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史海杂谈
有史为证,孤山曾历尽沧桑
地震 火焚 屠戮 征剿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12-2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舍身崖上建有舍身亭
舍身崖上建有舍身亭

孤山上的瀛海楼
孤山上的瀛海楼

位于抚仙湖中的孤山,风光绮丽,拥有南无洞、天生桥、龟极峰、舍身崖、观生台、振衣岗、连心石等十景,且建有多处亭台楼阁,自古便是文人雅士的游览胜地,享有“巍然形胜冠南州”的美誉。由于它四周环水,崖壁险峻,原本的游览胜地又成了避兵之地,在历史上,演绎出了很多传奇的故事和凄美的传说。

消失的小孤山

冬日的抚仙湖水微波荡漾,乘坐游船前往孤山仅需10分钟左右。湖面上,游船在水波的拍打中高低起伏,溅起点点浪花。不远处,海鸥遨游于游船附近,不时划过船身,飞向远方。视线中,孤山越来越近了。

船上,掌舵的船员与记者聊起了孤山:“古时,孤山本有大、小之分,大、小孤山间有桥相连。但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原因,一座山沉到了湖中,仅留下了其中一座,‘孤山’变得名副其实了。”

据了解,孤山之名,出现得很晚。历史上,孤山曾被人们叫作海中山、涌泉山、瀛海山、小金山、环玉山等。其中,以瀛海山、小金山、环玉山最为人熟知。

翻阅史料,在地方文献中有这样一段记述:“孤山之北,原有小孤山,两山之间有一铁桥,名‘饮虹桥’,连接两山。明末一次地震,小孤山与饮虹桥荡然无存。”

张绍贵今年76岁,江城人。说到消失的小孤山与饮虹桥,他这样描述:“以前,听老一辈人说起,在如今的孤山以北,还有一座小孤山,它们之间有铁桥相连,铁桥名叫‘饮虹桥’。老一辈人并不曾听说桥是谁所建,也并不清楚这桥长什么样。明代时,因为自然灾害,小孤山沉入湖中,与之相连的‘饮虹桥’随之断开,仅留下了如今的孤山。”

关于小孤山的沉没和饮虹桥的消失,在清嘉庆《江川县志》中有这样的记载:“饮虹桥在抚仙湖中。旧有大小两孤山,好事者冶铁为桥,跨两山之间,如饮虹然,故名,一夕风雨交作,桥与小孤山失所在,大孤山犹存。”

由此可见,古时的孤山确有两座,只不过因自然灾害其中一座消失了,而随之消失的还有那叫人心心念念,却又不知其样子的饮虹桥。

凄凉的舍身崖

孤山面积在80亩左右。早在元、明时期,岛上便建有八殿、五阁、三亭、一堂、一庵和一塔。塔为铜塔,说起此塔,它又与孤山的知名景点——舍身崖有着紧密的联系,并由此形成了历史与传说的交融。

登上孤山,沿石阶前行,在路牌的指引下便可到达舍身崖。它位于孤山东部,形似鹰嘴般伸出水面,其崖壁陡峭、崖石挺立。崖上,建有舍身亭以供游人休息,欣赏湖面风光。崖为“舍身崖”,亭为“舍身亭”,相同的名字似乎包含了某种寓意,或许就是这里的人们对历史的一种纪念。

在距离孤山约10公里左右的江城左卫村有这样一句俗语流传于民间,叫作“关公的样,都爷的像”。而这“都爷”就是明末清初的农民起义军将领李定国。

时间回到明末清初,当吴三桂带领清军入关,并率兵进入云南后,李定国因与吴三桂交战失利,于公元1648年退守江川(县治在江城),计划将军队驻扎在江城左卫一带,并在小营村外建仓屯粮。“为了把江川辖地双龙(前卫、后卫一带)的粮食运往左卫小营粮仓,李定国派人扩修从小营村到星云湖的中河,以便水运。同时,还要加固江城城墙,以便在清军进攻时,坚守此地。”张绍贵说。

