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三品高官名在外 故居尚存留雄风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2-09-14   进入社区    来源: ]

老宅记忆着岁月的印痕

门框上精美的木雕得以保存

窥视屋檐缝隙中的老宅别有一番古韵

百余年前这扇门由谁开启

  玉溪新闻网讯(记者 顾世丹 文/图)在江川县一个普通的小村子里,有着浓郁的乡村风韵,这里,曾在清代诞生过一位三品大员。不过,这位高官大多时间都在省外任职,致使当人们提及他的名字时都显得极为陌生。辞官还乡后,他办学兴教、服务家乡,为当地发展作出了贡献。

  近日,记者来到这位三品大员的故里,在当地人的谈笑风生中寻觅这位最熟悉的陌生人。

  朝廷进士声名在外

  初秋的农村,狭窄街道上来往的行人穿梭于店铺和货摊之间,路边的叫卖者也提高自己的音量,试图穿透流动的人群,盖过来往车辆的发动机声。这里就是距离江川县城20多公里左右的路居小街子村。

  这位高官会在当地留下些什么?几经打听,多位八旬老人给予记者的回答都是不知道或不清楚。经多方查找,才得知这位高官目前仍有后代在小街子村,为路居中学退休教师乐麟祥。

  现年77岁的乐麟祥告诉记者:“我的曾祖父乐观韶在咸丰末期至同治年间,学业初见成效并考取秀才。但那时遇到太平天国农民起义,时局不稳、道路不通,一直等到光绪元年(1874年)才与业姓老表一起到省城参加乡试,考中丙子科举人。于1875年在父老乡亲资助下,和业姓老表一齐进京应试,考中丁丑科进士。随后调遣到黄河办事处候差昕职,那时正好遇到黄河泛滥,曾祖父受命负责治理黄河。”

  让一个常年和红土打交道的云南本地人去治水,听起来似乎不靠谱,这引起了记者的好奇。乐麟祥说:“那个时代科学技术极端落后,我曾祖父凭着在家乡务农时的所见所闻,想出个土办法治理黄河。因黄河沿线不是黄土就是沙泥,无法加固河堤,他想出的法子就是把竹子划开编成高大的蔑筒,又用木桩在黄河沿岸的河堤上等距离栽稳,然后把蔑筒套在木桩上,并使其紧密相靠,最后,再往蔑筒内填满沙土。如此治理黄河也取得了一些成效,清政府得知后对我曾祖父进行了嘉奖。由于治理黄河有功,我曾祖父被调任直隶(河北)衡水知县,之后相继任过蓉城、昌黎、迁安、卢龙等知县。调职时,其所任过事的县属民众还作了一副‘南国醇儒北平太守,西方生佛东土青天’的对联歌颂他。”

  据查,乐观韶在昌黎时还与一座颇有神秘文化色彩的道观联系在一起。据相关资料记载: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清末永平府一带出名的全真教道士方贯通曾应乐观韶约请,“慨愿募资,承修城西湘子桥、文星桥及流水沟之坍废石路”;后在1895年的“乙未岁饥”和1900年的“庚子兵燹”时,其“皆随时救济,不遗余力”。清光绪三十年(1903年)前后,方贯通归隐故里,募得抚宁县圈子营郭姓善士——郭宗逵所购山场,在蔡树洼结庐建起隐仙庵。隐仙庵建成后,曾汇集十几名道士修行。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春,乐观韶为隐仙庵撰了一方卧碑,尽记方贯通生平事迹及建立隐仙庵的经过。

  “我曾祖父在卢龙更是政绩卓著,满清政府嘉奖他的贤能,晋升直隶(河北)省永平知府。同时,又代理理事府,继后又升任围场粮补府,授中宪大夫,三品顶戴花翎。”乐麟祥说。另据了解,乐观韶,字芝田,生于1840年冬月十八,路居小街子人,祖籍江川乐家营(岳家营),世代以来家境贫寒,靠务农、做豆腐维持生计。乐观韶自幼生性文静、聪明敏捷,自小除专心致志学习外,还帮大人做些家务杂事,十岁以后逐渐懂事,在长辈和老师教育下,对乡亲父老很有礼貌,很是尊重,而且谈吐不俗,被乡里人喜爱。

