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孝子美名皇帝点赞 祖孙翰林传为佳话
——太史董玘生平家世考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1-0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董玘行书横幅(资料图)
董玘行书横幅(资料图)

□  蔡传斌

将董玘与通海秀山联系在一起的是他为普光寺题写的对联:“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静身。”这副对联从大诗人苏东坡的《赠东林总长老》中的诗句“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化用而来,在秀山的“匾山联海”中算不得名联,不过用以描绘秀山清幽的密林古寺环境却是很相宜的。从现有的史料、档案看,我们已经找不到他为秀山题写的其他匾联。

董玘为秀山增辉添彩的地方主要还在于他的翰林身份。明清两代,为秀山吟诗、题匾、撰联的翰林很多,如杨慎、蒋冕、王文治、朱阳、钱沣等,董玘因为是通海本地人而显得尤为荣耀。

董玘行书轴(资料图)
董玘行书轴(资料图)

《嘉庆临安府志·人物》里有董玘的一篇小传:“通海董玘,字玉崖,康熙庚辰进士。授检讨入直内廷,屡试诗赋,辄蒙褒嘉,与修国史玉牒。乙酉典福建试,称得人……”这篇简略的小传将他一生的任职经历作了概括:他先是在清康熙庚辰年,即1700年考中进士,接着进入翰林院,并以翰林院检讨的身份,陪在康熙皇帝身边吟诗作赋。因为才学得到皇帝赏识,得以编修“国史玉牒”,修国史让他在通海有了“太史”的美誉,“玉牒”则是皇族族谱的雅称,参与这项工作的人都非等闲之辈。清康熙乙酉年,即1705年,他出任福建乡试的正主考官,乡试结束后得到了朝廷的正面评语“得人”,说他“用人得当”,这已经是一个很高的评价了。

董玘在福建出任乡试正主考官时,选拔过一位漳浦县的读书人,这人就是后世称作“文勤公”“梁山先生”的教育家、著名学者、内阁学士蔡世远。董玘是他乡试时的座师,他生前一直对董玘执弟子礼。在老师去世后,他作了一篇《翰林院检讨举孝廉方正文山董公墓志铭》,收入其著作《二希堂文集》。这篇墓志铭记录的董玘生平就要完整得多。

按蔡世远的记载:“公讳玘,字玉崖,号文山。先本王姓,为江南凤阳府定远县人……从沐黔宁开滇,以功封武略将军,世职正千户,遂为云南某县人。数传至讳琪者,赘于董,因继董氏嗣。”这一段追溯的是董玘的籍贯和家族渊源,与通海很多姓氏一样,都是江南移民的后代,先祖远征、受封、屯垦、定居、落籍……都如出一辙。

“癸未散馆御试录四人,公与焉,授检讨。入直内廷,屡试诗赋,有旨褒嘉,赐御制诗集及渊鉴斋古文简……以国书精熟,为阁臣首荐,命纂修三朝国史、大清玉牒……”这一段,对董玘任职翰林院和内廷有详细记录。由此可知,他是通过御试受封检讨一职的,进入内廷后,常伴康熙皇帝左右,因为诗赋作得好,皇帝下旨嘉奖,并赠给他御制诗集、渊鉴斋古文简。对于云南诗人来说,这是一个很高的荣誉。从这段记载中,我们还知道,董玘是在内阁大臣的“首荐”下参与纂修国史的。

可以说,从1700年到1705年,五年时间,董玘在仕途上迅速步入高峰。谁也想不到,正当春风得意的时候,他却选择了急流勇退。按蔡世远的记载:“丙戌夏,乞假省觐。先是庚辰春公仲父珣卒,戊子季父璘又卒,公遂决意家居,曰:吾不复仕进矣。甲午以例休致,公恬然曰:养亲吾志也。”董玘大约在1706年夏天回乡省亲时萌生了辞官隐居的念头,而原因可能是家人、至亲的相继离世,让他有了“人生无常,珍惜当下”的感悟,于是喊出了“养亲吾志”的豪言壮语,对于一个能在皇帝身边任职、前途无量的官员来说,是相当难能可贵的。

从1706年回通海后,董玘就开始践行“养亲”的誓言,在家奉养母亲,“公之养太夫人也,盘飱不过一蔬一肉……二十三年如一日”。他给母亲吃的只是家常饭菜,却坚持23年不离左右,这不是常人能做到的。董玘辞官后多年,雍正皇帝继位,想给他官复原职,而他以“太夫人春秋高,固请终养”,放弃了复出做官的机会。20多年的孝行,让他在当时的官场颇受好评,云贵总督高其倬、云南巡抚杨名时联名举荐他为“孝廉方正”。孝廉方正是清代科举名目,它将汉代的“孝廉、贤良、方正”合为一科,自清雍正元年(1723年)起诏令各省的府、州、县、卫举荐,赐六品服备用。此后新帝嗣位,即由督抚举荐孝廉方正,授以六品顶戴。这个头衔品级不算高,却是一个皇帝恩赐的荣誉,但董玘还是以“养亲”为由拒绝了。雍正皇帝听到董玘的事迹后,感慨道:“董某纯孝,岂有当孝子之前而曰:俟尔父母既没而来京者哉,此岂人子所忍闻哉,但允其请足矣。”当时董玘的学生蔡世远,已经出任起居注官,伴随皇帝左右,这一段话应该是他亲耳听到的,后来写到董玘的墓志铭中。

清雍正六年(1728年),董玘的母亲离世。第二年的二月初四,董玘因母亲亡故而“哀毁而卒”,享年58岁。

董玘辞官后的20多年时间里,除了成就“纯孝”的美名外,还在家乡营造了手不释卷的读书风气。据《道光通海县志》记载:“董兆瀛,字寿百,康熙甲午举人,任石楼令。”董兆瀛是他的次子,考中举人后出任山西石楼县知县,能“洁己恤民”,深得当地百姓爱戴。董玘的孙子一辈中,也不泛读书人。据《道光通海县志》记载:“董健,字行斋,号竹溪,太史玘之孙,登乾隆乙卯进士,授翰林院检讨……授武英殿纂修国史馆协修。”董玘与其孙子董健同为进士,同入翰林院,同任翰林院检讨,同是修国史的太史,并且祖孙两人都因“纯孝”而青史留名,这在通海的历史上早已成为一段佳话。

除了“翰林”“太史”“孝子”的身份外,董玘在清代云南的文学史上还是一位有名望的诗人,著有诗集《赐书堂诗草》。《国朝滇南诗略》收录他的诗歌十首,清嘉庆年间的临安府知府、学者江濬源在读到这些诗作时评论道:“次东坡即似东坡,苦风行则杜、韩门户也,钓台以不著议论胜,陈桥驿古槐以有议论胜,文山先生具正法眼,藏以人事。君诗品尤大雅不群,允堪矜式。”

董玘在清代云南还是一位书法家,传世的作品不多,但都属精品,后人评价他“书法二王兼董其昌,苍劲中有秀逸之气”。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