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坐看抚仙湖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6-1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  彭愫英

喜欢一个地方,说不清楚理由,譬如抚仙湖。

多年前,姐妹偕同家庭团聚昆明过年。大年初二,弟弟带我们去抚仙湖玩。沉溺湖光山色,我迷恋清澈的水,舍不得离去,但没勇气独自留下来看日出、赏月色。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从湖水中取走一块红色的小石头当作纪念,心中有遗憾,牵挂驻留抚仙湖。玉溪属于云南省中部,我居住滇西北,与抚仙湖相距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一直想着去亲近抚仙湖,俗事缠身,不得成行。心念念,凝聚成浓浓稠稠相思,只能以音乐释怀。每当静夜,点开李健创作并演唱的歌曲《抚仙湖》,思绪随着旋律一圈一圈荡开涟漪。

丁酉年深秋,我到了澄江县,得以亲近抚仙湖,圆多年心愿。

天还没亮,我与女友性急地向着抚仙湖走去。水“哗啦啦”拍打着岸,就像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召唤有缘人。灯火点点,停泊在水面上的船只朦胧。我们拐上通往笔架山的小径,天空一点点亮了起来,怪石和树木在眼眸里变得亲切。观音庙宇群伫立悬崖峭壁上,朱门紧闭。没有晨钟和诵经,山门寂寂,祝福寂寂。一种奇怪的声音从密林和石缝间传来,让我的脚步犹疑。看看同伴,没有折返的意思,于是壮胆前行。近前,但见一名穿着唐装的男子,面对抚仙湖吊嗓子。湖面波光粼粼,水珠弹跳呼应。我们没有惊扰醉心吊嗓子的人,悄然从岔路转入山的另一个方向,往更高处登去。

在碧波亭观抚仙湖,周边树木和山过于热情,挡住视野,只看到眼前狭窄的湖景。远山浅蓝,天空与湖水灰蓝,近处的山深绿。丝丝红霞从天际渗入灰蓝里,黑色的云层就像褪皮般往西边落去,湖面抖动碎金。我们没有停留碧波亭,往玉烟亭走去。波息湾尽展眼前,金钟山犹如倒扣的金钟。玉烟亭建盖在山脊突兀的岩石上。站在亭中观赏抚仙湖,水面茫茫,四面景色尽见眼底。早起看到的灰蓝被暖暖的色调取代,红霞浓烈,颜色红中偏黄。左有金钟,右有观音庙,两山护佑波息湾。如月牙形的湖岸,房屋笼罩在红霞里。玉烟亭柱子上挂着木牌对联,外联:“飞石有意迎朝旭,出岫无心挂碧峰。”内联只有上联“烟霞有意供潇洒”,下联不知去了何方,或许亭子的内外联共用一个下联。红底金字,就像对岸的红霞飞落到柱子上。正在感叹和猜测内联的下联,天边云霞红彤彤,天空飞舞霞帔,水面波动金光。侧头望观音庙,树木掩映庙宇,红墙显得更红了。峭壁上的慈光呼应天空的金黄,与水中波动的金红色连成一片。

为了更加贴近日出,我们离开玉烟亭,走到亭子前的怪石丛中,站在石头上观看日出。一轮红日从远山升起。山呈淡黑色,映衬朝阳。太阳就像一枚汉白玉棋子,周边漫流红色。红霞从山背后向天空飘洒,抚仙湖变成了红海,水面羞红。我回头望同行人,但见她沐浴在霞光里,一脸幸福地拿着手机抓拍日出。我把相机镜头拉近了看太阳,惊奇万分镜头里的景象:红霞铺开天宇,淡红色的线条勾勒出饱满的乳房形状,乳头面向大地。太阳如白玉般圆润,就像一滴即将破乳头而出的乳汁。

太阳渐渐爬升,记忆就像一只小鸟,迎着红霞飞去。当小鸟飞过那条曾让灵魂颤抖的河流时,泪水不受控制地掉入河流里。滴滴泪水就像一枚枚棋子,落在棋盘的一个个格子上。“我的眼睛有点小毛病,老爱落泪。”我自嘲地说,顾不得同行人表情,从容擦去滑落脸颊的泪水。

阳光灿烂,普照大地。恋恋不舍下山,步履匆匆走在抚仙湖畔,无暇欣赏美景,急冲冲奔往一个地点,我们要去听课。两人约定,牺牲午休时间,要到抚仙湖畔静坐听水。

午间的抚仙湖,潮水落下去了,水声没有早上欢闹,恬静安详。阳光透过树隙,落在鱼篓上,就像一个任性的流浪者,五音杂全,唱着没有节拍的歌。走在抚仙湖畔,可以不思量青铜幽影,读古滇国往事,索命绞架化成一粒尘;可以不思量古生物化石,思绪穿越几亿年,栖息在海洋之花上;可以不思量茶马古道,马铃铛声轻轻浅浅,铜锣锅洋芋焖饭香味绵延。坐在古榕树下的老者,脸上皱纹交错,眼眸淡定沧桑岁月,骨节突出的双手编鱼篓。洞子里网着鱼的呼吸,潮水落了又来,日子在篾条交错间一天一天更新。站立在湖岸的孤树,令人心生向往,很想每天能与之为伍,静看日出。渡口坐着一个孤独的人,水面横陈一叶孤舟,孤独与孤独相伴,在观景人眼里变成了无极的温暖。依靠着树倾听抚仙湖,想浪迹远方,苦于舟上无桨。很想说,此岸有你,彼岸无他。人生,有时需要耐心等待……俯拾湖畔景色,点点滴滴感悟漫流胸腔。

