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辛亥革命画卷中的玉溪之子(三)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1-10-12   进入社区    来源: ]

云南青年学生在日本 约1920年

在北教场训练的“新军” 1903年

云南“新军”在操练山炮 清末

云南军都督府大门 民国初年

□ 杨杨

  1  当武昌起义的消息传到昆明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成功了。消息传到昆明,不少革命党人彻夜难眠,兴奋不已,如同看到了昆明的希望,看到了云南的胜利。

  因为武昌起义的成功让云贵总督李经羲惶惶不可终日,深感昆明处处潜藏着地雷,似乎一触即发,整座城市已完全处于战争的边缘。他一方面下令在总督府内外加紧修筑防御工事,并迅速把忠于清廷的巡防营调来昆明,以便保卫自己;另一方面在军营内外遍布撒下了层层特务网,时刻监督革命党人的行动,一有风吹草动,格杀勿论。

  范石生秘密接到同盟会布置给他的任务,要他在步兵营里做好策动工作,准备武装起义。范石生明白,此时在军队里开展这项工作是极其危险的。在这种情况下,范石生开始实施他的策动计划。他秘密邀请了同盟会和哥老会的朱德、金汉鼎等20余人,来到滇池湖畔,找到一条大木船,然后开进芦苇深处,让大家在那里敞开心扉,共同商讨昆明如何进行武装起义之策略,并要大家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此时的昆明,风声鹤唳,潜流暗涌。有人向李经羲进言,说蔡锷、罗佩金、李根源是三个最危险的人物,若要压下云南革命的势头,非拘留这三人不可。李经羲把蔡锷和罗佩金召来,对他俩说:“其实,我也赞成革命。”蔡锷和罗佩金知道其中有诈,立即矢口否认。李经羲对他们二人的回答非常满意,依然对他们深信不疑。但李经羲依据四道司(藩台、臬台、学台、制台)的建议,把李鸿祥和谢汝翼两位管带传至督署,扣押起来。蔡锷、罗佩金立即出面保释,李经羲才解除了对李鸿祥和谢汝翼的管制。

  2  起义军的每支枪只有5发子弹

  当时,云南总督为了提高滇军的武器装备水平,专门用重金从德国买来了“管退”山炮54门(每门配炮弹1000发)、“马克沁”机枪49挺、新式五子步枪10000多支(每支枪配子弹1000发)、十响手枪1000多支。这样的装备使滇军在全国军界赢得了一句响当当的话——“滇军精锐,冠于全国”。但这些枪支弹药绝大部分储存在军械局。只有步枪发至战士手中,半数的手枪发至各部队,而且每支步枪、手枪只附5粒子弹,仅够一分钟使用。即便如此,李经羲还限令新军上缴仅存的少量子弹。

  以此同时,云南总督府卫队营已增至1000多人,接着又调机关枪两连加入其中,编制衙门除照例轮流调兵一连当卫兵外,又调兵两连入城驻五华山。整座昆明城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似乎大战在即,一触即发。

  紧急时刻,蔡锷、李根源、罗佩金共同认为,推翻清朝的时机已至,不能再往后拖延。

  从10月16日到28日,蔡锷、李根源、唐继尧、顾品珍、罗佩金、李鸿祥、谢汝翼、范石生等10多人,5次在昆明小西门福元堂中药铺后院、罗佩金家、唐继尧家秘密开会,商讨发动起义之事。当时,李鸿祥的处境是十分危险的,只是兵权尚未交出,因此他针对有人提出的“各部队每支枪只有5发子弹,目前最要紧的是设法搞到子弹,所以起义要缓期”的意见,坚决地说:“李经羲已开始对我们下手了,起义不能缓期,非迅速行动不可。”蔡锷、唐继尧都赞成李鸿祥的意见。于是,大家一致推举蔡锷为起义军总指挥,决定于10月30日(农历9月9日)深夜12点发动武装起义。

  当晚,李鸿祥的得力助手——第3营排长文鸿揆,前来请假回家,因为他接到了母亲病逝的消息。李鸿祥认为文鸿揆是3营的得力干将,如果起义时缺了他,势必影响进攻的力量。于是,李鸿祥对他说:“起义和奔丧都是大事,奔丧还有几天,而起义就在明天,起义比奔丧更急迫,请从急迫方面考虑吧!”文鸿揆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起义后再回家。此时的文鸿揆似乎已有一丝不祥之感,他对李鸿祥说:“假如我在起义中以身殉国,也可以报答我的母亲了。”

  3  李鸿祥打响云南辛亥革命第一枪

  1911年10月30日,这是革命者秘密约定的起义日子。

  晚上8时刚过,驻扎在北教场的起义官兵,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正在为起义作最后的准备——搬运军火,分发枪支弹药。

