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史海杂谈
远去了马帮铜铃 沧桑了古道村庄
——访中国传统村落峨山大塔克冲村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12-0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曾经马帮必经的石板古道


村外古井


塔克冲大庙外观

中国传统村落——大塔克冲村,位于峨山县大龙潭乡迭所村委会,始建于明代,是一个彝汉杂居的中国传统村落。村内明清时期的古树、水井、民居、巷道、庙宇、城门等物保存良好。近日,记者沿蜿蜒道路驱车而至,目睹了大塔克冲依山而建、连绵起伏之气势,聆听了那些流传久远的故事。

一个有松树林的地方

明朝崇祯三年,即1630年,因历史原因方氏一族充军来滇,先到了大理、临安等处,之后,部分落籍峨山县大龙潭乡大塔克冲村,至今已三百多年,这也是该村村民多为方姓的缘故。

大塔克冲为彝语:“塔”指松树,“克”是上的意思,“冲”是箐,意为村在箐头有松树林的地方。村子坐落于当地人称马脖子山的半山上,坐南面北,四周山峦环抱,与把拉宗村隔箐相望。村中土木结构的清代、民国民居沿着山坡纵横延伸,屋宇相连。浑然天成的山区条状式建筑风格,能让人饱览云南彝族民居独特的艺术美感。石头打的基础,黄泥、土坯垒砌的墙,泛黑的青瓦,铺满巷道的青石块,往来于田间劳作的人们……整个村子显得素雅、古朴。

塔克冲大庙

被列为玉溪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塔克冲大庙位于村中,该庙建于1912年,曾经做过学堂,故又名“育才堂”。据相关史料记载,明洪武年间嶍峨县(今峨山)便设儒学署,并在县城东门内建学宫,万历元年(1573)在城南设社学,为地方官办学校,15岁以下学童可入学。后来,因地方教育的需要,“育才堂”在大塔克冲应运而生。

随大龙潭乡迭所村委会党总支书记方春富走进大庙,近距离接触到那精湛的木雕及石刻工艺,感触沧海桑田的变迁。该庙坐北向南,为土木结构,整个大庙由前殿、后殿及左右两层厢房组成,占地300多平方米,屋顶为歇山顶结构。其大门为重檐歇山顶,单面坡,下为镂空木雕花枋,并施以彩绘。前殿为二层楼房,上层中为戏台,面阔三间,下层中为明间通道;左右厢房各三间,下层为明三间,上层中为明间,并有回字形走道;后殿为一间,前有走道,上为木卷棚顶,整个建筑木雕及石刻工艺精湛,用材硕大,是当地保存较为完整、不可多得的近现代建筑。过去,这里主要是当地唱戏和集体活动的场所。

塔克冲大庙为当时村民共同筹资建盖,在其成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前一段时期,除了办学,这里曾是当地的公房,作为村民待客的活动场所。此后,当地政府为更好地保护塔克冲大庙,便另外选址建盖了公房。

当年马帮必经之地

大庙对面的民居墙面上,一块咖啡色牌匾上清楚记录着2019年6月,大塔克冲村被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认定为“中国传统村落”。

明代的石板古道,贯穿了整个村子,采用大小不一、宽厚各异的条石铺建,与两旁的旧屋、古舍形成巷道。几个过路的村民一边回忆,一边指着马帮经过的路段告诉记者,小时候就听老人说这里曾经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驿站,是马帮必经之地。马帮驮着盐巴、茶叶等稀缺的货物从村中经过,有时只是当天歇歇脚就离开了,有时遇天气变化会在此小住。村里的人只要隐隐约约听闻铜铃响,就有人取来家中之物,在路边等待,只为换取所需物品,也有人一路围观,只为见见世面……直至马帮的身影逐渐消失在纵横交错的道路尽头,整个村庄才渐渐恢复宁静。

“这里旧时曾经是集市,马帮给大家带来一些稀奇的东西,让这里变得愈发热闹……”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沿石板古道走入村庄深处,可以看到许多民居门前立着照壁,整座房屋高挑大气,有的设里、外两道门,两道大门都能九十度转动。在民居的墙面、窗户、屋顶、柱脚石上,都能欣赏到木雕或石雕工艺之精美。

“听老辈讲,这些都是旧时的地主家。他们的房子有很多间屋子,第一道大门与第二道大门之间住的是家中的长工,第二道大门里住地主和他的家人。从房屋的木雕、石雕工艺可以区分最得地主宠爱的人是谁。这些都是从清代留下来的,全村土木结构的民居大概有23栋。”方春富介绍着。

城门与古井

村口有一座两层楼的建筑,断裂的墙面上,开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洞来,记者不知道这个洞有何用处。村民华从林为记者介绍:“这是曾经的城门,以前进出村庄,四周的要道都有专人守护,古人为了防御土匪入侵,在城门的墙壁上开凿墙洞,便于观测、架枪,对家园进行保护。”说完,华从林将手从枪洞里伸出,模仿起旧时打枪的动作来。

走出村子,古树下,球场边,有一口古井。半圆形的古井,半径大概5米,碗口大小的泉水自泉口涌出。清澈见底的泉水清凉、甘甜,不仅满足了全村几百人的日常所需,还成为村中景观。一块块石头堆砌而成的井壁长满绿苔,井边的树木青翠碧绿,倒映于水中。

驻足夕阳下,再次环视大塔克冲村,耳边隐隐约约听到“育才堂”里传出的琅琅书声,石板古道上的马帮铜铃,集市上的叫卖声……忍不住想问,要经多少风雨,才能让这一条条狭窄的巷道有那么多故事,让这一座座见证了大塔克冲几代人悲欢离合的旧时建筑变得古韵悠长。眼前那土墙上垂挂的玉米,窗台上的辣椒,从田间地头满载而归的人们,让这个被群山环抱的古村落多了几分烟火气息,古村落并不荒凉。(记者 沈杰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