从大怒江来到抚仙湖,豪放与温婉,在时光缝隙里游玩着童年。触摸玉溪历史,不打算在抚仙湖畔写小说,也不打算在抚仙湖畔写诗歌,我只是我,蘸湖水擦拭午间休息时光,放任心性直抒胸臆。坐在树根上,安静听抚仙湖水,不知不觉听课时间又到了。匆匆奔向课堂,心有灵犀的两人约定,夜晚到湖畔听月。

从麒麟山生发的云彩就像“羽翼”,横亘在蓝色夜空。“羽翼”上的羽毛清晰,就像空中的一条条跑道。一团又一团云,犹如无数鹅掌奔跑在跑道上。月亮是一个顽皮的孩子,行走在其中一条跑道上,在云朵间捉迷藏。笔架山上观音庙宇群的亭子亮起灯光,给人悬空祝福的感觉。走向延伸入水面的台子,停泊港湾的船只包围了我。坐在台子上,听潮水慢涌,内心溢满呼唤。呼唤什么,就像这朦胧的夜色,说不清,道不明。

月光染白了湖水,清澈见底的沙粒历历可数。遏制不住与水亲近的欲望,脱了鞋袜,走入湖水里。温热的水流抚摸双足,心暖暖汪结一泓水。“羽翼”不知何时收拢在麒麟山背后,天空中跑道不见了,鹅掌云不知流浪何处。天空湖蓝色,明月高悬。银辉倾泻大地,映照在抚仙湖的水面上。蔚蓝色的湖水抚慰心灵,岸上的霓虹和嘈杂声摒弃在一个人的视听之外。在沙地上踏浪,幸福满满,对月色世界充满由衷感激。女友在沙地上写下愿望,水流漫过来,把那些字带走了,湿漉漉的沙地上没留下痕迹,就像不曾有人书写过。她对我说,把愿望写在水中沙地上,水就会带着你的愿望去往远方,实现梦想。我闻言,蹲在沙地上写了起来。我写下对家人的祝福,潮水涌过来,带走了我的祝福。我又在沙地上写下“雪的翅膀”,潮水又涌了过来,把四个字带走了。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愿被水带往何方,这个夜晚,一个没有漂流瓶装载的愿望,只有抚仙湖水才懂我的心。

皎皎月色,令人产生纵情山水放声歌唱的欲望。身旁的人祈祷念佛,背诵心经。我是个难以斩断尘世之恋的文字人,在这样的夜晚,我没有让心在佛足旁打坐,我只会想到搁浅的文字,想到行走滇西北的日子,想到月夜的狗吠和火塘边唱响的歌谣。走到水中搭着的几块石片上,心绪就像一艘出航的帆船。双足沉浸水中,我轻声唱起了《抚仙湖》:

这是怎样的夜晚,让人伤感又留恋。你说记住这一刻,哪怕从此各天边。如此动情的心愿,怎能让它被吹散。秋风掠过的湖水,留下涟漪在心间。爱恨离别的我们,多为难啊!转身而去的瞬间,是天涯……

我唱得泪流满面。一直耿耿于怀故乡山水在心海里孕育的一个故事,但不知道为何,就是没激情写。我以为自己缺少对故事人物的爱心,想放弃写作计划。置身抚仙湖畔,就创作激情如何保持、如何理性,我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月光渗透到湖水里,水波涌诱惑,无形的力量发出盛情邀请。今夜,好想变成一条抗浪鱼,在抚仙湖月色中自由自在游玩。忍不住水的诱惑,一只脚踏入更深的水域,想不到脚下的沙快速下陷,吓了我一跳,迅速收回脚,后退一步,稳稳站立浅水区。我困惑地再次盯着水面看,暗流涌动的水裹挟月光,就像海巫唱着魅惑的歌谣。

两个中年女人在沙地上追逐浪花,尽情拥抱月光。夜晚就像三岁孩童,一地流淌喜悦。

就着月光,女友淘宝般淘水里的石粒,要带回家当作纪念。仙湖夜月,令内心恬静微笑,思绪无疆。我没有问女友在想什么,她也没有问我在想什么。

夜深了。在白昼没有到来前,月光没有打烊的时候,可以守护抚仙湖。我们狠下心给自己的时光打烊,离开抚仙湖,返回住处。

坐看抚仙湖,一朝一夕间。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