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一份承载滇中革命历史的登记表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1-07-07   进入社区    来源: ]

 

《玉溪县整编委员会干部登记表》

旧址中“文革”时期的标语

女游击队的住处

    1949年秋,人民解放军大举向西北、西南、华南进军,云南全境的解放已指日可待。而蒋介石凭借张群、白崇禧、胡宗南等部90余万人的兵力,拼凑西南防线,企图做垂死挣扎。蒋介石在胁迫卢汉在昆明搞反革命“整肃”的同时,令中央军和保安团对滇桂黔边区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围剿”。中共滇桂黔边区委员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按照中央确定的“配合反攻形势,发动第二战场”的方针,开展了大规模的反“围剿”斗争。玉溪县委于同年12月5日,将原准备策应县长郭凤翥起义未成而集中到红塔区春和水槽村的地下武装,组成玉溪护乡团,即滇中护乡第五团。近日,记者在热心人士的帮助下意外地发现了一本《玉溪区整编委员会干部登记表(原护五团)》,由此展开了对这一时期家乡革命的了解。

    极具历史价值的登记表

    《玉溪区整编委员会干部登记表》共24页,全表采用竹纸造册,使用红体字油印,钢笔书写。在封面正中写有“玉溪区整编委员会干部登记表(原护五团)”红色字样。翻开登记表,映入眼帘的是潦草且模糊的字迹,在登记表的最上方,印有“玉溪区整编委员会干部登记表”,在下方注有一行小字,“排级以上包括政治处参谋处供应处干部”。所注造册时间为1950年,因填写时没有记录月份,所以具体时间不详。

    登记表除有姓名、籍贯、学历等内容外,还在醒目的位置要求填写家庭出身和本人成分。在其最下方写有“负责同志的意见”,登记表上还特意为这一项内容的填写作了说明:“备考栏内主要填写对该同志今后工作意见,如准备转调任何职务办填此栏。”

    虽然这是一份普通的登记表,但却承载着一段滇中革命的历史岁月。
    
    寻访革命旧址

    为了对护五团有更多的了解,在热心人士的带领下记者辗转来到春和街道水槽村寻访护五团的总指挥部。前往水槽村的路崎岖不平,到达目的地后,记者见到了当时村里的儿童团副团长施家义老先生,在老先生的带领下,记者先后来到了当时护五团男游击队员和女游击队员的住址,以及指挥部。几处旧址的屋子都为土木结构,分上下两层,因年久失修,破损严重,每走一步脚下木板发出的吱吱声在空旷而沧桑的老屋内显得格外清晰。

    施家义告诉记者,当时水槽村是玉溪的游击区,还没有解放打游击时他们就住在这个村子里。游击队的机枪就支在他家屋后,当时他和二哥施光正只有八九岁。那时游击队的人数时多时少不固定,游击队员在村子里比较活泼,常带着孩子们在附近的村子和山上搞宣传,同时还教孩子们唱歌、跳舞,有时也会向孩子们展示支在屋后的机枪。

    “游击队在村子里的这段时间,通常白天看不到他们活动。他们经常在晚上11点左右出村,在天亮以前返回,那时并不知道他们去做什么。当时有一位负责人叫郭绍春,他个子不高,经常拿一根扁担,把绳子系在上面,有时还穿草鞋,看上去很像砍柴的人。”施家义说,他的一位亲戚杨应发是游击队的通讯员,当时没有通讯器材,消息都是用人送到城里和甸中等地,送信的人通常都把信藏在唢呐里,碰到有人问就说是吹唢呐的。
    
    忆往昔岁月

    据史料记载,因国民党县长郭凤翥起义流产后,形势发生了剧烈变化。地下党因势利导将早已在各区、乡发动的农民武装,秘密拉上西边山区,于1949年12月5日在水槽村正式组建了玉溪革命武装队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滇中护乡第五团。在“一切为了建立革命武装,革命武装为了人民的一切”的口号下,各学校据点和地方军政部门的共产党员、党的外围组织成员便带领地下农会会员、革命师生员工、起义武装人员200余人(后增至400多人),纷纷云集水槽村根据地。护五团的组建,树起了革命武装斗争的旗帜,对促进人民革命,协助主力歼敌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玉溪虽然是和平解放的,但并非风平浪静,“边纵”参加昆明保卫战及追歼残敌离开玉溪后,城防警备、机关保卫、社会治安等任务,全部由组建才一个多月的护五团承担。溃逃残敌经过邻县,沿途杀掠,玉溪也一日数警,地、县机关都做了必要的应付准备。军管会成立后,为了防止暗藏的反革命分子乘机捣乱,参照昆明“肃特”做法,护五团组织了一次全城搜捕特务分子的行动,根据各方面提供的线索,拘捕了几名特务嫌疑分子。此外,县境边远区、乡武装匪徒骚扰也时有发生,护五团及时派出部队进行搜剿,20多天内,捕获土匪30多名,缴获长短枪60余支,子弹800余发,大刀匕首多件。

编辑:杜丽

 

 

 

编辑:admin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