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碑上刻字尚可辨 背后故事已模糊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2-01-31   进入社区    来源: ]

石碑上“泽永沙浸”四个字清晰可辨。

  □玉溪新闻网讯(记者 顾世丹 文/图)

  古寺里的石碑

  上牟溪冲位于高仓街道东南边。记者几经打听这块石碑的下落,最后得知它就在当地的文明寺内。据一位热心老人介绍,这块石碑是乾隆年间所立,其内容大致和水利有关。记者本想再多了解一些,但老人似乎有事,说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在询问了附近扎堆打牌的老人后,一位热心人把记者带到了文明寺。

  这是一座百年古刹,据说建于康熙年间,并在乾隆乙丑年,也就是公元1760年复建。古寺看上去虽然不大,但显得古朴而庄重,寺前有香炉供前来拜佛的善男信女烧香祈福。古刹分前、中、后3殿,且屋面有前后两坡,而且两山屋面悬于山墙或山面屋架之外,为典型的清代悬山屋顶。

  站在寺门外经常可以清晰地听到孩童打闹的笑声。门前的一条水泥路向下延伸,农户的房屋也依路而建。就地势而言,文明寺位于高处。

  也许是没有到逢年过节或是祭祀的日子,这座百年古刹显得格外冷清。跨进寺门,里面和其它寺院没有什么区别,也供奉着佛像。而在寺内的耳房墙壁上,嵌有一块《泽永沙浸》的石碑,其碑高1.5米,宽0.85米,为青石所制,它便是记者此行的目的。

  石碑后的故事

  石碑上的《泽永沙浸》四个字为楷书所写,碑文为阳刻,计34行,每行54至74字不等,立碑时日为清代乾隆21年3月初8日。
 
  其碑文为:“特授澄江府新兴州正堂加三级纪录七次龙,为祈恩给案勒石以垂永久事。”从这一内容来看,这块石碑应是一个纪念警示物,那说的又是什么?

  几经查找,记者在市档案馆找到了一些与这块石碑有关的资料,得知此碑刻的是上、下牟溪冲士民请准将“水系沙浸”的结案勒石。

  据碑文记载:乾隆二十一年二月十九日,据新宁乡上甲上下牟溪冲士民姜文洪等具禀前事,禀称情缘“仁人一日之泽,小民万世之福。耆民牟溪上屯,自前明屯粮,依山居住,田亩高亢,前人循山凿石,开上沟一条,灌溉民田;下沟一条,灌溉军田,水系山箐沙浸,丰年或能救济,旱岁即难播种。历古以来,系上屯轮放,原无别屯争夺。陡于乾隆十八年,有高仓蒋世官等,纠众恃强霸夺,蒙天台勘讯,批断在案。讵意高仓人素行健讼,乾隆十九年,天台护理临安印务李文元等捏词诬控,署州主明批厅主刘查讯详州,未结。天台履莅州治,伊等架诬越控,蒙拘集讯,详藩宪批准在案。乾隆二十年,伊等又捏控府宪,天台研讯详报,不料高峻等要截文书,拆封洗改,天台查讯通详。乾隆二十一年,奉宪批:‘如详究治结案,高仓永不得以下流而问上流之有无。’恩同再造,顶戴无既。然恐案卷失遗,高仓复逞刁健,耆民等吁告无凭,伏祈赏准给案勒石,以垂永久等情。”

  又云:“查高仓人民始则纠众霸水,妄指私碑越控,继则贿吏舞弊,遂至酿成人命,刁健已极。诚恐日后高仓人民不遵批断、不循旧例,仍请前辙,合行给案勒石,以垂永久。嗣后务须各照沟道轮放,不得仍前恃强混争,致干严究,须至勒石者。”此结案是按当时的公文程式行文的。前一部分为牟溪冲的求禀,追述了案件的提出、经过、终结,向州官“伏祈尝准给案勒石”。这是因水引发的案件裁决记载,而后一部分为州官的示文,也详细地复述了案件的过程。

  记者本想通过采访本地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来最大程度地还原这件事情的经过,但遗憾的是在所有接触过的老人中,没有一个能够描述事情的全貌。都称,这是高仓和桃源相互争水引起的,因为当时这里缺水,而附近唯一的水源又在牟溪冲。因此,高仓和桃源都分别向牟溪冲示好,并要求断了对方水源,从而引发了冲突。而在此之后,还修建了一条河道。

  在得知有河道后,记者试图探访一下,但村里的老人说:“古河道现在已经没有了,前些年还有一部分可以看到,但后来因种种原因河道没有了。”

  记者在档案馆翻阅资料后获得了一个大致的情况。其碑为《牟溪冲水利禁断碑记》,这块石碑是上、下牟溪冲士民请求知州龙廷栋将各级官府对与高仓之间的水利诉讼批文和审理结果下发村民,据以刻立的碑记,是当时同类水利诉讼中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件。案件起因并无特别之处,但当事的一方不甘心判决结果,捏词控告知州受贿枉法,甚至采取贿买官府办事人员,涂改印信文字等极不堪的手段,以至于发展为人名案件,牵害众多人员。

  碑文对当时的司法审理过程交代得比较具体,其中关于案犯王世龙畏罪自杀后,由昆明知县填验通报一节,证实了明清司法官辖的有关规定。

  编辑:刘燕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