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史海杂谈
朱德与范石生的同窗情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6-1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1918年,靖国军部分军官在四川泸州合影,前排左二为朱德,左四为范石生。
1918年,靖国军部分军官在四川泸州合影,前排左二为朱德,左四为范石生。

1927年,南昌起义部队在潮汕失利后,朱德率领余部转战湘、粤、赣山区时,曾同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军长范石生建立了革命统一战线。朱德与范石生的合作虽然短暂,但意义重大,南昌起义部队因此暂时隐蔽了目标,保存了实力,得到了补充,迎来了有利战机,这不仅对朱德、毛泽东两军胜利会师、巩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展壮大人民军队产生了深远影响,也为我军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同窗之情 金兰之交

1909年,22岁的范石生(字小泉)到昆明谋生活,经刚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回国,任云南新军七十三标教练官的世交李鸿祥介绍到新军蔡锷部任文书。

几个月后讲武堂招生,李鸿祥兼任云南讲武堂教官,并参与云南讲武堂行政事务。李鸿祥对范石生说:“清室腐朽,丧权辱国,民不聊生,做文书工作非长久之计,何不投考讲武堂?”此话正合范石生心意,遂欣然报考,最后被录取。

入讲武堂后,范石生被编在丙班与朱德(字玉阶)成为同窗。由于当时云南扩充新军,下级军官十分缺乏,便选拔优秀学生百余人编为特别班,加紧训练,于1911年夏初提前毕业,以应新军补充军官的需要。朱德与范石生同被选到特别班。

在讲武堂期间,范石生除了认真学习,还积极参加各种革命活动,经常与朱德、邓泰中、杨蓁、金汉鼎、田钟谷等人在一起讨论怎样发动革命起义等问题,彼此志同道合,感情甚笃,遂结为金兰之交。

一起革命 屡立战功

毕业后,朱德分到新军七十二标任见习排长,驻巫家坝,期满转正为少尉排长。范石生被分到七十五标任见习排长,期满也转为少尉排长。1911年辛亥革命震撼全国,朱德和范石生等人参加了蔡锷领导的云南重九起义,攻打云贵总督府,推翻清廷在云南的统治,成立云南省军政府。

1915年底,袁世凯称帝,云南组织护国军出师讨袁。护国军共三个军:蔡锷指挥第一军,进入四川;李烈钧指挥第二军,率师南下,经广西入粤;唐继尧指挥第三军,暂留后方。朱德、范石生等人编入蔡锷指挥的第一军,朱德任顾品珍梯团第六支队长,范石生任顾品珍梯团营长,两人随军进入四川。

至1920年底战事结束,滇川两军在川境混战,前后五年间,双方经过大小战役上百次。朱德、范石生两人均在战争中屡立战功。朱德能征惯战,以战功再升旅长,后来随顾品珍部回滇,推翻了唐继尧在云南的统治。范石生被提升为炮兵团团长,讨袁成功后,部队在成都进行改编,被委任为师参谋长。

1922年3月,唐继尧重新执掌云南军政大权,朱德等滇军将领受到通缉、追捕,只得离开云南,不久后去了德国。这一年,范石生随滇军总指挥杨希闵东下,与桂粤军配合收复广州,迎孙中山返穗指挥,以战功升任直辖滇军第二军军长。

情同手足 彼此找寻

朱德与范石生既有同窗之情、金兰之交,更有顾军同旅之谊,彼此情同手足。

朱德在德国期间加入了共产党,回国后,时值云南讲武堂同学朱培德任江西省主席,朱德到朱培德部任江西省警察厅厅长兼军官教育团团长之职。后来朱德与周恩来同志等人在1927年8月1日举行南昌起义,起义后,朱德率部沿赣、湘边区开展游击,条件非常艰苦,既而奉命参加广州暴动。10月初朱德率2000余人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

此时的范石生奉命到湘南郴州驻防,于1927年11月全军抵达郴州整训,得知朱德南昌起义及广州暴动消息,意料暴动失败后朱德必然流亡于粤北、赣南或湘南之间。12月下旬,范石生秘密派遣本部直属工兵连上校连长、朱德的同乡、与自己和朱德同为讲武堂同学的敬镕(字道容)前往粤北、赣南或湘南之间跟踪、找寻朱德及其部队。

