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沧桑老宅虽破败 将军英名永流传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2-03-27   进入社区    来源: ]

国民政府发出《追赠陆军上将第三军军长唐淮源褒扬令》

何应钦所题“芳徽风迈”

蒋介石为唐母写“岳欧懿范”的题字

老屋破旧

  玉溪新闻网讯(记者 顾世丹 文/图)在距离江川县城10多公里的江城镇,有一位名人。他曾因聪明过人,得当时县太爷改名。其后,又与朱德义结金兰称兄道弟,并参与了辛亥革命,后随蔡锷、唐继尧“护国讨袁”,成为滇军名将。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近日,记者来到唐淮源将军故里进行探访。

1  历经沧桑的老宅

  时值初春,烈日下的江川县江城镇极为干燥,空气中弥漫着灰尘的味道。虽然是正午时间,但街上的人似乎很少。只是在超市和公交车站偶尔看到人群,路边卖冰棍儿的大妈也坐在凳子上打起盹来。

  经多方打听记者了解到,这位名将的故居在江城镇的北门。穿过乡间农舍的条条小巷,记者来到一所农舍前。在农舍门口,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告诉记者,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便是唐淮源的故居。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所白色墙面的老屋矗立在那里。老者也许是怕记者找不到,还十分热情地随着一起前往。老宅看起来很破败,并被周围的民居围得严严实实。以前木制窗户上的雕花和看上去极为古朴的房屋样式,是唯一能够辨认它是老宅的原因。

  其房坐北朝南,占地近400平方米,为间架梁式土木结构,始建于1940年底。正面为三间正房,面积比一般民居要大。其墙壁的四角和窗户的四周均采用青砖贴砌,所有墙壁采用瓦灰粉刷,实为气派。正房旁边有与其不相连接的六间厢房。而现在,老宅的大门、围墙已经被毁,房屋破旧不堪,面目全非。

  站在门前,在与老者的闲谈中记者得知,在其母亲去世时唐淮源曾经回来过一次。“那时候我还小,大概就六七岁。有一天这里来了很多人,把门前的这条小路堵了个水泄不通。因为那时我个子小,被挤到外面,根本就看不到里面有些什么。不过后来听大人说是唐淮源的母亲去世了,唐淮源回来了。”老者说。

  也许是和记者聊天的声音太大,以至于惊动了老宅旁边的人家。一位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端着手里的碗,兴冲冲地跑了出来。“这里就是唐淮源的故居,不过现在已经破败不堪了。以前连周围的这些房子都属于他的宅子。只是后来因‘土改’,老宅的房子都被分给了当地村民。这些房子现在都有人住,但其故居的主要部分正房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他说。

  走进正房,里面很昏暗,而且堆满了杂物。记者摸索着踏上通往二楼的楼梯,楼梯的“吱吱”声在这个昏暗的环境下显得极为清晰。楼梯扶手只有一些简单的雕花,且线条清晰硬朗。楼梯尽头便是二楼的正屋。这间房子很大,中间有一面竹帘将其一分为二,和一楼一样,这里也同样堆满了杂物。强烈的阳光从破旧的门窗外射在竹帘上和各种杂物上,更显刺眼而悠远。

  据说,唐淮源原本想把它建成四合五天井结构的宅子,结果还未能了结夙愿就壮烈殉国了,其后由妻女居住并未续建。

  在采访中记者意外得知,由蒋介石题的“岳欧懿范”、何应钦题“芳徽风迈”匾额,以及唐淮源殉国后由国民政府追赠的“唐淮源褒扬令”仍存。虽然因种种原因,记者未能目睹实物,但却获得了它们的拓片,并以此来追忆那些人和事。

2  慈母孝子受尊重

  据资料记载,唐淮源,字佛川,半岁时父亲去世。其母亲姚氏,是父亲的小老婆,在家里没有地位。为将儿子抚养成人,她到一位乡绅侯家当佣人,而唐淮源能上学读书是因为一件偶然的事。

