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神秘悠远的哈尼文化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2-12-25   进入社区    来源: ]

哈尼原生态民族舞蹈表演

棕扇舞里有着哈尼族的民俗民风

  玉溪新闻网讯(记者  李冉  文/图)不久前,第七届国际哈尼—阿卡文化学术讨论会在元江县举行。在为期5天的盛会中,“太阳城”元江的哈尼族以其独具魅力的民族文化、自然风光和人文风貌给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专家学者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元江县独具特色的哈尼文化也向世界作了全面的解读。

     罗槃国:民族文化的寻根

   唐末至五代,南诏国银生节度威远睑西部(今景东、景谷一带)的哈尼族,因受到“金齿白夷”的挤压,被迫集中东移进驻威远睑东部(今元江、墨江一带),使威远睑东部的哈尼族人口迅速增加,势力迅速壮大发展成强大的因远部(今元江甘庄一带),占据绝对优势,从而罗槃国应运而生,哈尼族历史从此步入最辉煌的时代。

   到“罗槃国”旧址寻根问祖,也成为此次上百位国内外专家共聚元江所研讨的一大主题。

   罗槃国辖今元江、墨江、镇沅、宁洱、思茅、江城县全境,以及新平西部和景东县东部。罗槃国前后传国460年左右,始于唐代宗永泰年间至五代之间(据推测,最大的可能是始于唐顺宗永贞至穆宗长庆年间),终于元至元年间。

   然而,当时的“罗槃国”是否已经具有一个国家该有的元素,现已无法确切考证。但是罗槃国时期,元江哈尼族地区的社会、经济、文化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是古代哈尼族发展历史中最为辉煌的一个时期。罗槃国衰败后,哈尼人相继迁徙到周围的密林中。在云南民族研究所编印的《民族研究译丛》第五集中,收入了《泰国密林中的游迁者—阿卡人》一文,对这段历史如此表述:“散居在东南亚北部山区的哈尼(阿卡)人都是在不同历史时期从中国云南流迁到境外的……今隐居于缅甸、泰国北部山区丛林中的阿卡人,就是当年潜逃出境的罗槃主阿禾必及其亲信部族繁衍的后裔。”

   “查阅史籍,有关哈尼族在历史上形成长期、稳固的政治中心和政权机构的记载极为罕见。像罗槃国这样辖地三万平方公里、历经三百余年、基本形成国家雏形的政权组织,在哈尼族漫长的历史岁月中,此乃唯一。”哈尼族学者敏塔敏吉对罗槃国的历史地位作出如上评价。

  棕扇舞:白鹇鸟神秘的舞姿

   2011年,元江县棕扇舞被国家文化部正式命名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棕扇舞作为哈尼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得以更好地代代传承。同时,作为哈尼族历史文化发展的一大重要表现形式,棕扇舞的起源及宗教、文化特征也成为专家学者共同研讨的话题。

   关于棕扇舞的起源,在元江县羊街乡有这样的传说:天神摩米派白鹇鸟帮人间掌管时间,并定时以叫声提示人类。然而,白鹇鸟在人间不分白天黑夜乱叫,人们到天神处告状,于是天神派公鸡取代了白鹇鸟,并对白鹇鸟说:“要是人间有人去世,你就来告诉我。”于是,但凡人间有老人去世,白鹇鸟就会第一时间飞去告诉天神,并请老鹰来带走死者的灵魂,请龙出资办理丧事。只要天神、老鹰和龙都请到了,白鹇鸟的任务就完成了。天神和人类一致评价说:“白鹇鸟很美丽,做通讯员最适合。”白鹇鸟听后心里美滋滋的,便开始翩翩起舞。哈尼人认为白鹇鸟能帮助其将老人去世的消息传递给天神和先祖,让死者的灵魂回到祖先生活的地方,为了感谢和纪念它,哈尼村寨只要有老人去世,人们都会手拿棕扇,以舞蹈的形式模仿白鹇鸟飞翔的动作。

