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穿梭时光的风铃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4-1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师桂梅

一年的二十四节气在我心里是二十四个彩色风铃。它们随着季节变换颜色,每一个风铃一点点细微的变化,却终能完成色彩斑斓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在时光的长河里,我常想象自己在梦里,我在闭目中张开双臂,任由时光的风铃轻触指尖,感受它们的温度,聆听它们随着指尖触动发出长短不一的铃声,那是大自然细微的声音,也是时光流逝的滴答声。我的心总是和铃声混在一起,滴答滴答,分不清是风铃的音乐,还是自己的心跳。

也许是人到中年,对于寒冷分外敏感,于是更在意冬天这六个风铃。初冬时节可以忽略而过,虽也有过几次降温,不过是提醒了自己更加在意走过了几个风铃。那些风铃的颜色有雪的洁白,直至冬至之后,倏忽之间变成了晶莹剔透冰一样的白。这样的风铃,不以手轻触,我已能听到有雪的轻柔之声,悄然变成冰块清脆的咔嚓声,满满地浸透了北风卷地白草折的肃杀气息。

当我还沉浸在这片凛冽气息中之时,忽而发现我已走近了立春的风铃。它的嫩绿是诗中草色遥看近却无的那种绿,不着痕迹却又欣欣然的,在冬天的山巅里,慢慢吐露着春的生机。当我终于站在立春的枝头张望,嫩寒终是锁不住这份春意盎然。来不及触摸,我知道春已至,一候又一候,满满地诉说着春意阑珊。

梦里的我时常站在时光的风铃外,静静地细品着每一个风铃的颜色变幻,它们变幻成时光细流,柔情万种,万物在细流中轻轻流淌,恍惚中我已不知究竟是我们轮回了四季,还是四季轮回了我们。

而今春忽已至,在冰凌一样的风铃之后,在六九的枝头。它是时光的一个起始,嫩绿,明媚,张扬,如同隐藏于人们眼角眉梢的笑意,不自觉中弯成一夜之间新发的嫩绿嫩绿的柳叶,于春风中轻轻歌唱。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