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曲焕章故里寻迹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2-02-16   进入社区    来源: ]

当时百宝丹的“仿单”。

老宅古朴而沉寂

老宅门后的石磨

以前用于捣药的石碓

当时用于装百宝丹的小药瓶

蒋中正题的“功效十全”

  玉溪新闻网讯(记者 顾世丹 文/图)在江川县曾有一位有名的伤科医生,因其独创的一种治愈外伤的药剂而名声大振,先后被唐继尧、龙云、蒋介石等赠予匾额以示褒奖。这个人是谁?又为什么会得到当时这些重要人物的褒奖呢?近日,记者来到了这位医生的故里进行寻访。

  曲焕章老宅仍存

  江川县前卫镇赵官村并不大。在一个岔道口随处可见相互打闹的孩童和等待公交车的村民。一条大道直通村内,这条路并不短,而且也没有前往的车辆,村民们都是乘公交车到达岔道口后步行进村。在路两旁的田里种满了农作物,而且没有太多的建筑物,视野很开阔。

  经多方打听,记者找到了这位名医的后人曲绍建。老人看到记者前来觉得有些突然,在表明来意后,老人开始健谈起来。通过聊天,记者得知这位老人是曲焕章的重孙,而曲焕章便是记者所说的那位名医,也是云南白药的创始人。

  记者在曲绍建的带领下,穿过条条小巷来到了曲焕章的故居。这一建筑从外面看就是一所普通的房子,没有众多名人故居均有的石雕和木雕等,门前一条狭窄的巷道显得很拥挤。“这就是曲焕章出生的地方。”曲绍建说。其墙体基础采用紫砂石支砌,高出地面约30厘米,墙体用土坯一直砌至檐口,只有在二层正前方留下一扇格子窗。大门设在一楼明间正中。

  走进这所老宅,里面堆放着一些木料之类的杂物,一个石磨和石碓便是这里最显眼的东西。曲绍建告诉记者:“这个石碓是用来捣药的,我以前也用过,因为自己对草药也有些了解。因曲焕章信奉佛教,在二楼上曾供奉有药神。”上楼的楼梯设在右侧,顺楼而上,这是木板楼,为抬梁结构。楼梯吱吱作响,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昏暗的屋内显得古朴而沉寂。在二楼正中设有曲氏神龛,屋内摆放着一些座椅,而以前供奉的药神已被损毁。

  曲绍建说:“老宅经历了百余年风雨,墙坏了换墙,瓦坏了换瓦,但屋内一切都保持不变。虽然屋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对于我们后代来说,守护的是一段历史,一段记忆。”

  老广告内容丰富

  在与曲绍建交谈后记者意外得知,他现在仍然保留有当时曲焕章用于装药的小药瓶以及一张“仿单”。

  在曲绍建从里屋拿出的这张“仿单”上写有“谨防假冒”四字,在其最上方绘有“曲焕章最近肖像”,下面写有“政府许可注册商标”。“仿单”上面还印有蒋中正(介石)题的“功效十全”、唐继尧题的“药冠南滇”等内容。在其正中则是曲焕章万应百宝丹的介绍、功效和用法,并在上面绘有百宝丹的种类,写有相应的价格。在其最左侧写有“云南昆明市金碧路四二四号,电话七四三号”。背面则印有云南省会公安局、云南昆明市公安局颁发的药商执照,以及金汉鼎、杨耿光的题词。在中间印有“百宝丹辅叙”和撑骨散、虎力散的用法、功效等。综合以上内容,这大概是一张当时的宣传广告。

  曲绍建告诉记者:“1914年,曲焕章通过多年的苦心钻研,反复研制,终于发明了曲氏白药。1916年经云南省警察厅卫生所检验合格后才公开出售。”

  据有关记载,1902年曲焕章遍游滇南名山,学神农尝百草,不耻下问,求教当地民族医生和草药医生,获得伤科名药甚多,经十年苦心钻研试验,研制伤科药物百宝丹,获得成功。其主治刀枪伤及跌打,凡外伤,只要身软不死,虽人事不省,先入百宝丹,再服虎力散,气绝者渐苏。匪首吴学显因被枪伤胸部,伤情严重,强请曲焕章治愈,百宝丹声誉大振。