  陈年旧事谁人知

  采访中记者得知,20世纪初乐观韶辞官回乡。这是为何?他辞官后在家乡又是怎样扎根乡里的?记者对此继续进行采访。

  乐麟祥告诉记者:“20世纪初,辛亥革命兴起,时局动荡,政府官员日趋腐败。乐观韶不甘愿面对这样的现状,于1906年索性辞官还乡。当他坐轿至路居大龙潭坡时,不忘乡亲父老对他的养育之恩,尊敬父老,凭着老朽之躯,下轿徒步7华里行至家门,沿途对夹道迎接的父老乡亲频频点头、一一握手问好,表达感激之情。”

  乐观韶回到乡里后,凭其为官30余年的卓识远见,邀约乡绅父老磋商改私塾为公学事宜。“其办法就是将路居原各寺庙的公田拨出部分,将其田租作为办学经费,于是宝华两级小学在路居诞生。”乐麟祥说:“到辛亥革命后,国民政府在广大农村尤其是像路居这样的偏僻农村尚未建立政权机构,呈现无政府状态,因而土匪蜂拥而起,大张旗鼓入家抢劫、绑架勒索,闹得乡里鸡犬不宁,黎民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乐观韶督令长子组建团练,并作参谋指导,清剿惯匪。后因除匪首惹下大祸,长子被华宁县长抓去关押在通海秀山,后被杀害。此时,乐观韶已有81岁高龄。事不遂意,于1922年去世。”

  乐麟祥所说的“宝华两级小学”及乐观韶长子被害,对于很多当地人来说同样显得陌生。不过,记者却意外从街边一位打扑克的老人口中得知:“宝华两级小学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不过就在村里的某个地方,具体位置记不清了。”在和这位老人继续交谈中,记者获悉乐家老宅现在依存,虽然有一部分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但里屋的一砖一瓦都和以前一样,没变过。

  老宅尚存雄风

  乐家老宅位于街道背静处,要是无人指引根本无法找到。老宅没有传统的木制大门,门前没有镇守的石狮,乐观韶后人也已不在此居住。

  走进这所老宅,唯一可以感觉到的就是它并非普通人所有。虽然历经岁月洗刷,但丝毫掩盖不了曾经的辉煌气势。这是一所典型的清代建筑,为木质房屋,分上下两层,有正堂、厢房和天井。顺楼而上,推开楼梯尽头的一扇门,呈现在记者眼前的木雕门框令人惊叹。其雕工细腻、制作精美,实为少见,门框呈拱形,上面刻有花卉和蝴蝶。在门框一侧有一人多高的落地花窗,呈镂空设计,宽2米左右。老宅布局合理,房间众多,因有的房门已经上锁,记者未能一一探访。环视一周,老宅除了移动不了的物件外,诸如匾额、木雕等已荡然无存。

  据村民业跃东介绍,这里以前看上去很有气势,木雕、石雕这些都有,而且很精美。后来因历史原因,这些东西要么被分给别人,要么被毁坏。“我就住在这所老宅隔壁,我在这里看房子也有7年左右时间了。至于这所老宅建于何时我不太清楚,但至少也有上百年了,我小时候就会经常来这里玩。这所老宅很大,有3个天井,以前当地政府曾在这里办公。说起这所老宅,绝对不是一般人家能有的。记忆中,这里的房屋格局没变过,唯一变过的就是里面的陈设,里面的东西都被拿走了。”今年76岁的业跃东说。

  据说,当时有村民还从老宅中获取一件瓷制的乐观韶像。“以前,因历史原因,我家亲戚从这所老宅中获得了一个大概有书本高的瓷制乐观韶像,说是作为纪念。”一位村民向记者念叨:“这件瓷像绘制得很精细,是黑白的。瓷像上乐观韶身着官服,头戴官帽,很雄气。但后来因不小心被摔碎了,要留到现在这就是个宝贝了。”说罢,这位村民哈哈大笑起来。

  编辑:刘燕

编辑:刘燕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