无以为念。”

在个人生活、修养方面,李初谷“居惟容膝,食无兼味,淡泊醇朴,迄不稍改其初”,“聚子侄辈,讲学于家塾有年。其后乃日与二三同志,徜徉于秀峰寺院,临泉倚树,啜茗清谈”。

从这篇墓志铭中,我们读到了近两百年前通海一位普通知识分子的风姿傲骨,故林则徐赞之:“秀峰杞水,有隐君子。含章蕴奇,恂恂良士。”

林则徐撰写的这篇墓志铭,言简意赅,叙述有序,行文流畅,实乃文章大家。而朱嶟书写的碑文,书法端正典雅,极具法度,通篇千余字,一气呵成,足见其书法功力。

《李初谷先生墓志铭》,是一通集文章、书法之美的珍贵历史资料,让我们进一步了解到林则徐与朱嶟的通家之好,是研究他们二人关系的一篇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献,今不揣浅陋,赘述于此,以期得到更多专家学者的重视和研究。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