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龙飞的作家梦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1-0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 饶雨亭

龙飞的沉默寡言在峨山非常有名。一次,他和他的一个朋友在高平街上喝酒,喝了三瓶酒,仅说了三句话。第一句话是两人各持一瓶酒,喊了一声“喝”;第二句话是两人喝了半个小时,喝完手中的酒,龙飞向朋友问了一声“够了吗?”见朋友还想喝,他又叫了一瓶酒,两人平分;喝完,最后说了一声“走啦!”

龙飞,本名矣自兴,1967年出生于峨山高平。虽然只读到初中,但却没有阻止他对文学的痴迷。数十年来,他初心不改,笔耕不辍,至今已出版《峨彝风情》《彝乡情》《彝山文学故事》等六本文学故事作品集。

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龙飞读到了高玉宝的《半夜鸡叫》,梦想长大以后成为一个作家。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他读到了峨山作家普飞、柏叶的文章,以他们为榜样,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初中毕业回家后,他有七八年时间在家务农,天天跟泥土打交道,不知不觉间他学会耪田种地了。后来,村里开展扫除文盲活动,开设了两个班,一个班有二三十个人,白天干活,晚上上课,因而叫夜校班。他说:“夜校课本读完以后,在农村的日常生活中,读读写写还是够用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他被招入原高平乡政府工作,开始攻读峨山县农广校(函授)的中专班。随后,还读了几年县委党校举办的中专班(函授)。一边工作,一边翻读《云南民族报》《峨山文化》《嶍峨风情》等报纸杂志。那时,妻子常对他说:“你不要搞文学了,一方面你忙不过来,另一方面你没有这个能力,能搞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他则认为,妻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没有读过书,他理解妻子的心情。他爱好文学,喜欢经典故事,每天都要随便翻几页书本。只要有零星的时间,他都会看书,不看书他就觉得缺点什么。看书时,波澜起伏的心还是像少年时的样子,思想和感情从不间断,始终如流水一样奔来。

十多年前的冬天,龙飞在原高平乡政府大院里第一次见到普飞和柏叶。那天,普飞和柏叶穿着风衣,到高鲁山去采风。过了半个多月,龙飞便在杂志上读到了两位老师有关高鲁山的文章。后来,龙飞被调到双江街道国土所工作,见到柏叶的机会就多了。晚饭后,他出去散步,有时会碰见柏叶,打个招呼就过去了。可是,他心里很想跟柏叶交流,但是不知道怎么交流。他思前想后,想出一个办法,从多年写好的文稿里挑出一篇文章寄给了柏叶。

过了不久,他已经忘却了此事。一天,他接到柏叶打来的电话:“矣自兴,来一下县文联办公室。”他问:“柏老师,有什么事?”柏叶说:“来拿一下你的稿费和一本峨山文学杂志。”他才知道,原来是自己所投的文章发表了。他高兴地来到县文联办公室,见柏叶爬在电脑桌前正忙着。柏叶回过头来笑着对他说:“矣自兴,你取龙飞这个笔名是很好的,但是你发表文章,用这个笔名,你的文章白写了,现在大家都喊你龙飞,你的真名反而少有人知道。”接着,柏叶建议他写作时要用电脑,修改稿子方便,另外还要加强语言文字的修炼。写文章,不能讲数量,要讲质量;文章写出来的多,没有质量,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因为自己生来话少,心里有许多想法,但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许多东西几乎都闷在心里面。他说:“我话少,不说话,没有什么办法了,这是因为我自己性格天生就带来的。我父亲也是话少,平时是一个不说一句话的人。另外一个原因是说彝话的时间多,说汉话的时间较少。”

其实,龙飞除了话少以外,还有很多爱好,如玩乐器、喜欢书法。他说:“多参加一些文化活动,只会进步,永远不会落后。”问起为什么取名为龙飞?他说:“是因为自己的小名叫小龙,是我们村子里的一个老倌取的。取名那天刚好是祭龙节,请了一桌村里八十岁的高龄老人,围着酒桌边喝酒、边吃饭、边取名。因为我的名字叫矣自兴,常被小伙伴开玩笑,叫我‘一次性’。后来,大家都叫我‘一次性’,我也不生气。我是性格很内向的一个人,不管什么事情,过去了就不计较什么了。我为自己取下龙飞这个名字,就是希望自己能像飞鸟一样在天空中飞翔,飞得迅速而自由。我希望自己能写出丰富多彩的文章,出一本又一本的书,摆在图书馆,摆在摊子上,给文化人阅读。”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