  吴学显在受唐继尧招安后,委以军长之职。曲绍建说:“吴学显为感谢曲焕章治伤之情,写信请曲焕章赴昆明开业,在南强街开设伤科诊所。其后,因滇军参与北伐,吴学显右腿骨被枪打断,经当时昆明的法国医院及惠滇、陆军等医院诊治,都认为截肢才能保命。随后,便请来曲焕章医治。在将其治愈后,一时间他的医术,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妙手’、‘神医’,前往求医者门庭若市。也因如此,唐继尧赐给他‘药冠南滇’、吴学显赠与‘效验如神’等匾额。而这些匾额目前已经不知去向。”

  白药背后的故事

  百宝丹,也就是白药,其疗效为何如此之神,是怎么来的?这些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秘密,也是人们最想得到的。曲焕章也因此丧命,这段历史,着实令人意外。

  曲绍建说:“曲焕章年轻时,不喜欢上学。因家境不错,便经常邀约朋友一起去打猎。有一次,他们在田里捉田鸡,因为怕其逃跑,就把田鸡的后腿折断扔进背篓里,并顺手拔了一些草盖在田鸡身上。等到回家拨开它们身上的草后,发现背篓里的田鸡竟然活蹦乱跳。曲焕章对此觉得十分神奇,经过反复试验终于制成云南白药。”

  这虽然是一个传说,但也是有依据的。曲绍建告诉记者:“这种神奇的草以前曾采摘过。但后来因修水库,把适于这种草生长的地方给毁了,此后就很难找到。而现在,我都不去找了,都是去街上买。”至于是什么草记者不得而知,也不便细问,只是大体了解到这种草生长在有石灰石的地方。

  据相关资料记载,1930年前后,曲焕章本人曾在报纸上宣扬,说他的百宝丹是受“异人”相传。这个“异人”就是云南个旧的姚连钧。

  曲绍建说,他曾看过曲焕章亲笔写的书。上面说,曲焕章曾得过病,四处求医后仍然没有治愈,后来经姚连钧医治得以痊愈,在其病好后拜姚连钧为师,并为他背了10年的药箱。对于曲焕章是如何被治愈的不得而知。姚连钧和那棵神秘的草药也没有关系,因为他懂的是医治疮疾,而曲焕章当时所生的病也就是疮疾。对于大家所熟悉的云南白药则是曲焕章对一些采来的中草药反复多次试验,最终配制出来的。

  而在白药研制出后,为了增加白药的传奇色彩,曲焕章给白药另取名字为“百宝丹”。但因其信誉高,销路好,不少人为牟取不义之财,便制作假白药出售。为维护白药的声誉,曲焕章用1-2粒特制的药片附加在瓶口的药粉中,这既是曲氏的特殊标志,又是药力很强的药,专门用于危重病人,还可以保护药品经久不变,有“保险、防护”之意。因此,被称为“保险子”,誉为“白药中的白药”、“丹中之丹”。

  据有关史料记载,1933年曲焕章当选云南医师行业的主席,他团结广大中草药工作者,积极组织医学研究,为全省中医药事业作出了贡献。随着白药声誉的不断扩大,继唐继尧题赠匾额之后,龙云题“针膏起废”、胡汉民题“白药如神”、杨杰题“百宝丹系百药之王”、蒋介石题“功效十全”等匾额。

  1938年“七·七事变”后,云南第60、58军北上抗日。他出于爱国之心,捐献了三万瓶百宝丹给两军全体官兵。将士负伤,外敷内服白药后继续拼杀。日本报纸惊呼:“自‘九·一八’与华军开战以来,遇到滇军猛烈冲锋,实为罕见。”

  同年,国民党中央政府派专人将他接往重庆,住在中华制药厂内,该厂系“四大家族”创办,并令厂主焦易堂出面,以抗日为借口,百般要挟其交出白药秘方,遭严词拒绝后被软禁。其后因抑郁成疾而死,终年58岁。

  1956年2月,曲焕章遗孀缪兰英把白药秘方献给了新中国,由昆明制药厂生产,并更名为“云南白药”。

  编辑:刘燕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