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四到通海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9-0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张秀婷

通海离华宁并不远,在多数华宁人眼中,说起通海必定想到秀山,秀山好像就是通海的代名词。

30多年前,为了让临近中考的学生们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班主任组织全班同学到通海爬秀山。秀山美丽的风景和古老庄严的寺院让我感到十分新奇,从秀山脚开始一路都在东逛逛西望望。老师让我们记住秀山的上山路线,观察秀山上各个景点及著名的对联等。因为回去之后,要写一篇游记交给老师。爬秀山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事,那就是照相。我至今还保留着当年在秀山上拍的几张照片,已记不清是在秀山哪个地方拍的。那次秀山之行,因为太好奇只知道使劲往上爬,一路上我只记住了一堵墙上的几个大字:高山流水。当年我天真地以为肯定还有一句:知音难寻。我在那几个大字周围仔细找过但都没有。回来后,经过老师和同学们的层层传递,我认真地记住了涌金寺那副有名的对联:秀山轻雨青山秀,香柏鼓风古柏香。这也成了我人生第一次旅行的收获。

高二那年,我陪着小伙伴去通海相亲,算是第二次到通海。男方家的人要带我们去爬秀山,因为一同去相亲的还有老人,走不动,就说逛逛通海的街道。我在通海百货公司买了一件浅灰色与白色相间的条纹花T恤。那件T恤在当年已属比较时尚的衣服,我穿着它的几年时间里,有好多人打听过它的出处。我一直把它穿到破了几个洞才舍得丢掉。

我和爱人谈恋爱时,他带着我去爬秀山,那是我第三次到通海第二次去秀山。当年我身边许多人都默认一个不成文的规则:同意去爬秀山,就等于同意建立恋爱关系;而爬过秀山的男女,一定确立了恋爱关系。感觉那时谈恋爱的人,都喜欢相约去通海爬秀山。那次和他去爬秀山,当然是确定要嫁给他才去。两人站在秀山一道古老而华丽的圆形门旁,拍了几张合影。从此之后,虽然到过通海,却再也没有到过秀山。

20世纪90年代,我的许多亲戚朋友都喜欢到通海购物。到通海买衣服成了一种时尚,一拉身上的衣服说:“通海买的!”语气里多少有几分自豪。那些年交通没有现在这么方便,去通海基本只能坐班车。许多女性经常约上一大帮朋友,冲到车站挤上班车,有时候像插筷子一样站着,一路晃到通海。当年的通海车站就在通印大酒店斜对面,车站前面的那条街道十分热闹。在车上晕得吐的女同胞,一走在通海街上,看着服装店里各种款式、花样繁多的衣服,就个个精神抖擞。她们会一直逛到下午,然后赶着点跑到车站坐车。更别说每年春节,许多华宁人心中时常惦记的一件事:到通海赶花街。从大年初二开始,大量华宁人开始前往通海赶花街,在人山人海里挤来挤去,乐此不疲。甚至几个人挤在一辆车上,大半夜还跑去通海看灯展。通海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文化气息比较浓的地方,也是离我们最近的旅行地。

几年前,我有幸到通海参加一个文学笔会,所以有机会小住通海。细雨朦胧的夜晚,撑着雨伞走在秀山脚下一条古色古香的街道上,我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相片发到朋友圈。我的省外微友们一致认为是大理或丽江。华宁的朋友有好大一部分也这样认为,只有少数人认出是通海,并且还是这样说:“通海吧?”这话明显不太肯定。看到朋友们猜想的结果,我心里突然冒出一种幻觉,是不是我从华宁来到通海,却一不小心拐到了大理或丽江。

在通海城中的司马第吃了晚饭出来,我们一行人走了一小段,就拐进一条小巷。我惊奇地发现,这里有许多古老而又豪华的民房。这些老宅大多有装饰古老而华丽的大门头,两扇厚实的雕花大门,大门上有口含圆环的狮子头,让人感觉时光在倒流。一道半闭着的大门让我们好奇地推门而入。主人客气地招呼我们进到那个幽静的小院,里面竟然别有洞天。一把老式的椅子静靠着墙,上方一把琵琶看似无声却有声。木质的楼梯、紧闭的木窗,可有佳人在摇着扇?古老的窗子旁,一株富有生机的绿色植物,顺着窗沿往上攀爬,浓密的叶子遮住了窗子一角,窗子也就变成了叶子喜欢的形状。屋檐上的雨水轻轻滴落而下,打湿了小院的石板及一丛漫不经心的小草。绵绵细雨中撑着伞的人,眼前的一切恍如隔世。这不就是我所到过的大理或丽江吗?可它千真万确是通海,一个离我如此之近的地方。

走出那些容易让人产生错觉的小巷,我们来到秀山脚下。在一个同样古色古香的四合院里,我有幸观赏到通海女子洞经音乐队演奏的洞经音乐。老式的舞台上身着汉服的女子,或怀抱琵琶,或手持长笛,或轻划古筝,特别是站在后面击鼓的汉服女子,给人一种穿越的感觉。原来,在我们身边竟然有这么古老的音乐。这些音乐都是我们生活中,在某些场合断断续续听到过的。开场的《迎宾曲》,那喜悦的曲调轻快、悠扬,韵味十足。印象最深的是那一曲《满堂红》,欢乐隆重、华丽大气,让台下的我感到耳目一新又感慨万分。虽然台上那些中国古典乐器,我还不能一一叫上名来,也不敢说理解洞经音乐的博大精深,但我却真正感受到古老的民族音乐那种端庄、典雅、恢宏的气势。我突然有点激动,激动身边竟然还有如此美妙的音乐,并且是属于我们的音乐,更感动那些为了洞经音乐的传承终身不嫁的女子。洞经音乐是先人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是我们拥有的宝贵文化遗产。对于我们的地方历史文化,我在通海看到了传承。

通海经历的这一切让我十分惭愧,以往对于通海的认知实在太过肤浅。在曾经的岁月说起通海,我的大脑立马会闪现出秀山、杞麓湖,以及那几条老街道。对于美食,我一直比较喜欢通海的咸菜,比如汤鲊,再心灵手巧的外地人,做出来的味也不是通海的那个味。还有聚奎阁旁一家点心店的沙糕,家喻户晓的豆末糖,排长队都不一定吃到的葱油饼等。我只看到了秀山,只看到了通海城热闹的商业文化,还有如今小桥流水的古色古香。我这外地人根本不了解通海这个“礼乐名邦”厚重的文化底蕴。特别是河西镇,那儿还保留着明代的建筑,建筑风格看似简单却不失严谨。在那些古老的建筑里,头发花白的老人在安静地打牌,小孩子在认真地看书。这是“礼乐名邦”的人民的生活,是我们匆匆忙忙去爬秀山,以及提着包忙着购物的外地人所不能体会的生活情趣和文化氛围。

我想更多了解通海,也想经常漫步在那些古色古香的街道上。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