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辛亥革命画卷中的玉溪之子(五)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1-10-14   进入社区    来源: ]

云南陆军讲武堂同学:前排左二为朱德,左四为范石生(1918年摄于四川泸州)。

辛亥云南从军纪念章

辛亥护滇纪念章

朱德在昆明接见云南辛亥革命老人

   1  谢汝翼、李鸿祥率团援川

   “重九起义”之后,四川、贵州、西藏纷纷向云南求援,因为那些地方的革命力量还不足以推翻清朝统治,需要云南的军事力量去帮助他们取得独立。况且,北洋军西取太原,窥视秦蜀汉;西藏叛军数千人,已至察木多,逼近巴塘;英国也增兵入藏。如果四川被敌所占,既可扼滇黔之喉,又可拊湘鄂之背,四川岌岌可危。黎元洪和黄兴来电,催促云南出师援川。同时,四川民众也纷纷上书,为了早日实现共和,请求云南支援四川革命。于是,云南军政府决议援川、援黔、援藏。

  蔡锷代表军政府任命谢汝翼为援川第一梯团长,李鸿祥为第二梯团长,两梯团长都是玉溪人。还有另一个玉溪人杨浚川也作为第二梯团参谋长,随李鸿祥援川。这两支部队,一支经昭通,向叙府进军;一支经贵州毕节,向泸州进伐。他们从不同的方向,浩浩荡荡开赴四川。在行军途中,他们严令部队执行蔡锷颁发的五条训令:守纪律、爱百姓、戒贪欲、勤操练、敦友爱。一路秋毫无犯,军纪严明,深得四川人民的爱戴。在援川战役中,谢汝翼和李鸿祥带兵有方,英勇善战,沿途击败了清军巡营以及各地土匪。他们在占领叙府以后,就转向自流井进击。自流井驻有川督赵尔丰的一个巡防营,资州驻有端方的一个团。赵尔丰的军队一与援川部队接触,就溃不成军,狼狈逃窜。正当援川部队攻下自流井的时候,传来了端方在资州被起义军杀死的消息。不久,四川宣布独立,成立军政府,结束了几千年封建势力在四川的统治。

  两支援川部队得胜而归,会师于嵩明杨林。谢汝翼与李鸿祥握手言欢,互致问候。第二天,两人并辔入城,受到昆明各界的热烈欢迎。

   2  玉溪之子成为滇军名将和治滇功臣

  重九起义之后,云南军政府对原新军进行扩编,并建立了骑兵、炮兵、工兵和辎重营等特种部队,提升和任命了一大批来自讲武堂的青年军官。

  在这个时期,罗佩金先后任云南都督府军政部总长、驻京军事参议、云南民政长(省长)等职。1912年10月10日,他在京参加国庆大典,被晋升为陆军中将。

  援川返滇之后,云南全省军队统编为一个师,李鸿祥任第一师师长,管辖六镇六协一提督,全省巡防80营,又兼政务厅长,后接任罗佩金的民政长(省长)。杨浚川任第一师参谋长兼军械局长。谢汝翼被授予陆军中将,同时任命他为参谋厅长兼讲武堂校长。1913年1月,云南军政府又把各巡防营改编为第二师,谢汝翼任第二师师长。

  郭运昌也因在重九起义中身先士卒,建立战功,逐渐从哨官(排长)升任陆军第七旅少将旅长。

  蔡锷调任北京后,谢汝翼代理云南都督。

  1916年,袁世凯窃国称帝,云南宣布独立,举兵护国。当时,护国军总司令是蔡锷,参谋长是罗佩金。金汉鼎、唐淮源同时随蔡锷第一军入川作战。出征时,金汉鼎任连长,唐淮源任副连长。由于他们指挥的部队能攻善守,屡建战功,金汉鼎从营长升任支队长、旅长,并与朱德、耿金锡和项泽光并称滇军“四大金刚”,直至后来被委任为滇军代理总司令、云南省代理省长。唐淮源也在护国战争中从营长提拔为步兵第五团团长,不久调任宜宾县长,接着升任第十五旅旅长。

  护国起义前,郑开文参加了起义前的秘密策划,由讲武堂调入唐继尧司令部,并被任命为云南卫戍司令官,后升任师长。护国战争后,北京政府加衔滇军将校53人,其中,郑开文被授予四等文虎勋章,加陆军中将衔。唐继尧此时任命郑开文兼任云南陆军讲武学校校长。

  范石生也在护国、护法战争中,历任营长、副团长、团长,直至军长。在滇军入粤后,他拥护孙中山的政策,在讨伐陈炯明的战斗中,立下了功勋,被孙中山亲自授予上将军衔。

  罗树昌在重九起义中荣立战功,受唐继尧器重,授上尉连长军衔。后参加蔡锷领导的护国军,屡建功勋,晋升为团长。此后被委任为大理镇守副使、维西镇守使兼滇西保安司令等职。在任期间,造福一方,滇西人民因此在太保山麓立有“中央陆军步兵少将罗树昌功德纪念碑”。

