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花儿赴约春天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2-1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龙艳梅

“立春一日,百草回芽。”云南的春天来得早,山间田野到处透出春天的气息。小鸟在枝头叫醒了沉睡的枝丫,梅花盛开,花瓣如雪翩飞。春风吹着,暗香不请自来,使人神清气爽。水面荡着圈圈波纹,垂柳摇摆着枝条,芽儿在立春的敲门声中,开始萌动生命的迹象。万物复苏的节奏,犹如优美的旋律,动听,奋进,激情四射。

山茶花,在山间探出粉红的脸蛋,半遮半掩,犹如羞涩的新娘,躲在绿色的灌木丛中。多少年了,没到山上采摘过那些鲜艳的山茶花。好像青春的颜色同时光一起埋了起来,唯有记忆里,留下了一朵鲜艳的红山茶,久开不衰。那时,我的孩子大概六七岁的样子,临近春节,我带着他去家对面的锦屏山上游玩。沿着弯曲的羊肠小路向上走,箐沟里的水顺着石头缝隙流淌,偶尔传来稀里哗啦的声响。道路两旁的绿色植物,密密麻麻地互相缠绕着,搭建起天然的屏障,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只有少许从树枝和叶片间射到小道上。呼吸着新鲜空气,欣赏着山路两边的风景,脚步渐渐慢下来,落在了孩子的身后。正当我沉醉在自然美景中,孩子手里拿着一朵花,小跑着,折返回到我身边,把手里紧握着的花送给我。原来是一朵含苞未放的山茶花,红色的花骨朵,跟孩子跑得通红的小脸相映衬。那一瞬,我一只手拿着山茶花,一只手抱着孩子,对着他通红的脸蛋亲了一下,心里感觉又暖又甜,像是把整个春天拥入怀里。

山坡上开满了千里光,带着暖意,迎着春天的朝阳。农村人有时干活会顺便采一束带回家,让农家小屋弥漫春天的味道。妈妈跟我说:“下乡去,见到千里光采些回来,用它煮水熏眼睛,焐洗眼睛,好着呢。”后来就常常惦记着春天里开在河道边、山坡上、村路边,攀缘在灌木上,花冠呈黄色,花瓣如舌状的千里光。下乡去,已成习惯,我的包包里经常装着一两个塑料袋子,准备采花摘野菜。人家顺藤摸瓜,我是顺路采花,连叶带花采上满满一袋千里光,回到家交给妈妈,算是她吩咐的事有了一个交代,就去做自己的事。一旁的妈妈忙开了,在水龙头下认真冲洗着千里光的花叶,洗去灰尘,然后放在盆里煮沸,尽量煮出千里光的汁液,将辛、苦的味道熬出来。千里光煮好,水被倒入一个干净的盆里,放置在高凳子上。妈妈知道我眼睛不舒服,她也会经常用热水熏眼睛,我以为她要熏自己,可她却是为我准备的。当我低下头,将整个脸部对着千里光的药水时,妈妈又体贴地拿毛巾遮盖住我的头及盆沿,防止水冷得快,好让热气慢慢熏上来。我就这样闭着眼睛,享受着来自妈妈的关爱和千里光水气的抚摸。

疫情阻隔了一部分人返乡过年,就地过年,少了家人团聚的氛围。夜晚行走在路上,无意间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谈话声。“过年才放几天假,回来居家隔离,又不能乱出去,时间到了又得回去上班,叫她还是不要回来了。”“也是,少点麻烦。现在交通方便,天气慢慢暖和起来了,等这个时期过去,有空都可以回来的……”声音消失在岔路口。路灯下的玉兰花,开得雪白一片。春天,这些美丽的花儿都赶着来赴约呢。人,却总是聚聚散散,有时说好明天赴约,临时又变了,爽约的事不仅发生在朋友间,亲人之间也如此。唯有那些花儿,在四季的轮回里,开得热热闹闹,轰轰烈烈,赶赴春天的约会。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