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五三腔:彝家山寨里的音乐奇葩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1-07-15   进入社区    来源: ]

 

     田间、村边都是五三腔的演出舞台

    谈情说爱是五三腔的主旋律

    用树叶也可吹奏一曲

    □  记者  王春美  文/图

    “‘山药’拌‘海菜’,‘四腔’摆着卖,‘五三腔’随身带,不怕伙子排队来。”在华宁县民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民谣。作为“滇南彝族四大腔”之一的五三腔,曾在华宁县彝族村寨广为流传。但随着现代传媒的冲击,年轻人不再用这些生涩难懂的腔调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古老的民间音乐艺术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保护势在必行。

    多年来,华宁县多措并举保护五三腔,今年决定把五三腔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来申报,希望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流传下来。循着五三腔独特的音质,我们去探寻它的过去、未来。

    在民间世代传承
    
    “五三腔的根在民间,要了解五三腔,就需要走进村寨去感受它的魅力。”华宁县文化馆馆长谢丽告诉我们,在华宁县华溪镇黑牛白村世代传唱着五三腔,在华宁县举办的民歌大赛中,村民们还获过奖。

    在谢丽的带领下,我们来到黑牛白村。才进村子,就听见一阵时而高亢时而婉转,时而独唱时而合唱的歌声。虽然听不懂歌词,但那声音犹如天籁。这就是五三腔。真假嗓的有机结合、领唱与帮腔的交替起伏,是五三腔最显著的演唱特点。循着歌声,我们来到了余美英家。这里有一个小型的五三腔演出团队,有弹三弦的、领唱的、帮腔的。余美英家是村子里五三腔演出的聚集地,只要有时间,大家就会集中起来唱。这种娱乐方式,是大家年轻时最喜欢的,现在亦如此。

    余美英的母亲是五三腔爱好者,常常在家里教其他人唱,她就是听着五三腔长大的。余美英十来岁便能唱五三腔,十四五岁就能唱着去参加“玩小伙子”的聚会。“玩小伙子”在民间也叫“吃火草烟”,是一种年轻男女在一起唱歌跳舞的聚会,主要在彝族村寨流行,这种聚会对于女孩子来说叫“玩小伙子”,对于男孩子来说便叫“玩小姑娘”。那时,每到晚上,余美英就和村子里的几十个年轻男女约在一起,到村外林子的空地上唱歌、跳乐,有时甚至通宵达旦。

    余美英还有一位老师叫普美英,今年56岁。小时候,父母在家里、在田里做活时都唱五三腔,普美英八九岁就开始学会唱了,但正式的老师却是普孙氏,今年84岁。我们见到普孙氏的时候,老人刚从山上捡菌回来,精神很好。见到我们,她很高兴,与我们说着往事,并扯开嗓子,与徒弟普美英一起唱了起来。虽然年纪大了,但她的歌声依旧高亢动听。

    普孙氏是村里年纪最大的五三腔艺人,其他艺人大多是她的徒弟。在当地,教唱五三腔可以在田地里、村庄里,甚至在路边的小石凳上都可以进行;也没有正式认定的师生关系,只有演唱时的带领和点拨。普孙氏的五三腔是在栽田种地时向邻村的人学会的。那时,大家边干农活边唱五三腔,喜欢的人就跟着学,慢慢地也就会了。每个时期、每个村寨都会涌现出一批公认的师傅,有的还被誉为“弦子老板”、“曲子老娘”。
     
    主旋律是谈情说爱

    “变七变八莫变猫,愿变姐姐的花围腰”;“变七变八莫变鹅,愿变哥哥的老弦角”;“不怕爹娘管得紧,死活都要跟着你”……普美英用五三腔唱给我们听,再把唱词一一解释。她说,五三腔原来一直用于谈情说爱,都是唱高兴的事,是年轻男女间的相互调侃。

    “这样的内容形式与五三腔的起源是分不开的。”谢丽说,原始的群婚方式是五三腔的源头,以“吃火草烟”为习俗的歌舞活动是五三腔世代传承的载体。这种以活动为传承方式的习俗,在普美英看来却有着太多难忘的故事。普美英说:“我们十四五岁时常常偷偷地去‘吃火草烟’,却告诉父母说去朋友家玩,父母去找时就让朋友的父母说我已经睡了。‘文革’时期,这些娱乐活动是被禁止的,但我们还是在夜里偷偷地跑出去到山里‘吃火草烟’。有时和朋友相约在夜里到华宁某个地方见,见面了就唱唱跳跳,玩到天亮再回家。虽然第二天还要去田地里干活,但‘吃火草烟’时我们都很快乐,有的青年男女还相识、相恋,结为夫妻。”

