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火龙果记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2-2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张国仙

数年前的某个春节前夕,在熙熙攘攘的农贸市场门口,我被一对外地男女狠狠忽悠了一把。

买完菜正准备归家的我被围了一大圈人的摊位吸引,好奇地挤进去看,发现那对外地口音的中年夫妻在卖一种晒干的花,米白色的纤长花瓣,压扁的淡黄色丝状花蕊,抓起几片来嗅,触感柔软,有淡淡的清香。

围观者皆好奇,追问是什么花,摊主介绍是雪莲花,可用来煲汤,营养又美味。作为纯粹的金庸迷,雪莲花的花名在少年时代便已如雷贯耳,内心对这种来自雪域高原的圣洁而神秘的花充满幻想。从干花的外形看,与网络上所见的图片确有几分相像。

摊位前热闹非凡,很多买菜的中老年人都踊跃购买。正纠结着是否要跟风买一些,旁边一位中年女人挤到前面大声说道:“这个花真的是好东西,我以前买过,炖鸡、炖排骨特别鲜甜,煮火锅也很香,听说营养价值还很高,难得今天碰到,一定要多买点。”边说边蹲下身大把抓起往塑料袋里塞,围观人群一看越发踊跃了,纷纷向摊主示意购买,我也赶紧道:“给我来两斤。”

因是难得的奇花,价格自然不菲。想着马上就是春节,决定奢侈一把。喜滋滋提着花转了个弯在路口等红灯,一位大姐好意提醒我:“你这也是在农贸市场门口买的吧?假的,那个操一口昆明话的女人和卖花的是一伙,唱双簧骗人呢!”我大吃一惊,问:“假的?那这个是什么花?能吃吗?”大姐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花,反正不是雪莲花。”我三两步转回摊位前,受骗也就罢了,起码得搞清楚手中这个是何物。不料,仅五六分钟光景,摊位已经人去物空,让我怀疑是自己找错了地方。四下一看,地点的确没错,只是摊主消失得太快,上当受骗无疑。

过节的大好心情因一场骗局而消失殆尽,我垂头丧气回到家,不知该拿手中的一大袋干花怎么办。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用手机拍照上传网上鉴定,发现那其实是火龙果花,确实可以煲汤,营养价值尚可,但淘宝网只需四分之一的价格。长叹一声自我安慰,只怪自己见识浅薄不识花,但好歹也是可食用的,还不算太亏。那是我和“火龙果”的第一次交锋,自此留下深刻印象,对于火龙果这种稀罕的热带水果也产生了浓厚兴趣。

某日陪朋友在街巷寻找出租屋,一户人家的阳台牢牢吸引了我的目光,伸出阳台外的大片棱状、肉乎乎的深绿色茎干上,挂满一颗颗硕大的卵圆形果子,深紫红、浅红、嫩绿……在湛蓝天空的映衬下鲜艳夺目,熠熠生辉。

我指着那个果子张口结舌,问:“那是火龙果吗?”朋友笑笑说:“是呀,有那么惊讶吗?”我猛点头,从未想过这种仙人掌科的热带亚热带植物能在我们这滇中小城扎根,且看起来如此生机勃勃,丰收在望。

之后不久,正好在网络上看到种火龙果盆景的视频,我马上买回两个果子照着视频分离出一堆芝麻状的种子,认真地种在小花盆里。那段时间,每日下班回家的第一要务,就是捧着小花盆看种子发芽情况,幸好小精灵们未辜负我,先是冒出幼嫩的绿芽,渐渐长到指头长短,只是纤弱柔软,上面布满细密的绒毛,无论怎么看都是一盆盆景,无法和那家人阳台上所见的粗犷、长着硬刺的虬枝联系起来。我期待着幼苗快些长大,期待它有一天也能结满诱人的果子,然而这一次它们辜负了我的期待,大半年后仍是盆景的模样。嫩茎虽长粗长长了一些,却仍是柔软,绝无长大挂果的迹象。

直至两年后迁了新居,那些果苗也不过手指般粗细,由小盆景变为大盆景,要等到挂果,势必是个漫长的过程,而我的耐性已支撑不了我的等待。

新居楼顶的露台上砌了花坛,随便种了栀子、月季、玛格丽特、鸳鸯茉莉等四季常开的花卉。某日下班回家,我惊讶地发现花坛里插上了一种陌生的植物,棱状茎干有手腕般粗细,波形边缘上布满硬刺,与火龙果茎很像。打电话问母亲,她说确实是火龙果,朋友从元江带回来的,帮我插一些看看会不会结果,反正花坛也空着。我未置可否,却也没抱太大希望,之前的盆景苗已将我的耐性消磨殆尽。

花坛外那些带刺的茎干,安静地隐藏在花丛背后,自生自灭。雨季过后,茎干长大很多,分出许多枝杈,接触地面和栏杆的部分长出许多气生根,见缝就钻。因多刺的茎常常扎到手,我遂将它从栏杆空隙里压出去,让它垂出露台,悬挂在外墙边。眼不见,心便也不念,我渐渐忘记了那些不停生长的茎干,在庸常的日子里忙忙碌碌。

云卷云舒,花落花开,转眼已过年余。某个周末的清晨,先起床在露台浇完花的丈夫神秘地跑来问我,想不想吃自家产的水果,我脑中浮现出才指头般大小的碧绿的香水柠檬和青黄的小石榴,嘟囔道:“还不熟吧,还那么小。”他道:“早就红透了,再不摘就烂了。”我反驳:“前两天我还看过,刚刚泛黄,肯定不熟。”他愣了一下说:“你说的是石榴?”我白他一眼说:“不然呢?”他提高音量答道:“我说的是火龙果。”我噌地从床上坐起来,问:“火龙果?我家的火龙果树结果了?”他笑着说:“我的天,结了10多个,有2个已经熟透,你竟然不知道吗?”我来不及回答,套上拖鞋奔向露台,果然10多个大大小小的果子分散挂在茎干上,小的只有乒乓球大小,绿油油的,大的已有巴掌大小,像两颗火球,在朝阳里泛着柔和的蜡质光泽。我回头说:“快帮我拿一下手机。”他笑着递过来说:“早知道你一定要拍照,拿稳了,别掉到楼下去。”我接过手机,换着角度拍了很多张照片,发到家庭群里吆喝:快来集合,吃自家产的火龙果。数秒之后便收到妹妹的回复:“等着,速到。”看来大家对自产的水果都是满怀期待的。

家庭成员聚齐后切开,因熟透的缘故,果皮薄得像纸,与水果店中买的大不相同,果肉清甜脆糯,食之心旷神怡,我与火龙果的情缘,终于有始有终。

妹妹和侄女自然也到露台去观摩一番,临走前叮嘱我:“剩下那几个熟的时候记得约啊!”我笑着打趣:“干脆你们家也弄几枝去插,明年就可以自己摘着吃。”她笑着说:“不上当,刺多,我宁愿吃现成的。”

作为长姐,往往拿妹子的调皮和黠灵无可奈何,只能一声长叹点头应允,复而隔三岔五去查看果子的长势,满怀期待地守着一份红艳的成长,期冀若干时日之后再一次甜蜜分享。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