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通海秀山的诱惑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9-0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李运祥

站在秀山山顶,杞麓湖一下子就拉近了同我的距离。那碧波的蓝色精灵顿时扑入眼帘,撩拨得我心花怒放,似乎有股向下的力量令我身轻如燕般飘浮起来,越飞越低;那些秀山上的建筑,像花朵一样在我身下赤橙黄绿青蓝紫开得那么艳而不俗。畔富凿洞漏水为通海解除水患,后人为纪念这位高僧,在秀山普光寺设影堂和塑像,在山间一隅的砂石上凿出一个水池——据说这就是畔富当年的“洗钵池”。池中流水不断下滴,奏出叮咚之音乐,如从遥远的历史深处把福祉如一串串碧绿的珍珠撒在了通海大地,通海绿了,我也绿在当下。

接连几晚失眠之后,我有一个内容大抵相同的梦境。每次醒来,我都要作出种种推测,归根结底,觉得这应该不是因为我在梦中融入通海而激动,而是因为我独自站在秀山顶上,有种奇特的感受而莫名欣喜!这个紧邻玉溪、毗邻建水的集天地灵气的滇南圣地,这个有着“滇南小瀛洲”美誉的人间仙境,这个见证了大理国和元朝兴衰的滇南战略要地,令我有太多的牵挂。或许,这就是秀山和通海的诱惑吧?

在友人谷夫一个又一个电话的催促声中,在一种莫名的冲动引领下,我的灵魂被牵进了通海的深处。真的走进通海走入秀山,才感觉恍如梦中。这个无数次到过的地方,竟然比任何时候都要让我感觉熟悉而亲切!细想起来,与梦境无二矣。

我依次穿过鳞次栉比的特色民居,再踩着那些新旧重叠的石板,不一会儿就到了孔庙。从孔庙的圣域中抽出身来,整理好心情,慢腾腾地拾级登上秀山,竟有一种久违了的亲切。只是来不及深深呼吸一下这里略带一丝淡淡甜味的湿漉漉的气息,就被那些大小不等,处在不同高度、不同时代的建筑所吸引。

一目当前,就是一副前后回环的对联:

秀山轻雨青山秀,

香柏鼓风古柏香。

在这种回环的美感中,我轻轻地走在秀山上,尽情地吸其精华,想起了几年前住在西山宾馆的那天晚上,我睡在秀山这位妙龄少女的边上,彻夜辗转难眠,听着她的呼吸,看着她的面容,想象着那些虎视眈眈的功利和商业的企图,正一步一步接近这位美少女,一种担心不断加深。我想,秀山,如一位神圣的妙龄女郎,是我们的大众情人,但千万别企图占有她,更别像强盗一样抓住不放,要呵护她、珍惜她,不要掠夺她、弄脏她。因此,我们得让这位秀山美人休养生息,养精蓄锐,让她在新的一天重现新的风采和美丽。要知道,秀山的美、秀山的灵,在于自然,在于接地气,这个地气就是通海的土地、通海的人,还有那日夜照着她梳妆打扮的杞麓湖。我慢慢地走过秀山最为古老的寺庙土主庙,静立在山腰花树间的普光寺,明初“启祥宫”旧址上的玉皇阁,山腰的清凉台,又辗转于秀山螺峰顶的涌金禅寺,逐次观赏了秀山的亭台、楼阁,包括“匾山联海”。我想,这些恐怕就是秀山历史文脉和核心所在,要真正欣赏它的美,得慢慢品读和品味。我不想多言,也不想多写,只想说说宋柏、元杉和明玉兰,还有那些在清凉台上一直延续到今天的洞经音乐。关于这个柏、那个杉,还有那花开美丽净白的玉兰树,那么高寿的生命之树能活到今天,无论从哪方面讲,都实属不易,其间是一代一代通海人生命的接力,是怎样的一种生命呵护,是怎样的一种生命情怀,才能让那么古老的树木长青,足见人们对生命的尊重和珍爱。这也许正是秀山诱惑人的一种人脉,生命之脉!

再来说说清凉台上那些略显“清凉”的洞经音乐。那些“爱乐女”,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断重复演奏的洞经音乐,虽然名气不能同丽江纳西古乐相比,但其间旋律的起承转合,似乎并不输给丽江的洞经音乐,且更能彰显音乐背后独有的生命旋律和故事。尽管这些旋律和故事如清凉台石头缝隙里流出的水,点点滴滴流入人的心肝肺腑,多少显得有些苍凉甚至悲壮,但如那柏、那杉、那兰一样,呵护生命、珍爱生命的情怀在旋律中飞扬。但愿这样的乐音,一直留在秀山,在通海不断传承下去,甚至发扬光大,一直流进人们的灵魂深处,在那里奏出动人的生命乐章。

正是这些秀山背后的东西,让秀山源源不断地生发出诱惑的元素,这些元素中,最为重要的怕就是秀山并没有高高在上,因而能够不断吸引普通人爬上秀山,在爬山的过程中与秀山亲密接触,体会那种山与人的自然情怀……在这样的想象中,我发现,秀山也像个男人,而女人则是从秀山甚至通海四面八方流入杞麓湖里的水,是那么秀,那么柔美。男人这座山,并不在其有多高,有“翠”则灵,只要挺拔,也不一定非要雄奇险峻,只要踏实勤劳就行。而杞麓湖这波秀水,也并非要多深,只要洁净、清甜、温柔就行,女人不在于外表有多美,只要贤惠、温柔就美丽。难怪这些与秀山、杞麓湖朝夕相处的女人和男人们,也如秀山一样秀外慧中、秀色可餐,智慧、勤劳。

从秀山把自己降低到山脚下的通海城里,我又从一个衣食住行平平常常的老百姓的生活层面,发现了另一种通海秀山养育滋润下生发出来的诱惑……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