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石头下面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5-2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  李发荣

因为家里穷,父亲小学毕业就去了村里的采石场,一干就是十多年。

每个月月底是我和弟弟最开心的时候,因为那几天,父亲就会从采石场拿回几张崭新的十块钱钞票。父亲小心翼翼地从衣兜里拿出叠得整整齐齐的钞票,我和弟弟争着、抢着要数。我数一遍,弟弟数一遍,然后,我再数一遍,弟弟再数一遍。父亲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见我们数得正起劲,就问:“你们两个知道这些钱是哪里找的吗?”弟弟摇摇头。我说是采石场发的。父亲笑了笑,说:“这些钱是从石头下面刨出来的,而且石头越大,刨出来的钱越多。”我和弟弟半信半疑。

后来,村里允许每家每户按照人口的多少开垦自留地,每次父亲从采石场回来,就背着我,母亲用竹篓背着弟弟,一家人朝着家里要开垦的那块地走去。那时我和弟弟都还小,不用干活,就躲在阴凉处玩石头。看着手里的石头,我突然想起了父亲的话——“钱是从石头下面刨出来的”,就径直走到自留地里,去翻那些凸起的石头。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抓着那些埋得很深的石头,使劲儿往上拔,就像拔一棵从土里长出的大萝卜。一旁的弟弟看见我在一个接一个地找石头,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立马加入了进来。

在一边杵着锄头把抽旱烟的父亲看见我们两兄弟翻石头正翻得起劲,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对一旁的母亲说:“你看,他们两兄弟多勤快,还知道把地里的石头一个个捡掉。”母亲转过脸,直起身子,朝我们这边看了看,对父亲说:“谁叫你骗他们,还说什么钱是石头下面刨出来的……”语气里明显有责怪父亲的成分。

父亲又一次望着我们,他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只是重重地吸了一口旱烟,用力挥舞着手中的锄头,把锄头深深地嵌进土里,然后用肩抵着锄头把,一次又一次撬起土坯,然后又往手心吐几口唾沫,搓干。

回到家里,弟弟开始埋怨没在石头下找到钱,他甚至怀疑我在石头下面找到了好多,只是藏起来没让他看见,所以一个晚上嘟着嘴不和我说话。父亲问他怎么啦,他不理,母亲喂他饭,他也不要。最后还向母亲告我的状,说我“鬼”,把在石头下面找到的钱都藏起来了,不让他找到,说他的两只手都磨出了水泡,指甲里全是泥巴。

父亲一脸严肃,从后面拉过弟弟,把他抱在怀里,从裤兜里拿出一张紫色的五角钱给弟弟,说:“喏,这是今天我在石头下面刨出来的,钱就在石头下面,要用力搬起来你才见得着啊,你要好好刨,它才会出来的。”弟弟接过钱,开心地笑出声,还在父亲的胡子茬上亲了一口,接着嚷嚷着要去小卖部买吃的。

那天晚上,弟弟很早就睡了,说是第二天要早早地起来,和母亲一起去自留地里刨石头。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