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老屋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06-1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 林彤达

路过奶奶以前住的房子,不自觉便走了进去。小时候最怕走的那条又长又黑的巷道变短了、亮了。奶奶住的房子是几十年前的老屋,屋顶是用灰白色的瓦片铺着的,瓦当上雕着“寿”字和各种花纹,一到雨天,雨水就顺着瓦沟流下来,如水帘洞一般。走到屋前,门头变矮了,门槛变低了。进门是一个四合院,正对着大门的墙上有一块专门刷成了白色,墙体已经脱落了大片,可依旧能看出上面用红笔工整地写着“毛主席语录”几个大字。因为没带钥匙,只能透过墙窗看到里院的几盆兰花,那是奶奶以前每天都要精心摆弄的宝贝。我记得她说:“这叫剑兰,是通海的县花,它终年不凋,四季常青。”院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方桌,方桌下摆放着两个草墩,墙角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堆以前修葺屋顶时留下的瓦片。排水沟的口被奶奶用两片瓦给堵上了,她说里面会跑出耗子来,可是我从没见过。

我进门的时候,正是阳光明媚,院子被照亮了大半。此时,墙上、门上的裂缝清晰可见,那是经过风吹雨打日晒留下的痕迹。

上小学前,我一直生活在这个充满欢乐的院子里。三级台阶旁的石坡我可以滑一早上,上楼的梯子我可以来来回回攀爬也不厌倦。而里院,那简直就是一个小花园,里面有菊花和兰花,也有蜗牛和蝴蝶。还有一棵素馨花,花开时会攀上墙、翻过顶,一蓬蓬都长到了外院,清香四溢。我说我喜欢素馨花的香味,奶奶便用一把上了年头的大剪刀剪下冒出花骨朵最多的那一蓬,插到我房间的花瓶里。虽然满屋都飘满了花香,可是不几天,花谢了,香味也就散了。

有一次,妈妈说要在里院种一棵橘子树,奶奶坚决不同意,说家里不能种带刺的植物,那会给家里带来不祥。奶奶是个信佛的人,楼上正房里的家堂上供着一位观音菩萨。每天早晨六点,奶奶便起床上香磕头,之后手捧厚厚的经书跪在观音像前不停诵读,保佑这个家平安顺利。她还爱干净,闲来总爱打扫屋子,她会在扫地后洒上几滴水,让院子越显清净。在这里,奶奶尽心守护着老屋的一砖一瓦,她就像老屋的纲常伦理,庄严不可撼动。

算一算,到今天为止,奶奶已经走了两年多。守孝三年的规矩不能破。三年里不能穿红色的衣服,父亲就老老实实把自己带红色的衣服收了起来,他说:“她吃的苦够多了,这是最起码的尊重。”奶奶经历过动荡,她一辈子清贫,只留下这间老屋给三个儿子,但这也是她留下最大的财富。如今,人们走了又回,回来又走,老屋已近衰败,到处落了一层灰。尽管这样,老屋仍旧像从前一样遵循着它自己的自然规矩静静地活着。

老屋就是奶奶的一切。

从前,奶奶撑起了老屋,守护着这个家。这个家不能没有奶奶。现在,这个家不能没有老屋。

编辑:禹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