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辛亥革命画卷中的玉溪之子(四)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1-10-13   进入社区    来源: ]

护国门与护国桥 民国初年

滇军军乐队 民国初年

近日楼前的护国纪念标 1926年

    1  李鸿祥火攻军械局大门,谢汝翼增援李鸿祥

  李鸿祥部队的新式五子枪的子弹很快告罄,只得用九子枪和毛瑟枪继续射击。

  清兵弹药充足,踞险顽抗。

  3营排长文鸿揆冒着弹雨,奋勇当先,在墙头被清兵用机枪扫射,遍体中弹如蜂窝状,成为讲武堂在辛亥革命云南武装起义中壮烈牺牲的第一人。文鸿揆再也不能回家为母亲守灵了。李鸿祥为此异常悲痛,说道:“君为国而死,生有勇名,死邀美谥,即黄泉见母,母当含笑。”

  此后,李鸿祥采纳了官兵们用火攻的建议,很快从附近的市民家中找来旧棉絮、破衣物,浇上煤油,抛向军械局大门。虽然最终把大门烧毁了,但狡猾的清兵干脆在大门处堆积木柴,形成一堵熊熊燃烧的火墙,以阻止起义军攻入。

  李鸿祥孤军奋战数小时,援军迟迟未到。

  幸好军械局的清军惊慌失措,作战不力,加之73标全体起义官兵英勇顽强,浴血奋战,才使起义军的战斗一直处于主动状态。

  谢汝翼听到城中枪声隆隆,又见火光冲天,他深知李鸿祥的部队能否攻取军械局,是关乎整个战局成败的关键。他更知道李鸿祥部队此时的战斗越来越艰险,正处于万分紧急状态。因此,他于31日早晨7时,带领部分炮兵火速赶往增援,但因军械局内存有大量军火,他们不敢贸然炮轰。谢汝翼看到正面进攻不易取胜,而侧面守敌较为薄弱。恰好李根源这时带讲武堂的学生运来了黑炸药,他便与李根源一起下令把黑炸药埋于侧面墙脚点燃,将围墙炸开了一个三五尺高的洞口。谢汝翼带领5名敢死队员趁势冲入,奋勇拼杀,虽然牺牲了3人,但敢死队像一把尖刀,插进了军械局的心脏。起义军随后拥入,吓得守在里面的清兵约300多人从后门仓皇逃窜,也有的缴械投降。起义军攻克了军械局,缴获了各式步枪万余支,炮弹数百发,子弹不计其数。

  五华山是昆明全城制高点,是起义部队的必争之地。清军云南总参议靳云鹏等人率重兵守护在那里。10月31日上午6时,东、西、南城角上的起义军同时炮轰五华山。李鸿祥率领的起义军在攻下军械局后,也在炮火的猛烈配合下,合力强攻五华山。最后靳云鹏负伤后,化装成轿夫逃走。

    2  “重九起义”宣告胜利

  云南都督府有守军五六百人,机枪8挺。开始时,由于起义军缺乏弹药,一直攻取不下。后来,从军械局缴获的枪支弹药源源不断送来,加上谢汝翼的炮队已在南城楼上架起了大炮,谢汝翼一声令下,几炮打过去,就将都督府中的旗杆炸断,大堂、二堂的梁柱炸毁,清军死伤甚众,一片混乱,哄然逃散。炮击停止后,朱德率一连人马趁势由西辕门首先冲入都督府,活捉了云贵总督李经羲。大部队随后涌进,清军全部缴械投降,满清王朝在云南的最高统治机关——制台衙门,终于被起义军占领。至此,都督府和五华山两处要地于10月31日下午1时先后被彻底攻下,“重九起义”宣告胜利,结束了自1659年以来清王朝对云南252年的封建专制统治。

  这场短暂而精彩的战争,发生在农历重阳的9月9日,因此被称为“重九起义”。它给昆明带来了决定性的意义,一种崭新的社会制度——共和制来到了这座边陲古城。更重要的是,它让中国人民看到昆明第一次在中国历史舞台上有了自己的身影。它在呼应武昌起义中,跑到了全国前列,是最先发动起义的5个省份之一,名列第五,居于湖北、湖南、陕西、江西之后。但昆明的这次起义,是除武昌起义之外,在各省革命党人发动的省城起义中,战斗最精彩、最激烈,代价也是最大的一次。革命志士牺牲了150余人,负伤300余人。