  这些行动被反动军官唐元良发现了,他对荷枪实弹的士兵进行盘查追究,双方争执不休,士兵们不得不举枪打死了唐元良,接着督队官薛树仁也应声倒下。这时,营盘局势异常紧张,士兵们纷纷跑出营房,群情激奋,有的喊打,有的喊杀。此时离起义时间还有三四个小时,各部队的准备工作尚未完全就绪。

  在这紧急关头,李鸿祥当机立断,急令号兵吹响集合号,召集全营官兵到北教场,宣布提前起义,誓死报效国家。

  73标标统丁锦听到事变,带领卫队前来镇压,向空地上的士兵放了一排枪,被击伤两人。李鸿祥便下令散开,集中火力,向丁锦卫队射击,从而打响了云南辛亥革命第一枪。

  丁锦的卫队招架不住,纷纷溃退。丁锦见势不妙,便逃之夭夭。于是,李鸿祥一方面派人到巫家坝向蔡锷通风报信,一方面整队出发,向北门进攻。

  4  蔡锷让谢汝翼当众宣布起义

  当天下午,作为起义的总指挥——蔡锷,正与罗佩金匆匆赶往昆明南郊巫家坝,与驻扎在那里的74标及炮标(炮团)的各营管带(营长)中的革命者,紧张筹备起义工作,宣传革命宗旨,部署作战计划。

  蔡锷以准备夜间演习为名,下令各队事务长做饭。晚上8时,蔡锷又以实弹演习为借口,下令军需长把枪弹发给士兵。

  正当起义军整队待发、高呼“革命军万岁”的时候,忽见“城内起火”,继闻“枪声大作”。

  这时,总督李经羲听到枪声,从床上惊起,匆忙给蔡锷打电话。蔡锷抓起话筒,听到李经羲的叫声:“北教场的官兵叛乱,已向北门进攻。现在,我命令你率领74标官兵,火速进城镇压。”

  蔡锷回答说:“是,我们立马进城。”

  蔡锷预感起义时间因故提前了,他站在检阅台上对官兵们说:“刚才是李总督打来的电话,他要我们立即进城,平叛救驾。看来是北教场的义军已开始行动了,我们要紧急配合。”说完,他坐在椅子上,让谢汝翼当众宣布:“起义现在开始!我们74标的任务是进攻军械局,占领五华山;炮队的任务是占领东、南两座城门,炮轰总督府和五华山。”

  随后,蔡锷亲自带领巫家坝的这支起义新军,迅速向昆明城进发。

  5  在重九起义的枪炮声中前进

  李鸿祥在莲花池与前来接应的李根源相遇后,便一同率队向北门急进,直指城内的五华山和军械局。他们组织50多人搭成人梯爬上城墙,将巡哨清兵击毙,杀散守军,用大斧头砍开城门,一涌入城。在城里,他们先派兵守住银圆局、机器局、粮饷局、布政司等衙门,保护财产安全,接着又派部分官兵到大东门内的电话局,剪断了清军的通讯线路,扼守北门。又由李根源率领一连士兵去大西门一带,阻挡清军入城。其余官兵则占领并守住小西门和大、小东门,迎接蔡锷率领的起义军入城。而后,李鸿祥考虑到每人的子弹有限,恐不能持久战斗,便率兵猛攻军械局。

  军械局为清军在昆明的弹药储存之地,围墙高大厚实,大门和后门是铁制的,四围碉堡上均配有德国格林炮(类似于重机枪),守军达300余人。可谓防守严密,再加上五华山的清兵从山上俯射,与山下的军械局互为犄角,弹雨交织,火力甚猛。李鸿祥和他的官兵们战至多时,伤亡惨重,仍未攻下。

  这是一次不寻常的“革命”,起义军手里拿的不再是刀剑,而是火器;他们头脑里装着“新思想”,也装着“战争知识”。他们要用这种“知识”来改变云南的历史。他们多年所学的“战争知识”,现在终于可以用到实战中去了。他们打得非常精彩,得心应手,非常痛快。这样火光冲天的战争场面,首次出现在昆明。    

  蔡锷入城后,设总司令部于圆通山南麓的江南会馆,以便必要时上山。

  在这幅充满血与火的历史画卷中,范石生携着手枪,站在蔡锷身边,保卫着这位起义军的总指挥,相伴不离,以防不虞。

  蔡锷部队在城中遇到了顾品珍等人率讲武堂骑兵科学生及机枪营一部前来迎接。这时,小东门、小西门已由起义军及讲武堂学生占领。蔡锷到达吴井桥时,驻守财神庙的讲武堂师生也前来会合。蔡锷命令起义军分别由小西门、小东门入城,罗佩金手持步枪,率领74标1、2营攻打总督府,3营则进攻军械局和五华山,以支援李鸿祥部队,谢汝翼则带领炮队占领东门城,并在东城门上炮轰总督府和五华山。

  编辑:刘燕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