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走船:消失在星云湖浪花里的船运业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2-19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走船自古有之,它是星云湖沿岸的民众在交通不便的情况下采用的一种物资运输方式。江川渔村濒临星云湖,旧时这里就以此种方式将当地物资装船,经隔河,入抚仙湖后,再经陆路转运至昆明及周边地区,而本地所需货品也以同样方式进入。

春节过后,记者来到渔村,在当地老者的描述中探寻旧时星云湖畔人们的走船历史。

L_1550451586841167927
以前走大船,人们会将江川的物资经水路运往澄江。

长者讲述走船历史

要了解星云湖畔这种通商往来和物资运输的方式,首先要说说渔村和周边的地理环境。

渔村濒临星云湖西岸。在旧时,渔村以南的小街是当时江川的农资集散地,相关商品都会集中在那里售卖。小街的街期为一个星期一次。那时,人们在小街购买的洋纱等商品百货,都是由昆明经过抚仙湖、星云湖的水路到渔村后拉到小街售卖的。而附近村落的人们则会带上相关的商品物资聚集到渔村,并通过渔村走水路经星云湖、抚仙湖,在澄江上岸,由陆路运往昆明,因此渔村成了当时一个民间物资交流的集散地,变得热闹起来。

街市的热闹往往会聚集较旺的人气,有了人气的聚集,当地的早市应运而生,并延续到了今天。而这早市的前身是当地的“龙兴街”。清末民初,“龙兴街”便是渔村、前卫、安化、杨家咀等地群众物资交流的集散地。

记者步入渔村纵横交织的街巷中,采访当地人。说起旧时当地的走船,老者张德寿认为,走船是一个统称,不管船只大小都叫走船,渔村所走的是大船,因此叫“走大船”。这大船有别于如今人们在星云湖看到的渔船,它长约10米,高2米左右,为全木制,一次可以运5吨多货物。旧时,这些船由私人运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转为国有。

据了解,其实当地人所说的“走大船”并非是渔村的专利,涉及旧时江川的很多地方。记者翻阅相关文献,在当地文献中有这样的记述: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江川累计发出大船执照18面,小船号牌151面。此数尚不包括原属华宁县管的大街、大庄、海浒、螺蛳铺、路居、小凹的船只。加上这一部分,应为大船28只、中船11只、小船270只,水上运输繁忙。而从事大船运输的村庄除渔村有5只左右外,后卫有2只,大河咀有5只,西河、海门、海东、大马沟、中渔村等各1只。由此看来,旧时江川很多地方都在走大船。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走大船这种运输方式一直延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据记述,1953年,当时的江川县人民政府召集部分船户开会,组织船户带船入股,成立了江川县木船运输社。1958年玉溪、江川合并,称玉溪县地方国营运输公司。其后,随着当地交通的改善,走大船开始慢慢消失,并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我听老一辈人说,旧时我们这里的大船离开江川后,船只可直达澄江的新河口。在民国时期,不仅渔村人赶街,小街、路居等地都有相应的街天。人们赶街、运送生活日用品都是借助船只完成的,其他大宗物资如粮食、布匹、烟、酒等,都通过大船从水上运往澄江而转运昆明,而且通海、华宁、玉溪等地,乃至临安、蒙自、开远等地的商人都会取道江川水路。走船所用的船是木船,动力全靠人力,人们出了船钱还要划桨。除运送物资的大船时常开往澄江外,渔村、路居等沿岸村落,常有中船、小船停在湖边。每逢赶街天,各种船只都会运客、运货去赶街。老一辈人说,走大船运输物资有很大的风险。我们这里以前常有土匪出没,走船的人要是碰到土匪截船,只能自认倒霉。轻则船上的贵重财物被抢,重则绑架、敲诈、勒索。我曾听说,民国时期,就有人因走大船被土匪绑架,敲诈了很多钱。”张德寿继续说。

