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琴声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6-05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这是一个寂静的小院,晌午过后,偏西的太阳照在小院边上的茅草屋顶上,小院刚好在阴凉里。靠西的瓦房,被茅草屋顶反射的光,刚好照亮。对着门的桌子旁,有两个木凳子,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孩,坐在桌子旁。老人怀抱一只肚子圆鼓鼓的四弦,小孩就坐在桌子的另一侧,看着老人的手指在四弦上调来调去。等老人调整完毕,正一下身体,四弦的琴声就会打破小院的寂静,简单而明快地传出,越过茅草屋顶,在附近的几条巷子飘荡。

黄昏慢慢散开,茅草屋顶的阳光上升到顶端尖形的部分,屋里渐渐暗下来,暗下来。再暗一点,老人就停止演奏,放下琴,拎上桶,去村头的水井打水或去菜地浇菜。小孩这时才离开老人,去巷子里找其他小孩玩。到了晚上,小孩回到院子,老人的门缝底下会透着一线桔黄色的光线。老人可能在昏睡,也可能在一个搪瓷盆里泡脚,盯着桌上的煤油灯无所事事。小孩有时会推门进去看一下,问老人晚上还弹不弹琴,有时就不进去,直接进了另外一道门。

老人一个人住,灶台上的油灯点亮他的生活。他一个人煮饭炒菜,虽极其简单,却有生活的“油烟味”。老人清瘦,行动利索,多少时光,都是他一个人默默打发。小孩不记得他吃早饭的情景,但常常惦记他吃晚饭的时间,因为多数时候,老人都是晚饭后弹琴。当他桌上有两个盘子,有一碗酒的时候,老人饭后肯定要弹琴,小孩就觉得老人那天过得好。当对着门口的桌上没有摆放碗碟,小孩就知道老人是一个人坐在灶门前吃面条或剩饭。那样的话,老人吃完东西,就出门了。老人从来不叫小孩吃东西,小孩也从来没想要吃老人的东西。他们有这种默契,你来,你去,由你;我在,我做什么,由我。当老人弹起四弦时,一老一小的时光都牵在一根弦上。

老人的琴声常常是与小孩一起分享的。老人习惯了小孩的旁听,习惯了小孩的参与或是介入。所以,好多时候,老人要弹琴,会做出特别的响动,提醒小孩。比如,像有东西撞了板壁,或出门倒水,故意泼得很远,弄出很大响动。小孩就会来到老人的屋里,坐到桌边的凳子上等待。

老人从里屋出来,取下板壁上的四弦琴,坐在桌边靠板壁的那个凳子上,与小孩成直角相处。老人个子不大,四弦琴抱在怀里,掩盖了他。老人仿佛把整个人藏在了琴里,与琴声一起倾述,一起燃起激情,一起融化,一起起伏。琴一弹完,老人就又恢复到日常的样子,沉默着,把拨片别在琴上固定的位置,起身,转身,将琴挂在身后的门板上,就进了里屋。老人进了里屋,小孩也就回家了。不大一会儿,就会听到老人关门的声音。

晴天,雨天,老人的四弦琴声总会时不时响起,给这个地面是石头、三面是土墙的院子带来另一种情景,另一种感觉。小孩的奶奶曾讥笑过老人的琴声像黄牛叫,不好听。小孩却喜欢这琴声,说不清楚的喜欢。只感觉老人弹起四弦时柔和而有生气,琴声也让老人屋里豆大的油灯变得明亮许多,老人的脸也会比平常明亮舒展。听这琴声,就像有人在唱歌,有人在跳舞,那么有活气,那么有牵动力。听着琴声,小孩脑海里时常出现一个热烈激动的场景,老人在一块空旷的场地上挝啰,怀中抱着四弦,四弦上坠着的红毛线飘来荡去,老人充满活力,随着琴声跳得火热,跳得起劲,跳得奔放。而此时面前的老人,只是静静地靠墙坐着,甚至都没有动一下身子,琴声像从空中来,又飘向空中。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