    五三腔是“吃火草烟”时永远不变的主旋律。参加的人可以唱原有固定的词调,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形编唱歌词。余凤起是弹四弦的,边弹边唱。他说,五三腔是一个庞大的演唱体系,唱词有相对固定和即兴发挥两种,分为“白话”和“茄子”。现在他们唱的主要是“白话”,唱词涉及生产生活、婚恋家庭、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还可以根据当天的情形编唱,形式自由、内容丰富。他们平时最喜欢唱的是“烟锅调”:男的抱着烟筒,女的拿着烟草,男女互相唱,唱到女孩子心甘情愿地把烟草放到男孩子的烟筒上。

    “不输田不输地,唱唱玩玩舒舒气。”余凤起说,现在唱五三腔,已经不单纯地是男女间的情爱,而是一种娱乐、一种气氛。村子里有人建房、结婚,他们会去唱,逢节假日,他们也会相约着去唱。对他们来说,唱五三腔是一件很舒心的事。

    传统文化遭遇挑战

    “现在政策好了,可我们老了。”普美英感叹。她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唱五三腔了,村里年纪稍小的只有四个会唱,但都在四十岁以上了,十多二十岁的没有一个人会唱。有时候她要教年轻人唱五三腔,可他们却说不爱唱、不好玩、唱不来。“如果这样下去,恐怕以后没有人会唱了。”

    谢丽说,他们跑了许多村寨,但很多村寨里的年轻人都不会唱,会唱五三腔的人越来越少。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文革”时期对文化的禁止造成传承的断层。二是五三腔的生存环境在萎缩。由于生产生活方式和婚恋观念的改变,“吃火草烟”的习俗逐渐成为一种记忆,五三腔失去了传承的载体和途径。三是现代传媒的冲击。电视、网络等新媒介的冲击,削弱着传统文化娱乐的吸引力,年轻一代把注意力转向了新兴的娱乐方式。四是五三腔结构庞大,声腔连接、演唱方法都有较大的难度,需要一定的声嗓和歌唱素质,年轻人畏难,都不愿意学。

    五三腔这一古老的民族民间艺术面临着灭绝的危险。文化工作者保护、拯救与传承这一文化遗产的担子更重了。谢丽说,在漫长的发展衍变过程中,五三腔融入了彝族文化,成为了彝家人娱乐与社交的媒介,在代代相传的同时,也把本民族的历史、信仰、生产生活知识等延续下去,如果五三腔灭绝了,那么对彝族文化、对民族音乐文化都是巨大的损失。

    通过申遗寻求更好的保护

    “五三腔是彝族极具特色的文化表现形式,把五三腔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来申报,是对这一民间文化艺术的更有效的传承与保护。”华宁县副县长高柳莎说,“彝族在华宁县是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占全县总人口的28.1%。”据考证,五三腔在华宁传唱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在整个民族文化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一定要加以保护和传承。为了保护这一文化遗产,华宁县很早就进行收集、整理工作,并制作成光碟等进行保护。今年,华宁县又把五三腔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来申报,并成立了工作领导小组,组织人员对五三腔的历史、现状进行调研,了解五三腔的艺术形式、艺术价值,寻求更好的传承方式,以申遗推动五三腔的发展,推动地方文化的发展。

    谢丽说,为了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们从今年2月份起就着手调查整理资料,发动文化站,深入田间地头对五三腔进行调查、录像,了解其历史与现状,并对一些有争议的说法进行定性。“刚开始调查的时候,我们都以为五三腔的‘三’字是‘山’字。走访了许多村寨,村民都说应该是‘三’字。我们翻县志、查资料,经过多次论证,确定了应该是‘三’字。”

    华宁县还有针对性地制定了保护措施,对五三腔传承人进行培养与扶持,对五三腔的演唱环境进行营造,促进五三腔的有效保护。同时,制定了五年发展计划:收集文字、图片资料、电子文档保存;对资料进行系统整理,编印成书,制作成碟,并建立传承基地,开展培训及展演活动,提高影响力及民众的保护意识;编写五三腔中小学教材在全县使用,形成传承机制,在全县广泛传播;建立传习馆,对文艺队、文艺骨干进行培训,提高表演水平,编创精品节目;外出展演,扩大宣传,结合旅游恢复“吃火草烟”系列活动,使之成为文化品牌。

    “前些年,农村的集体文化生活很活跃,五三腔的流传也很广,现在范围小多了,许多人不学也不唱了,县里现在出台这些保护措施,五三腔一定能恢复,并长长久久地流传下去。”余凤起说。

编辑:杜丽

编辑:admin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