朱德率部克服了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来到湘、粤、赣三省交界的山区江西崇义县西南的上堡,这时部队只剩下800人左右。在这里,朱德又一次整顿了部队,使部队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但是,部队的给养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眼看隆冬季节即将来临,大家穿的还是南昌起义时那身单衣短裤,粮食、薪饷更是没有着落,尤其严重的是枪支弹药和被服无法得到补充。朱德、陈毅、王尔琢等同志曾多次在一起商议,但都没有找到解决办法。那段时间,朱德吃不下、睡不着、坐不住,成天为这些关系到部队生存、壮大的问题焦急忧虑。

某天,朱德意外地从报上看到范石生军长率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从广东韶关移防到与崇义接邻的湖南郴州的消息,兴奋不已,同陈毅等人商量后,写信给范石生,希望同他合作。

过了不久,朱德收到了在范石生部工作的共产党员韦伯萃送来的范石生的亲笔信。信中写道:

“春城一别,匆匆数载。兄怀救国救民大志,远渡重洋,寻求兴邦立国之道。而南昌一举,世人瞩目,弟诚感佩良深。今虽暂处逆境之中,然中原逐鹿,各方崛起,鹿死谁手,仍未可知。来信所提论点,愚意可行,弟当勉力为助。兄若再起东山,则来日前程不可量矣!弟今寄人篱下,终非久计,正欲与兄共商良策,以谋自立自强。希即枉驾汝城,到曰唯处一唔,专此恭候。”

寥寥数语,范石生便将自己想与朱德共商如何建立统一战线等事宜的想法表达得淋漓尽致。

朱范相遇 化名藏身

1928年1月中旬,朱德毅然率部至郴州,见到范石生,久别重逢,两人会晤甚欢。

在两人密谈之际,范石生告诉朱德:“曾派敬道容出访你的行踪,已近两旬矣,尚无消息。”朱德惊问道:“道容在此么?”范答道:“道容已到我部有年矣。”朱德说:“我行踪不定,道容何易寻找?”朱德得知范石生的一片诚心,甚为感动。

月底,敬道容返回军部复命:“朱德无法寻获。”范石生说:“玉阶已于半月前率部来郴见我了。”三人见面非常高兴,互道离情,感慨万千。

当朱德、范石生见面后,范石生就为朱德更名王楷,委以第四十七师副师长,并将自己兼任的将校团团长一职归王楷兼任;对朱德带来的队,编成一个团,纳入十六军的正规编制中,番号为第140团,仍由王楷兼任团长之职。一切饷粮、服装、军械弹药等之供应补给,与十六军部队一视同仁,无丝毫差别。

早在1926年国共合作时期,范石生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后需要成立政治部,经周恩来同志安排,介绍共产党人余少杰、王西平、韦济光等8人前往十六军报到,分任政治部秘书、科股长等职,并兼任各级部队的党代表,十六军中的政治空气出现生动活泼的气象。

后来,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下令各军清党,范石生说道:“我军并无一个共产党员,若有共产党人则我军老早整顿好了……”

范石生对朱德的帮助,可谓无微不至。朱德与范石生自1928年1月开始合作后,朱德不断在将校团中轮训中下级军官,为他们灌输共产主义、马列学说,范石生对朱德在军中的一切作为和行动都听之任之,从不过问。不料,正当朱德主办的将校团第一期学员行将毕业之际,范石生突然接到蒋介石密电,称范军中的王楷是共产党员朱德的化名,命令他立即解除朱德武装,将他逮捕正法。

范石生接到密电后,沉默许久,将电文转给朱德看后,称自己病了,要乘车前往广州养病。朱德与范石生在三个月的时间里真诚合作,建立了革命统一战线,这下又不得不分手了。

1928年4月下旬,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队,与毛泽东同志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在中国革命的摇篮——井冈山胜利会师,从此开创了革命根据地的崭新局面。(记者 沈杰)

(本文配图均为本报资料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