李定国的一系列举动招致了当时江川县令周柔强的抵触与反抗,并将其视为流寇。在争执和惊恐中,由于担心遭遇不测,周柔强率数千士民离开了江城,往城东而去。江城以东便是抚仙湖,周柔强所率士民到达抚仙湖边后,乘船来到了孤山,以守待援。李定国知道后大发雷霆,便派部将冯双礼带兵围攻孤山。

据相关文献记述,当时冯双礼伐木做舟,从大马沟、大沙咀、秦家山乘舟攻击。周柔强不能抵挡,恐岛陷受辱,便率岛上数千士民从悬崖上跳入抚仙湖殉难。而在他们跳崖的地方,后人便取名“舍身崖”,以示纪念。清代,禄充翰林许湘曾为孤山碑文作跋记载此事:“崇祯丁亥,流寇入滇,邑令周柔强,率士民屯孤山以待援。李定国督卫将冯双礼力攻破之,被执不屈,赴水殁……男女数千,都遭屠戮。”

李定国攻岛是一时之怒,还是另有原因呢?据地方志记载:“明永历年间,永历帝让李定国筹集粮饷。李定国得知孤山有高9丈的13层铜塔,遂派冯双礼率兵攻孤山,欲毁塔铸钱,以充兵饷。当时江川3000士民避兵其上,在县令周柔强率领下,从悬崖上跳水殉难。”攻下孤山的冯双礼,则毁塔炼铜。孤山一座座建筑也付之一炬。“巍然形胜冠南州”的孤山,毁于一旦。

此后,殉难者亲属和当地官绅为祭亡灵,于旧历五月十八,举办水陆道场,或于每年六月初一至初八聚众“朝斗”,向湖内撒五谷、抛供品,以示祭奠。每当此时,大鱼成群而至,数以万计,竞相争食。相传,在舍身崖下,时常会有成千上万大鱼出现,传说他们都是殉难者的化身。

在清嘉庆《江川县志》中,清代江川县令刘携就曾将饮虹桥以及孤山铜塔的消失两个事件连在一起,留下诗句:“饮虹桥跨两渔矶,一夕风雷半已飞。太息孤山成小憩,朱甍铜塔事全飞。”

历史的变迁

翻开尘封的历史,在孤山上的建筑被付之一炬后,清乾隆至嘉庆时期,人们又在孤山修建了雷祖殿等建筑,光绪年间又建起三清殿。此时,孤山的建筑虽不如以前叫人神往,但也能叫游历其间的人心旷神怡。然而,这样安逸的景致却在历史的变迁中,再次遭到破坏。

据相关文献记述,民国时期,九溪人蒋世英聚众盘踞江城一带,当时的省政府三次派兵征剿。蒋世英三上孤山,据险与省政府抗衡。最终,军队攻上孤山,缴获蒋世英部全部武器等。1931年,当时的江川县为彻底捣毁其老巢,经省政府批准,将孤山所有建筑烧毁。

历史在发展,转眼间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初,那时的江川刚刚解放,各区、乡人民政府也相继成立。此时,以金绍云为首的土匪四方串联,并派遣部下与国民党特务勾结,打出“反共救国军滇中独立师”旗号,组成反革命武装势力。中国人民解放军对金绍云匪帮进行了大举围剿,其残部乘船逃到抚仙湖中的孤山,并将其称为“小台湾”。对此,63岁的王慧英说:“听长辈们说,金绍云逃到孤山后,解放军于1950年9月对孤山发起进攻,炮声、枪声响彻整个湖面,孤山成了一片火海。金绍云趁机乘船从孤山的东北面逃跑,最后被在湖中巡逻的部队抓获,并押至玉溪执行枪决。”

金绍云伏法后,孤山恢复了平静。据了解,20世纪70年代末孤山曾被用于养猴,成为有名的“猴岛”。1988年,江川对孤山进行了规划,植树万株,在码头建孤山门,往南建七曲桥,在险峰石上建险峰亭,重建天生桥,在舍身崖上新建舍身亭,在龟极峰上建瀛海楼,之后逐渐成为游人如织的知名景点。

如今,孤山依然屹立在碧波荡漾的抚仙湖中,它的过往似乎已掩映在了蓝天碧水间,我们只有在历史的印记中才能读到它在沧桑岁月经历的变迁。(记者  顾世丹  文/图 )

编辑:史忆康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