  鲁子材在援川返滇后,任炮兵连长。后随护国第二军出征广西、广东,因擅长炮科,被誉为“神炮手”和“鲁大炮”,威震四方,战功显赫,被晋升为营长、团长,直至滇军第六旅旅长。

  这些玉溪之子,在重九起义之后,不仅成为战功显赫的滇军名将,他们之中的谢汝翼、罗佩金、李鸿祥等人,配合蔡锷在行政上进行了若干重大改革。

  云南人民在援川、援黔、援藏和后来的护国战争中作出了巨大贡献,付出了极大的牺牲。仅军费一项,云南以一省之财力支撑起庞大的战争开销,其压力之重可想而知。何况云南从清代末年开始财政一直入不敷出,军费一直靠四川、湖北、广东等省资助,当时称之为“协响”。护国起义爆发后,军费开支剧增数倍,征兵费、军火费、粮饷费、服装费等等,数额惊人,仅3120多名阵亡官兵的“运柩埋葬费”和1100多名伤员的“调养费”就急需108万元。有一段时间,为了保证战争顺利进行,不得不移用全省的教育经费,结果使许多学校被迫停课,中等学校放假达数月之久。在这种情况下,昆明各界群众踊跃捐款,出现了富滇银行一早开门上班,捐款的人就潮水般地涌进来,一直到晚上仍络绎不绝的动人情景。护国军总参谋长罗佩金深明大义,毅然两次捐款,第一次捐出了祖父遗产10余万元,第二次把他家的全部田产、房契交给唐继尧存于富滇银行作为护国第一军军饷,这样才使第一军主力两个梯团得以顺利出征。罗佩金的这一行动,成为护国战争中最动人的一个插曲。

  罗佩金在政务会议上提出:“自府、州、县以下文官须考试录用。”为此,他们撤换了一批贪污腐败的县知事,任用了一些进步的青年知识分子,制定了《云南文官试验暂行制度》,规定官吏一律要经过初、高等两级考试,择优录取。初等考试内容有国文、外语、中外历史地理、文牍等,高等考试内容主要是法律,有宪法、刑法、民法、行政法、经济学、财政学、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和商法、国际法等。至于任用官员,也有一套较为完整的规定。他们还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除旧习、兴时务,在内务、财政、教育、交通、矿业、农林等方面实施新举措。一切都在他们的手中变得很有秩序,富有成效。

  除此之外,罗佩金还做了许多让人们永久铭记在心的好事。例如,为在重九起义中光荣牺牲的官兵收尸,把他们安葬在昆明西山。发丧之日,送葬者数万人,队伍长达六七里。他优抚烈属,为受难烈士铸造铜像,敬立于金碧公园,供全省民众凭吊。他亲自到官渡一带勘察水源,兴修水利,把那里改造成了一个美丽富饶的滇中“粮仓”。在面对法国人借口保护洋行而企图从越南入侵云南时,他不怕威胁,有理、有节地处置和平息了这一恶劣事件。

  那时,还有一个让老百姓非常感动的重要措施是“节俭奉给”。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削减公务员的工资。对此,大多数人反对,蔡锷真正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当然,蔡锷有办法化解这种“阻力”。他如同上战场一样,身先士卒,两次自减自己的工资。罗佩金积极支持这次减薪行动,带头响应蔡锷的号召,虽然他的官衔已是副都督,但他每月仅领薪俸60元,仅为原来薪水的十分之一,只相当于一个营长的俸禄。这在全国开了一个罕见的先例。

  李鸿祥、谢汝翼也把四川军政府补助滇军的40万两饷银带回昆明,分文不少的交给云南军政府,作为创建富滇银行的基金,对此后云南经济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特别是李鸿祥在任政务厅长和民政长(省长)期间,主持修建了云南省最早的公路——大观楼马路,同时还修建了大观楼和黑龙潭的亭台楼阁。他亲自整顿个旧锡业公司,设立矿业化验所和地质调查所,并邀请全国著名地质学家丁文江到个旧调查矿产资源。他把全省划为6个教育片区,创设师范学校,培养小学师资,大力发展国民教育。除此之外,他还亲自主持考试,选派了63名公费留学生,其中留法的7人,留美的6人,留日的50人。这批留学生有的学理工科,有的学法政、经济、教育、医学、农业等等。他们学成归国后,对云南乃至中国的发展作出了较大的贡献。如留法学生熊庆来,在数学研究方面作出了杰出贡献,不仅成为我国著名的数学家和教育家,还是我国现代数学的创立者、开拓者和奠基者;又如留美学生缪云台,回国后成为云南著名的实业家和爱国民主人士,历任云南个旧锡务公司经理、国民党云南省政府委员兼农矿厅厅长、劝业银行经理、富滇新银行行长等职,解放后曾任中国对外经济贸易部特邀顾问、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等等。

  当然,作为一个玉溪人,李鸿祥对家乡也倾注了一腔热情。他在昆明主持修建了玉溪会馆,使旅昆同乡有了一个温暖的“家”。他还倡议把玉溪衙门旧址改造成新市场(现南门街北段),使玉溪州城多了一条繁闹的街市。诸如此类的有益行动,不胜枚举。

  编辑:刘燕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