  当时,姚氏没钱供儿子读书,唐淮源只能送侯家少爷到学堂做陪读。谁知道在学堂外的唐淮源,比里面的富家子弟学得还要好。此事被当时江川的县太爷得知后,亲临学堂视察,见唐淮源勤奋且聪明过人,就特免其学费让他入学堂上学,并亲自为他改名。《唐淮源传》作者王金坤认为:“唐淮源这个名字是当时的县太爷给他改的,直到去世都是用这个名字。”

  因勤奋好学,唐淮源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与朱德、金汉鼎、鲁子材为同班同学。毕业后加入过同盟会,曾先后参加过云南重九起义、护国战争、护法战争、北伐战争,由排长升任连长、团长、旅长、副师长兼旅长,还任过宜宾县县长、南昌军分校教育长。1932年,升任第十二师师长。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唐淮源于国家危难之际受命为国民党陆军第三军军长,率部转战赵燕。
    据当地上点年纪的村民介绍:“第三军原为滇军,官兵多为滇南子弟。唐淮源生活很简朴,平时都穿蓝布长衫、圆口布鞋和白袜,秃着头不戴礼帽。他穿军装的时间很少,很多在滇军里的人都称他为‘儒将’。”

  1939年4月17日,其母辞世。蒋介石知道他是出名的孝子,特批他回乡葬母,并亲笔为他母亲写了“岳欧懿范”的题字。以赞颂其母亲,像岳飞和欧阳修的母亲一样,有良好的风范。何应钦也为其母题“芳徽风迈”匾额。在他回乡时,当地父老得知,摆案跪迎。唐淮源下马入村,跪拜恩师胡岐山,并赠银70大洋。其间,曾亲书明代张家玉诗“裹尸马革英雄事,纵死终令汗竹香”。

3  巍巍中条铸忠魂

  唐母辞世后不久,1941年3月,日军秘密从华北、华东、中原调兵,达25万以上,装备精良,扑向中条山,志在必取。唐淮源率部前往抗击,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出征。

  1941年5月7日,中条山飞机轰鸣,炮声震天,硝烟弥漫。因我军无备,无应急措施,更无后续预备部队补救。前沿阵地被日军攻破数处,相互之间联系配合受阻不畅。

  据记载,5月8日防守垣曲的四十三军,阵地被破,数度逆袭,未能扭转形势,于下午提前撤退,使得日军乘虚而入,将中条山我军阵地分割成两半,整个中条山战场局势危急险恶。战区司令长官部下令撤退。

  当其他部队已经突围撤退时,唐淮源仍在指挥第三军将士以死相拼,以守土卫国、寸土必争的精神,反复冲杀,声震苍天。

  10日,唐淮源收到撤退电令时,已经陷入重围,无路可退。唐淮源组织突围,在温峪大道与敌遭遇,展开激战于东北高地。

  经过激战,第三军伤亡过半,四面受敌,粮尽援绝,无路可退。唐淮源毅然言道:“现情势险恶,吾辈对职责及个人之出路,均应下最大之决心,在事有可为时,须各竭尽心力,以图恢复态势,否则应为国家民族保全人格,以存天地正气。”又说:“中国军队只有阵亡的军师长,没有被俘的军师长,千万不要由第三军开其端。”同时下令以团为单位,化整为零,以分敌势,分头突围。并亲率十二师之一部,向县山且战且走,但又遭遇日军大部队。经一番厮杀都无法逾越,不得已转向西行进,然而又被敌军阻断。唐淮源亲自冲在前方,率部与敌殊死决战,杀声震天,双方尸横遍野。

  到了12日,唐淮源率众且战且走,他进到樊家沟县山顶一间土屋内,身边仅剩几个通信兵和报务员。唐淮源自知身陷绝境,以气壮山河的气概在笔记本上写下遗书:“余身受国恩,委于三军重任,当今战士伤亡殆尽,环境险恶,总军两部失去联系。余死后,望余之总司令及参谋长收拾本军残局,继续抗战,余死瞑目矣!”唐淮源倍感有负国家的培养和民族的养育之恩,但又不愿落入敌手,于是遣去左右,饮弹自尽,以身殉国。时年55岁。

  1942年2月2日,国民政府发出《追赠陆军上将第三军军长唐淮源褒扬令》,并准定将唐淮源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史馆,以彰英烈。

  编辑:刘燕

编辑: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