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90%以上的居民会操作,产品远销东南亚,日销售收入2万元——
江川老河咀的织网手艺火了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6-15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5 (1)
老河咀居民在装网

江川区大街街道河咀社区老河咀,坐落于星云湖畔,是传统的“捕鱼之乡”,也是名副其实的“渔网之乡”。自古以来,当地居民过着织网捕鱼的生活,织网已成为一项历史悠久、实用性强的传统技艺,并于2005年入选江川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女承父业,都是高手

走进老河咀的居民家里,墙上挂的是渔网,地上摆的是网具,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清早船儿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的丰收景象。

张林顺生长于星云湖边,受父亲的教导和影响,七八岁时便能独立织网,如今成了老河咀技艺高超的织网能手。在他家里,我们看到一根做工精巧、20多厘米长的网针在他灵巧的手中穿梭着。据张林顺介绍,网针是装网的必备工具,他家中所有这些配套的网针、网盘、网架、丝架等网具都是他自己制作的。

织网的流程包括织网和装网两个部分。织网是把胶线一正一反地绕于网针之上,将胶线的线头固定在网架的一端,通过网针回线,往返穿梭,把胶线缠绕于网盘之上,待取下网盘后,一个网眼便成形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如此往返千万次,经过几个月才能织成一张渔网。网盘是一块长方形竹片,它决定着网眼的大小,网眼数量决定网的宽度,网的长度则由实际的水面宽度和捕鱼的范围而定,最长的可达300多米。

装网就是在织好的渔网上,一端装上漂浮,一端装上坠浮,漂浮一般是切小的泡沫颗粒,而坠浮则是铅巴。漂浮和坠浮的安装要间隔多少个网眼是有讲究的,它决定了捕鱼时渔网沉入水中的深度。

张林顺说:“一年装下来,我们老两个能有三四万元的收入,年轻的就能多装一些,我们岁数大了,打工也打不了,在家帮儿子看看娃娃,顺便照顾家庭,还能有些收入,挺好的。”

作为织网技艺市级传承人,他积极发挥传承作用,把手艺全部传授给女儿,如今女儿也是织网高手。

一门手艺,一种职业

张树云是土生土长的老河咀人,是织网技艺区级传承人。1976年他就开始跟着爷爷学习手工织网技艺,1996年以来居家织网及销售渔网至今。在江川城区,他经营着一家渔网店,批发、零售各种渔网、渔具,现在仍能熟练地织网,并一直坚持自己装网。

20多年来,他通过传承织网技艺,带动本社区及周边村镇600多人装渔网,再把渔网成品销往全国各地,每年收入约100多万元,既传承了手艺,又创造了价值,让当地农户通过编织渔网有了稳定的收入。谈起自己的经历,张树云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西边罗太村、三街社区的群众,都到我家里学过手工加工渔网。现在我们社区里为我加工渔网的,几十户农户。总的来说,做加工渔网挺好的,可以当成一种职业,老的小的都能做,还可以带来可观的收入。”

来到李吉香家,10多位居民一边聊着天、哼着曲,一边装网,一双双拿着网针的手在渔网上娴熟地穿梭着。当地居民张所仙满脸笑容地说:“我们社区都是靠装网吃饭的,一年下来帮老板装渔网能有两万多元的收入。我们在家装网,娃娃也照顾了,家里的活计也能顾得上,我比较满意。”

织网和装网不受场地和时间限制,劳动强度小,男女老少都可参与。传承方式历来以家传为主,通过耳濡目染,言传身教。在老河咀,上至年近90岁的高龄老人,下至不足5岁的孩童,90%以上的居民都会这门手艺。整个社区每天装渔网800至1000张,根据渔网的种类和大小,每张网售价在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日销售收入在2万元以上。凭借着织网技艺,老河咀人以传承手工技艺、带动产业发展的模式,走出了一条增收致富路。

质量上乘,经久耐用

据介绍,几十年前,织一张渔网有着相当复杂的工序,要将麻纺成线才能织,织好后用猪血染于网上,再将整张网放于甑子内蒸一个小时左右取出,平整地放于宽敞处晒干,才能用来捕鱼。新中国成立后,便改用蚕丝织渔网,织好后仍需刷桐油和染猪血,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改用胶线做材料,效率大大提高,渔网才从自给自足转变为向外界销售。因选料考究、质量上乘、网质坚韧、经久耐用,老河咀的渔网远近闻名,生产和销售都已市场化运作。

近年来,江川区加大力度鼓励和支持渔网、渔具产业发展,为进一步增强产业发展凝聚力,吸引更多客商,还在城区建盖了大街渔网铁农具市场。目前,河咀社区有60多户人家在市场里经营渔网、渔具,有的还把店开到了昆明、安宁、开远等地,渔网远销泰国、缅甸等东南亚国家。(通讯员 李丹 张延江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