  “重九起义”之后,全国人民开始对昆明刮目相看,感到这里确乎有一种罕见的力量在推动着中国前进。

  事实一天天证明了这一点。

  起义军于11月1日在昆明五华山两级师范学堂成立了“大中华国云南军都督府”(简称云南军政府)。接着通电全国,发布《讨满洲檄文》,重申同盟会十六字纲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同时,设立参议院、参谋部、军务部、军政部、临时省议会、司法筹备处、高等审判厅和高等监察厅等机构。昆明社会各界公推蔡锷为军都督府都督,李根源为军政部总长,唐继尧为次长,谢汝翼、刘祖武、顾品珍、沈汪度、张开儒等讲武堂主要教官分别担任了军政府中的重要职务。

  这是“重九起义”后云南新兴资产阶级省一级政权机关,是辛亥革命后,全国各省政府中最具有权威性和改革创新精神的资产阶级革命政府之一。它制定了滇省五年政治大纲,颁布了几十种法令和章程,积极进行了许多具有民主主义色彩的改革。它改变了云南和昆明,让云南和昆明像他们梦想中的图画一样美丽动人。革命者们还试着勾勒、构图、着色,特地将原来云贵总督府所在地大营门外的那条路取名为“光华街”(即光复中华的意思),同时在五华山上建造了一座砖石结构的二层大楼,命名为“光复楼”,让昆明留下了一个明亮的地名和一个永久的建筑,以此来纪念“重九起义”。

  当时的文献资料证实,云南军政府的“一切善后布置,俱能井井有条,秩序上之整严,实为南北各省之冠”。

    3  罗佩金率队南征

  10月12日和16日,驻扎在临安(今建水)的新军75标和大理的76标,相继响应重九起义,表示拥护共和,分别由临安的赵复祥、朱朝瑛和大理的赵藩、由云龙,建立了南军军政府和迤西自治总机关。云南全境光复。但蒙自、开远、广南、个旧及河口一带,依然驻有清军巡防部队40多营。这些反动势力不仅对昆明形成包围之势,甚至声言要抵抗新军,“收复省城”。

  云南军政府立即决定成立南征军,由罗佩金任总司令,率74标主力部队3000余人,配以骑兵、炮兵、工兵、辎重、机枪等营,于11月4日出发南征。

  南征军于8日到达江川,10日到达通海。罗佩金在秀山上召集通海知县、绅士及中队长以上军官开会,向他们宣布三事:一是3天之内,男子一律剪掉长辫,女子除50岁以上者一律放足;二是安定社会秩序,令农、工、商各安其业,铺面一律开业,不许抬高物价;三是由官绅及军队组织巡察队,分赴各乡村向百姓宣讲革命道理,盘查外来人员,非有准许证,不许留宿任何人。

  南征军随即开赴建水、蒙自。他们每到一地,收编清军巡防营,捕剿乘乱扰民盗匪。各地清吏要么闻风逃遁,要么宣布“反正”,拥护云南军政府。

  这时,蒙自新军发生叛乱,官兵抢劫了赵复祥克扣下来的30万元军饷。本已返昆的罗佩金为此单骑赴蒙,带领10多名卫兵,星夜赶赴蒙自道府。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悄悄潜入各个兵营,秘密调查叛军情况。他们得知,一部分叛军抢劫银两之后,已穿上便衣逃走;另一部分叛军在当地“哥老会”的支持下,欲拥李振邦为南军统领。

  面对罗佩金的到来,李振邦竭力掩盖自己的罪行和野心,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抵制叛乱、维持稳定的“有功之臣”。罗佩金将计就计,一方面任命李振邦为参议,要其集合现有部队待命;另一方面以招待“维持秩序有功人员”为名,专为李振邦摆设了一个“鸿门宴”。李振邦蔑视罗佩金身边无兵,傲然带着卫队赴宴。其实,罗佩金已伏兵庭前,见李振邦来了,就把他的卫队带到隔壁一室饮酒,留下李振邦与罗佩金对饮。酒过三旬,罗佩金一声令下,伏兵一跃而起,生擒李振邦,并于次日当众枪决。

  罗佩金派人到各县张贴安民告示,取缔“哥老会”的“开山堂”,并把遗留下来的两个营进行整编,带往昆明,加入唐继尧的援黔部队。

  滇南一带从而得以安定。

  编辑:刘燕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