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诗经》错过了那青青的刺尖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10-1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雅兰

说到采摘野菜,我想到了《诗经》里多次提到的荇菜:“参差荇菜,左右采之。”荇菜,又称水葵,是一种野菜,采野菜引发的故事,如今已过千百年了,如今读来,仍然会令人心头一动。在《诗经》里,还有一首采摘野菜的诗叫《卷耳》,诗曰:“采采卷耳,不盈顷筐。”直译过来就是:“采呀采呀采卷耳,半天不满一小筐。”卷耳,又称苍耳,石竹科一年生草本植物,嫩苗可食。

可见,采野菜而食,古已有之。在唐代,还有一个与野菜有关的节日叫“挑菜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写过一首诗叫《二月二日》:“二月二日新雨晴,草芽菜甲一时生。轻衫细马春年少,十字津头一字行。”这二月二,现代人只知道是“龙抬头”,是个理发的好日子,到了这天,理发店都会人满为患,拥挤不堪,只为讨个好彩头。这二月二,却鲜有人知道,在古代,还是一个叫作“挑菜节”的节日,白居易这首《二月二日》,写的就是挑菜节。菜甲,指的就是菜叶初生的叶芽,嫩绿可人。农历二月初二,又称挑菜节。这天,人们都要出门郊游踏青挑菜。挑菜,在这里是个动词,指的就是采摘野菜或菜园中的蔬菜,因为二月二正是诸菜返青发绿、鲜嫩可口之时。

不知道从哪个朝代开始,“挑菜节”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但是,吃野菜的习俗并没有改变,也没有随着“挑菜节”的消失而消失,饥荒岁月,吃野菜是穷苦大众赖以生存的一种手段,如今,吃野菜却是一种养身和时尚了。

在云南澄江周围的山上,有一种灌木样的东西,常年青绿,属于蔷薇科的扁核木属,说到这个“扁核木”,恐怕没几个人会知道是什么东西,若是说到另外一个名称,大多数人会来那么一句:“哦,你说得是青刺尖啊,知道知道,我家附近的山脚可多了。”

青刺尖味苦,具有清热解毒、活血消炎、止痛消食、健胃等作用。作为一种野菜,更是受到喜欢制作卤腐人家的喜爱。

过了二月二,正是青草茵茵,野菜嫩绿的时候,也是野菜最嫩最具营养且最好看的时候,也到了人们用味蕾品味春天的好时节了,更是到了采摘青刺尖的好时候了。在澄江本地,采摘青刺尖不叫“采”,也不叫“摘”,而是叫“掐”,一个“掐”字,把那种迫不及待的心情完美地表达了出来。

青刺尖都是一蓬一蓬地生长,全株有刺,采的时候,要特别小心被刺拉伤,长老了的青刺尖无法食用,采的时候,也只取枝头上的嫩尖,掐回来之后,清水洗净,自然晾干水分。腌制卤腐的时候,一层豆腐铺上一层青刺尖,作为托底,很简单。就这样一层叠一层,层层又叠叠,最后,封口装罐。等卤腐腌透可以吃的时候,随着卤腐一起掏出罐子。加上红红的辣椒、花椒、八角等香料腌制过后,本来青翠欲滴的青刺尖此刻泛着金黄色,色泽诱人,一口下去,脆香里泛着酸爽,在炎热的夏天,食欲不振的时候,一碗稀饭,一碟青刺尖,绝对会让人胃口大开。也有人等不及,想要立马把掐回来的青刺尖下肚,和卤腐一起腌制又太耗时间了,怎么办呢?在吃上,只要肯动脑筋,敢于尝试和创新,总会想到办法的,为了缩短时间,那么就换一种方法吧,还是离不开卤腐。把卤腐汁取出,不够的就取适量的已经腌制好了的卤腐,加酒捣碎成卤腐汁,然后加入洗净晾干水分的青刺尖,放在容器内腌制三五天便可吃了,只是口感上要比和卤腐一起腌制过的稍逊一筹。据说。青刺尖还可以做成青刺尖茶,我没有做过,也没吃过,不敢妄言。

春天的梁王山,热闹得很,特别是周末,大多是一家人一家人的,爬爬山、赏赏花,吃,作为寻常百姓的头等大事,自然是放在首位的,爬山休闲的时候,必然带了袋子,遇到路边的青刺尖,一定要掐上一堆回来的,过了节令,想要再吃,那么就只能等到明年了。

青刺尖的做法不多,传统的都是和卤腐一起腌制,只此一种吃法,足以让它名列佐餐佳品前三位。斗转星移,一眼千年,不知道是这种青青的刺尖儿错过了《诗经》,还是《诗经》错过了那青青的刺尖儿?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