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被安抚的事物(组诗)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4-1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张小卫

夜光

黄昏过后

城际的轰鸣得以喘息

通往夜色的道路上

被时间拨动的事物

像渐次亮起的发光体

在西郊的工地,塔吊

停止练习了一天的平衡术

我得以和所有遮蔽的瞳孔

用无数次相同的仰望

来自半空雪白的光芒

横向穿过的时候

总有一只温软的手

轻抚头顶之上的夜空

从云梯中走下星辰与彩鸟

我并不热衷于收藏景象

比起那些一掠而过的微尘

我更希望在前方

遇到从路灯里走来的行人

在那柯里

风雨浅了,丢失的部分

在桥面,结了红锈的誓言

水车,转动过往细碎的光阴

那些开放在烟火气息里的容颜

如杯盏中的茶叶沉浮

撒落在青石板上的跫音

比木刻坚硬,等待认领

我打南疆而行

不曾带来紧锁的窗扉后

记住的乡愁。怀揣的书页

匆匆赠予对面戴斗笠的过客

不尽的话语,让店家

一并寄回。每说完一句

啜饮的水汽就加重一分

不想再说下去了。骏马

在那柯里,滴落的眼泪

汇成一去不回的河流

湖边书

我愿意阅尽人世之后

再去回望,千百次折返的湖波

岸堤的老柳树,垂着卷叶

像秋风刻画的母亲

我多想召唤,那些失去的夏天

扑进水一般的怀抱,灌满喉咙

直至眩晕,陷入蔚蓝的呓语

只有鱼藻在梦魇飘摇

接触白昼亮光的刹那

我厌倦了温柔深藏的伤逝

也想硬起心肠,站成礁石

等六月的浪潮退去

扑腾出孩子水淋淋的笑脸

金光菊

当我穿梭人流的时候

落日,返照在金光菊上

宛如温软的绢纸

按住秋光不停地刻写

车轮滚滚向前

后退的菊瓣分开又聚拢

沉寂的芳菲依然绚烂

时间的裂口,不期然显现

一定是有什么被保留下来

万物在荼靡之后

有的已开始选择撤离

在金光菊另一侧的秋天

我信手写下斑驳的文字

作为苍茫的边际

转身的瞬间,更愿把它当作

背后缩小的南山

双眼井

作为沉默的大多数

此刻,我与井口保持一致

旧日的名字,咽入体内

周遭簇新的石板围拱的圆

像一双凝视苍穹的眼眸

能搬动的早已搬动

遗留的地名,在轮回里

一次次拒绝了本义

之外的所有虚无的称谓

我静对在自设的藩篱

把炊烟下的歌谣

在沁凉中一遍遍温习

此刻,面容像祖母的老人

娴熟地拉起一桶水

惊动的“哗啦”声

木然地抖动开来

我和我的孩子,多像是

一对背井离乡的游子

简写

——致友人BHn

烟雾从烟筒升腾,发音开始浓重

在眼前逐渐舒展的水迹

他试着挑选手中的钓竿

至于测算距离,每一个数学公式

都像白酒的度数熟记于心

等第一杯酒喝下的时候

他放置的浮标纹丝不动

静止的杨树、蒿草纷纷退却

渔船般的波动在浅底虚晃

烟雾再次袭来,他说

“期待的过程,就在于未知”

喝到最后,臂肘抡起放下

含黛的远山延伸至眉头

被安放的水面重新回到大海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