张德寿所言,记者也从很多位老者口中耳闻,但都是听人所述,并非亲眼所见。要想探寻更多内容,寻访以前的走船人便是最佳途径。经多方查询得知,当地还有一位走船人健在,记者匆匆离开渔村,前往紧邻渔村的双桥营。

L_1550451586872374608
付平贵讲述自己的走大船经历

走船人回忆走船经历

双桥营隶属渔村村委会,与渔村仅一路之隔,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双桥营更加接近星云湖。记者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朝村子深处走去,并在一所具有现代农村建筑风格的居所中,见到了这位82岁高龄的走船人。

老人名叫付平贵,初见他时给记者的第一印象便是身材魁梧,尽管他是坐在沙发上的。在其得知来意后,付平贵起身招呼记者坐下,在简单的寒暄之后,开始游走于自己的思绪中,讲述着一个走船人的经历。

时间回到1955年左右,那时的付平贵仅15岁,由于身材魁梧,成为一名走船人。付平贵回忆道:“以前大船的样子和现在湖面上的渔船差不多,通常大船宽3米,长11米,高1.6米,一只船上有7个人。那时我们走大船是将江川螺蛳铺的煤炭装船后,经海门运往澄江,并在新河口卸货,再将澄江的大米运到江川。我走船的时候,江川盛产的洋芋、烤烟等基本不会运到澄江。因为那时,船运业已属国有。而旧时则是什么赚钱运什么,像洋芋、烤烟、土布、白酒等都会运到澄江。以前听老人们说,民国时期,走大船的人有时会携带枪支,以防范打劫的土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解放军剿灭了土匪,走大船的人才得以安心度日。”

走大船是件很辛苦的事情。付平贵走大船时,从江川到澄江所用时间的多少完全取决于天气的好坏、是否顺风顺水等自然因素。如遇天气晴朗,星云湖面又有南风相助,那大船在装完煤炭后,便会拉起风帆,从星云湖经抚仙湖,顺风而行,前往澄江。待卸货,装上澄江的大米后,又乘北风而归,这样走一趟基本仅一天时间。但遇天气不好,要暂避风雨,完全依靠人们用桨划行的话,往返一趟则需四五天时间。“天气不好时,我们只能在船上吃住。船上装有货物,没有多余的地方给我们睡觉。要想睡,就只能找点席子之类的东西垫在货物上,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夜晚的湖面气温很低,为了保暖,每个人除了裹上一件厚厚的棉衣外,还要盖上被子才能入睡。大船上有一个用架子简单搭设的灶,用于做饭。抚仙湖风浪大,煮饭很困难,因为船的摇晃,会使锅中煮米的水溢出。要想吃饭,就要在锅中放上一个木瓢,以缓解煮米水的摇晃程度。抚仙湖的水很清,有时我在船上取水清洗做饭用的甑子,看见甑子上的饭粒遇水沉入湖中后,便有很多小鱼来吃,虽然看得见但我们抓不到,也吃不着。”付平贵笑道。

走大船虽然辛苦,但在船只平稳行驶期间,走船人也会和平常人一样相互聊聊家常、下下象棋,而这也成了他们在走大船时唯一的休闲娱乐方式。

回忆往昔,至今仍有一事让付平贵记忆深刻。一次,付平贵走大船刚过了海门不久,湖面突然刮起了大风,付平贵见状赶忙返航至海门避风,经过短暂等待,风向有所转变,他开船启程。谁料启程途中,大船的桅杆却挂断了横于船只上方的高压线。一时间,火光闪烁。付平贵说:“当时,好在人都没事,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1961年,年仅21岁的付平贵在经历了6年的走船生涯后,随着当时运输公司的解散,回到家中务农。而在这之后,当地的那些大船逐渐消失在人们眼中和星云湖的浪花里,走大船也正式走入了历史。虽然如今还偶尔有人说起走大船,但在时光的流逝中,它已然成了当地的一种人文记忆,一种关于星云湖和周边村民的记忆。(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