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记忆碎片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1-1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  许嘉

繁华落幕,千帆过尽,你依然是我眼中不变的守候,为何我的记忆总是留存在你最美的时光?你总是如我深爱的恋人一般,潜伏在我的记忆中,如此清晰,如此难忘,挥之不去你给我的所有回忆。你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你的笑,你的痛,总是如同每年如约而至的季风,叩响我的心门,席卷了我。我无法转身绝尘而去,回首间,泪已落。我想,这便是宿命的牢,注定相遇,注定铭刻,注定纠缠,我愿意为你守候这份心灵深处的痛!

推开一扇门,阳光洒在斑驳的墙上,影影绰绰,映照出了少年的时光。墙边,一排深绿的木椅,安静整齐地依偎在一起,深情地凝望着那一扇敞开的铁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那棵曾经带给我们无限乐趣的树,我们曾经称作“抓痒树”,开花季节,只要用手一触及,它便扑簌簌抖落下一地的粉红色小花儿,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抬头望去,花儿穿透了暖暖的阳光,任由风儿托着,似乎从九天之外而来。花瓣儿无声地洒落在身上和地上,让我体会了那种“天女散花”的美好感觉。少女的天真,让我总是喜欢顽皮地抚摸着它,期待花儿飘落的绝美画面,久久不忍离去。少女的心中,好像期待着一场美丽的花事,大概那是一个琼瑶小说盛行的时代,或多或少地沾染了书中唯美忧伤的爱情梦吧!就这样抬头看着纷纷扬扬的落花飘飞着,悄悄贮藏了一个无人可知的小秘密,随着那些落花飘逸的身影铭刻在年少的梦里,回旋在脑海里,多年未曾离去。

阅览室,是梦的起点,尽情放飞着理想的翅膀。憧憬希望的心情太过于美好,以至于经事之后的人生,似乎再也找不到那种美丽的心情了。书海里寻觅自己想要的世界,那是年少时光最惬意的事情,时常忘记了归家的时间,如饥似渴,犹如一条不知疲倦的鱼儿,不眠不休地徜徉在书海里,寻梦。后来想起,大概今日迷恋文字就是从这片海开始的吧!穿行在这片海里,是鱼儿极快乐的时光,海深得无法游到彼岸,五彩斑斓得如梦似幻,似乎有一种强大无形的力量,始终牵引着鱼儿自由地遨游,汲取着成长的营养,任这片海的阳光穿透年少的心,托起梦想的翅膀,呼唤遥远的未来。重抵,已是人去楼空,物是人非,斜倚在门外,仿佛年少的身影还徘徊在那片海里,游着,寻觅着,期待着……树下,安静地躺着几条铁制的长椅。我看见了年少的我,站在几位女同学中,背着一把红棉木吉他,笑着,用生涩的手指弹拨出一曲《爱的罗曼史》。其实,曲不成调,却不知为何,总是回响在我的耳畔,对我诉说着那些年少美好的时光,总会让我不由自主地笑出声,一种太想回首的思绪涌上心头,一种叫作眼泪的液体倏然落下,晶莹的冰凉中滚动着一种叫作回忆的留恋情怀,扯疼了那根叫作回忆的弦,自从别后,就未曾愈合。

移步上楼,仿佛听到了发哥版的《上海滩》“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宁愿翻百千浪,在我心中起伏够……”响彻在楼的上空,亦听到了一阵阵熟悉的感叹声和笑声。此时,我穿越回到了年少时光,一群纯真亲昵的同学,并排坐在小小的录像室里,为发哥和赵美人《上海滩》的风姿而艳羡不已。我又重返我的故地,你们却已经远去。“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今日提笔叙写那时的时光,那些笑脸依稀如昨,定格在记忆里的,始终是我们年少的美丽和英俊,从未苍老过……人潮拥挤中,你斑驳的九根石柱,撑起的影像世界,带给我年少时光多少视觉盛宴,从古代到当代,从外国的经典到中国的精彩,我的眼,曾无数次痴情地跟随着你。那个小小的售票口,当年热闹喧嚣且拥挤,如今已是门庭冷落。有谁知道,当年那些嘈烦的人声、喧嚣的人群、拥挤的背影,终会有一天如海水涨潮后又落潮退去的凄凉!这个地方曾经迎来过云南著名滇剧艺术家关肃霜和另一些著名人士的身影!

树还在,花依然开,铁椅还在,铁门依然敞开着。人,长大了,老去了容颜,未曾老去的,是我心底深处对你永远的怀念,是我心灵深处最不可磨灭的永恒。那个叫作“绿汁”的心灵故乡,那个叫作“三矿”的家,那个叫作“俱乐部”的乐园,那个叫作“三矿电影院”的有声世界……就是这个叫作“绿汁”的地方,深藏于大山怀抱,如今,空了,散了,我却一直怀念,一直疼痛。除了我,还有谁能够体会这彻骨的疼痛……

记忆的碎片,如同散落在地上的珠子,一颗,两颗,三颗……点滴串起我的回忆,我不知如何止疼疗伤,只得由它蔓延蔓延……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