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草珠子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1-1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  凰子

记得那是2007年,由于我心情不好,便想去大理看望泊远,他在一个山区的矿山做技术指导,住在一个小山村里。他说,这里条件虽然艰苦,但风景很美,人也很淳朴。

我去的时候刚好入冬,乍暖还寒的天气温差大。第二天一起床,我就感冒了,泊远把我送到一个小诊所,就匆匆去了,他说忙完就过来接我。

医生是个中年女子,戴着一副眼镜,微胖,很斯文的样子,白大褂上有几处污垢,很显眼。她说我是重感冒,必须打针。诊所虽小,看病的人却不少,医生、护士都是她一人,忙得不可开交。她说,她老公也是医生,去城里采购药品了,最近天气变化大,病人多,用药量也大。

“王医生,麻烦你再给我开一点药。”一个怯怯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回头望去,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姑娘,扎着两撮头发,穿着单薄,蜷缩着身子,微微发抖,脸通红,大眼睛里流露出无助和胆怯。

“小红,你已经发烧了,必须打针。”

“没事的,王医生,你给我开一点药就行了。”

“那你先等一下。”

王医生说:“这小姑娘很可怜。几年前,母亲生病,在医院输血后,父母感染艾滋病去世了。爷爷双腿残疾,要人伺候,奶奶耳聋背驼,什么也听不见。小姑娘今年十岁,上四年级了。学校减免了她的学费,村里人也会不时送一些食物给她家。她一边上学一边帮奶奶种田、养牛、养猪、养鸡,伺候爷爷。她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我们偶尔也不收她的钱。这次的病已经拖很长时间了,让她打针她也不肯,可能也是因为没钱的缘故。”

我听得湿了眼眶。那时,我因买房欠银行贷款,事业又不顺,心情一直不好才出来散心,没想到还有比我不幸的人。我对王医生说:“你给她挂上吊针吧!我来帮她付钱。”虽然那时我手头也很拮据。

小姑娘看着我,红着眼睛,嘴唇哆嗦着,半天笑着说:“谢谢姐姐。”

过了几天,我和泊远从山上回到住处,看见门口一个女孩背着书包小小的身影,手里提着什么,两撮头发在风中飞舞着。

“姐姐。”

原来是小红。

小红笑着说:“姐姐,我给你送一点红薯来,这是我和奶奶种的。”她的脸色正常了,看来病好了。

“谢谢小红,你留着吃嘛!还记挂着姐姐。”我接过红薯,俯下身摸了摸她的头。

“姐姐,你什么时候走?”

“过几天就回家了,你要好好念书,以后有机会姐姐再来看你。”

“嗯!谢谢姐姐。”小红一转身跑了。

第二天是周末,一大早我和泊远驾车上山。在山坡上,我看见一个小孩背着满满一箩草,吃力地走着。走近了,我发现是小红,我叫泊远停下车。

“小红,你年纪还小,怎么背那么多?上车,姐姐送你回去。”

小红从九十度的弯腰中吃力地抬起头,通红的脸上挂满了汗水,看了看我,把背箩吃力地放下,我急忙帮她接住。

她用小手擦了擦汗笑着说:“不麻烦你了。姐姐,你去忙你的,我会走到家的。”

我回头看着变小的村子说:“还远着呢,上车吧!姐姐送你回去。”

“奶奶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家里的牛是唯一的劳动力,我每天都要割草喂它,它是我们家的希望。”小红说着,指着弯曲爬出村子的山路,“姐姐,我想走着这条路,去上大学。”一丝笑意从她嘴角蔓延开来。瞬间,我眼眶湿了。

我知道,我帮她一次,帮不了她一生。一个小孩都如此坚强,我还颓废什么呢?

我决定第二天回家,重新开始。

晚上,我正收拾行李,门被轻轻敲响了。我打开门,小红站在门口。我让她进屋,她摇了摇头,递给我一串手链说:“姐姐,这是我用草珠子串的手链,送给你,你别嫌弃。我妈妈说,草珠子会给人带来好运,好人一生都会平安!”

“谢谢小红。”我也想找点什么送给她,可她转身又跑了。

我把手链戴在手腕上,草珠子很轻,灯光下,却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我知道草珠子,生长在低洼潮湿环境的植物,再生能力很强,农村到处都是。

回家后不久,泊远来电告诉我,小红又去找过我,向他要了我的电话,还给他们送去一些青菜。泊远给她一百元钱,她不要,转身跑了。后来,泊远找到她的家,给了她奶奶。泊远说,那真是一个不幸的家庭。

回家后的日子,我去超市做过促销员,去卷烟厂做过苦力,摆过地摊……无论生活多苦,我都坚持看书写作,在我无法还清房贷时,我把房子卖了,租房住,苦日子似乎一直眷恋我,但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把日子过成了诗。我四处穷游,一个个文字从我内心深处流向笔端,见于报纸杂志。

几年后,我接到一个陌生的来电。

“姐姐,我是小红,你还好吗?我今年上中学了,我考了全校第一名。等我将来长大了,也要和姐姐一样,做个帮助别人的好人。”

我眼眶湿了。我说:“小红,你是个坚强的好孩子,你是最棒的,姐姐也要谢谢你。”

我忽然想起那串草珠子手链,我在出租屋里四处翻找,不见踪影。我这才想起,它在我卖房搬家时弄丢了。

流逝的岁月中,很多人和事,和我擦肩而过。大理行,小红的坚强打动了那时失落、颓废的我。这些年,内心深处,那股曾经沸腾过的热血也许从未冷却过。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