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戛洒小住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11-0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故乡之三 邓慧祥 摄
故乡之三 邓慧祥 摄

□  黄丽蓉

生活有时候会和我捉迷藏。有些事,在我渴望的时候,要么是遥遥无期,要么是擦肩而过;而在我的渴望退潮慢慢淡忘的时候,却又与机缘不期而遇,就像这次到新平戛洒。

有些事,似乎冥冥之中是有因缘的。六年前的盛夏,一个周末,和朋友率性而为,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离开新平县城不久,新路正在维修,就沿着老路走,一路饱览村寨山水,路旁盛开的凤凰花映红了我的“心”空。中午时分到了戛洒,热浪袭人,远眺山上的南恩瀑布,打听到还要走一段路,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在街边一家饭馆填饱肚子,又匆匆沿来路返回。那次,可以说是欣然前往,又匆匆逃离。

大约是四年前,和几个小姐妹“三八”节去石门峡游玩,当天往返,时间紧迫,加之我晕车,虽然终于站在了轰鸣的南恩瀑布前,游玩了石门峡的葱绿和清幽,但戛洒于我只是路过,纯粹是浮光掠影。

今年四月,元江和戛洒开放的凤凰花在朋友圈里刷屏,我抗拒不住凤凰花的诱惑,心生强烈的冲动,恨不能马上就重走一次六年前的路,再次去观赏凤凰花的芳容。奈何被琐事所扰,最终没能成行,错过了花期,留下了遗憾,应验了那句“转山转水转不出自己”,以后一直对戛洒念念不忘。

事不过三,今年,全市“哀牢山四县文学创作笔会”在戛洒举行,算是机缘巧合,在戛洒小住三天。虽然笔会日程满满,但这次不再来去匆匆,也不再是走过路过,而是可以借着开会、采风之余的闲暇时间,悠然倾听这座小城的诉说。

是的,时间不曾饶过谁,就连戛洒也未曾饶过。比起前两次匆匆一瞥留下的印象,时间如戛洒江水一般流淌,戛洒镇也在变与不变中,出落成花腰傣小妹娇俏的模样,我不由自主地用心品读。

报到当天在大云酒店入住,晚饭后走出酒店,白天的闷热退去,在凉风拂面中,戛洒镇似乎是在街道上的路灯、楼房的轮廓灯、门店招牌的霓虹的次第点亮中醒来。对比第一次来戛洒时的第一印象,我才恍然大悟,戛洒白天热,晚上也“热”。只是,不是天气的闷热,而是当地人的热情和游客的热闹。不管走到哪,看一个地方的群众文化生活,最直观的地方一般首选广场。果不其然,夜幕光影中的戛洒广场,不拒男女老少,敞开胸怀接纳当地民众和外来游客,纳凉的、观光的、游玩的、跳广场舞的,其乐融融。驻足欣赏当地人跳的广场舞,音乐和舞蹈都散发着浓郁的戛洒风情,随性洒脱而又不失婀娜窈窕,足以卸落一天的劳累和生活的负重,享受全身心得到释放后的轻松与快乐。看到兴致高处,我们忍不住由旁观者变成参与者、舞动者,加入队伍中,亦步亦趋地踩着节拍,欢笑共舞。无所谓跳得对不对、动作熟不熟,我们要的是一种开心的体验和欢快的心情。

说起来,真得感谢新平县文联和戛洒镇相关部门的用心和热忱,他们把周到服务和热情好客在细节中也体现了出来。体验完广场舞,我们来到广场中央的音乐喷泉,观看了宣传新平的水幕电影。小时候像是过年一样高兴地看露天电影的情形,还深烙在记忆里;以前进电影院看电影的经历,也还依稀记得;现在进影城看3D电影,自然是一种赏心悦目的全新体验;而在戛洒广场看水幕电影,我还是“大姑娘上轿”,觉得新鲜好奇。水的晶莹剔透的质感,给影像画面有了全息技术的效果,具有独特的视觉冲击力。也许是我孤陋寡闻,我边看边连连称奇,惊叹现代技术发展的一日千里,也感叹戛洒广场文化活动的五彩斑斓。

如果说广场和夜市摊烧烤是一场合奏,那么,街边的酒吧、茶室则像是慢板的小夜曲,适合旧友小叙和情侣私语。走在返回驻地的街道,聆听着轻滑温婉的小夜曲,竟然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第二天晚饭后,去戛洒江边走走。落下山后面的夕阳,溅起浅淡的晚霞,送来徐徐清风,漫步在地砖铺就的江边漫道,心底漾起难得的惬意。暮色渐起,戛洒江水在宽阔平缓的河道里,不曾改变她千百年来的脚步,犹自汤汤流淌,就像我老家门前的雨簪河一样,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水的灵动和浸润,是一种母亲般特有的安抚与慰藉。滔滔不绝的江水,滋润哺育了一代代戛洒乡亲,也给戛洒增加了一层山情水韵的内蕴。眺望着江面,时光流逝,有些记忆却沉淀在江底,低回在江面,镌刻在两岸的青山松柏间。回想起六十多年前那场抗击匪徒的血战,我对匪徒的残暴充满憎恨,对血染戛洒江的年轻烈士肃然起敬。想必戛洒的父老乡亲也定然能够铭记历史,赓续红色精神,建设美好家园,告慰英灵。

走完江边,回到镇上。路两旁的凤凰树婆娑而立,只是不见了枝头的火红,不由为错过花期而暗自唏嘘。我们顺路,去逛了戛洒花街。花街一路是江南式建筑的酒吧和戛洒特色美食店。看着时间还早,我们三个女笔友走进一家名为“三石冷饮烧烤店”的美食店。本以为店里只会有白酒、红酒和啤酒,没想到傣家小妹给我们介绍说,店里有菠萝扎啤,一种低酒度的水果饮料。我们原本不想沾酒的,但一则是店家的好意,二则觉得好奇,就要了三扎。端来一看,金黄色的酒液冒着细密的泡泡,晶莹剔透,对味觉很有诱惑力。轻抿一口,冰凉爽口,带着菠萝的味道,喝起来不像啤酒,倒像是小时候解馋的菠萝汽水,喝出了童年时光。结果,几碟零食,几扎菠萝扎啤,聊不完的絮絮叨叨,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了,似乎体验到了戛洒夜生活、慢时光的深层乐趣,离开酒吧时还恋恋不舍。那种味道,那种况味,至今还在心里回味连连、心心念念。

“在长长的一生里,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席慕蓉的诗句,说得很贴切。三天时间,白驹过隙,但戛洒的山水人情,为我下次再来留下了充足的理由。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