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老房未倒姓已变 土司城中故事多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2-02-13   进入社区    来源: ]

位于甸尾的土司衙门

正堂二楼古风仍存

  玉溪新闻网讯(记者 顾世丹 文/图)土司制度是我国历代封建王朝在少数民族地区,通过分封地方首领世袭管职,以统治当地人民的一种特殊政治制度。在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剿匪、土地改革、民族区域自治等阶段,其制度被彻底废除,土司及与其相关的痕迹,也渐渐被人们淡忘。近来听说在华宁还能找到600年前的土司衙门旧址,记者不由得产生了兴趣,专程前往并寻觅背后的故事。

  历史上的禄氏土司

  初到华宁,记者并不知土司衙门在何处。经过多方打听,得知当地人更愿意称其为土司城,它便是在离县城不远的地方——甸尾。

  前往甸尾的途中,记者从路边一群吸烟筒、打牌的老人那里得知,土司姓禄,开始是在明朝洪武年间禄土司修筑城池于此。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了甸尾的由来,“清康熙年间,吴三桂派兵在宁州小王马和龙庙放马,由于这些兵放荡淫乱,迫害百姓,勒索土司,致使禄土司派兵围剿他们,并迫使地方土官联合滇南、滇东诸处土官起兵反击。朝中有奸臣借此上报朝廷说,宁州土官联合多处土官谋反,应进行军事镇压,并得到朝廷批准。吴三桂率兵进入宁州消灭了土司,同时毁了城池、故居及各地风水龙脉坟塘等。从此之后,禄氏城池毁坏荒芜,因它建于华宁新城尾,所以当地人就把它取名为甸尾。”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得知,禄氏历代惯于征战,多得封赏,使宁州疆域逐步扩大,特别是明末的禄洪有“黔借滇为外护,滇借洪为长城”之誉。禄氏除巩固自己的统治和积极参与国事、维护国家统一之外,因在对外的广泛交往中受到较大影响,崇尚儒学,倡导诗礼传家,培养了崇文尚武的良好氛围,对周边地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宁州禄土司的历史,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诸多方面,是宁州乃至云南地方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现实中的破旧房屋

  穿梭于甸尾巷道内,在一位热心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当年的土司衙门旧址。“这里便是。”顺着热心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扇破败而狭窄的门呈现在眼前,和附近民居的屋门没什么区别。

  走进小门,里面显得破败不堪,这是一所四合院式土木结构的房屋。屋檐上的青瓦间杂草丛生,院内堆放着砖、石之类的杂物。正对屋门的正堂后墙已经倒塌,正堂两旁的厢房则相对保存完好,透过发黑的门窗、柱子以及屋檐,感觉到一种古朴、深沉和寂静。

  在离土司衙门一墙之隔的一间民居里,记者意外地找到了禄土司的后人豆玲。在她的带领下记者再次进入土司衙门,并直接前往正堂二楼。

  二楼的楼梯已经倾斜,部分已经断裂,踩上去吱吱作响。“小时候,我经常来这里玩。那时比现在要好些,现在都破得不行了。这所房子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但因种种原因没有修缮。房子里的东西都没有换过,你看这些楼梯、柱子就知道了。”豆玲一边上楼一边说。

  二楼窗台和地板上积满了厚厚的灰尘,跨过断裂的木地板,站在一则边缘上有点凌空而立的感觉,这里能把一楼看个清楚。在楼梯口的位置有一个被木栅栏围起来的地方,有门也有窗。“这里可能是以前关犯人的地方。听老一辈人说,以前审犯人是在一楼,而这里则暂时关押等候上堂的犯人。”豆玲说。

  传说中的姓氏变迁

  下楼的时候,豆玲告诉记者,老房从建造到现在大概已有600年的历史,她回忆起了儿时老辈人讲述的有关家族的点点滴滴,这其中包括了姓氏的变迁。

  “我的祖先姓禄,而我姓豆,禄姓改为豆姓是有原因的。”豆玲说,姓氏的改变相传和禄家的四件宝贝有关,据传在禄氏连做三代土司官的后期,获得了四件鲜为人知的宝物。第一件是床毡子,不论多少人都够垫着睡;第二件是三块万年柴,永远烧不完;第三件是一个铜铠,不能敲,一敲就有三石六斗芝麻兵来护卫禄家;第四件则是一口铜锣锅。

  因消息传到了京城,皇帝极为不满,认为有宝不敬奉朝廷反在民间勒索百姓,显耀荣华,还养有数万芝麻兵,禄家必定是居心不良,企图谋反,于是调集兵马数万,把宁州姓禄的人都杀掉。其后,又派兵将数千把禄家庭院团团包围,杀人无数,最后还剩一个小丫头背着禄家最小的一个娃娃逃到村外的豆田里,追兵赶到,一名官员问她姓什么?丫头吓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用颤抖的手摇摇豆棵,官员见状认为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用摇豆棵表示她姓豆,于是官员带着兵马走了。

  后来,两人慢慢长大,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结为夫妻,因丫头救了禄姓族人,禄姓也就改成了豆姓。

  编辑:刘燕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