   玉溪师范学院艺术学院副教授额瑜婷认为,除了从古代遗物和文史资料记载中去探索历史外,传说故事也可作为过去的信仰与习俗的记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作为各民族历史起源的素材,重现历史的真实面目。

   哈尼族棕扇舞是元江县最具特色和代表性的传统民间舞蹈之一,流行于元江羊街乡、那诺乡哈尼族聚居地。舞蹈的起源不仅与白鹇鸟传说故事有关,还与古老的狩猎采集生活和祭祀活动有关,从模仿狩猎中的禽兽飞跃奔跑和表现猎人凯旋归来的心情,到表现手拿棕扇驱鬼祭神的场景都有所体现。哈尼族棕扇舞的祭祀性质决定了它凝重含蓄、深沉、古朴的律动特点,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棕扇舞祭祀成分逐渐淡化,发展为今天既可用于祭祀仪式更是自娱活动的舞蹈,不仅在祭祀、丧葬时歌舞,遇到逢年过节、农事休闲时,村民们也会积极参与其中。

   “从精神层面说,棕扇舞凝聚了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的精神需求和审美理想。”额瑜婷说,“渴望群体聚会以增强民族凝聚力、增强民族精神,也是哈尼族所有红白喜事都要狂欢的主要原因之一。”

  哈尼梯田:走向世界的文化遗产

   每到秋收时节,元江羊街和那诺梯田的稻谷一片金黄,映衬在隐约的云海中,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和摄影爱好者到此观赏、采风。梯田农耕文化是哈尼族的主体文化之一,也是哀牢山代表性的地域文化。

   据《史记》记载:“滇池方三百里,沃野数千里,人们从事着水稻农耕。”以此来看,早在新石器时代,滇池湖畔就成功栽培了水稻,并成为云南最主要的农作物。据介绍,进入青铜器时代后,居住在元江流域一代的部族,已在河谷地带开田种植水稻。随后,哈尼族的祖先经过多次迁徙,来到了滇池湖畔,后由于强大部族的入侵,哈尼民族被迫南迁,沿途不断分支,并在滇南红河两岸居住下来,其中滞留于元江一带的“和蛮”成为元江哈尼族的先祖。

   哈尼族来到元江坝子后,利用其丰富的水资源和充足的阳光、肥沃的土地进行水田开垦,几乎整个元江坝子被开垦成了水田和棉花地。然而由于外族迁入,加之本民族内部分裂,哈尼族迁徙到元江西南部山区定居。那里虽然自然条件好,但面对重叠的大山,要开田种水稻就比坝区困难多了。哈尼族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开田种稻的丰富经验,把一座座大山开垦成了层层的梯田。

   元江那诺乡和羊街乡是哈尼族传统文化习俗保存得最为完整的地方。那诺乡素有“云海梯田故乡”的美誉,美丽的云海梯田衍生出丰富的节庆文化。预示春耕开始的“黄饭节”、祈祷五谷丰登的“苦扎扎节”和庆祝丰收的“哈尼十月年”等传统节日都离不开哈尼族农耕稻作历史。

   羊街乡的垤霞村委会被誉为“全国最大的哈尼族聚居村”,来到此地,便可以切身体验到梯田农耕文化及其衍生文化元素在民间的发展情况。垤霞村依山而建,从村子上方俯瞰便可以欣赏到壮美的哈尼梯田,这里的村民穿着传统哈尼服饰,每次春季插秧之前都要进行一系列富有民族特色的文化活动。其中最热闹的要数“开秧门”。“开秧门”是哈尼族的一项传统文化活动,意在祈祷粮食来年的丰收。而在此过程中,哈尼族不仅创造了生产歌、祭祀歌、情歌等各种类型的歌曲和原始粗犷的民族民间舞蹈,同时也衍生出了种靛和漂染的创新技术,以及独特建筑形式——土掌房。

   2010年6月,哈尼稻作系统成功入选联合国粮农组织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GIAHS)。

 编辑:刘燕

编辑:李海燕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