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易门永靖哨古驿道考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4-3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  杞云峰

永靖哨古驿道位于易门县大龙泉森林公园水源涵养区域。出易门县城,沿大龙泉森林公园一路西行至山谷深处,即可见一条沿山坡而上的青石铺设的马帮行道,这就是以运输滇铜而闻名滇中的永靖哨古驿道。此道始于大龙泉森林公园山谷尽头,沿山坡蜿蜒西行,从永靖哨村北侧山腰穿过,延伸至山顶,与晋云线永靖哨段汇合,全长约3000米。青石铺设路段现存1500米,宽2米余,俗称“百蹬坎”。

永靖哨古驿道为易(门)石咢(嘉)古道上的一段,并且是很重要的一段。易石咢古道横贯易门县境东西,从永靖哨村往西行至香树坡厂(三家厂),过绿汁江后可达双柏县的石咢嘉;从永靖哨村向东行,过军哨、昆阳,可达昆明;从永靖哨村往南为南通玉溪的支道,但却是由景东经易门至玉溪方向的主要驿道。可见,永靖哨古驿道处于易石咢古道之枢纽,确保此处交通顺畅意义重大。因此,明朝中期,在此处设置哨卡,以期永绝匪患,故得名永靖哨。

古驿道的修建历史

驿道是中国古代陆地交通的主要通道,其主要功能是传递政府文书和军事物资运输,同时也是民间商旅往来,货物流通的主要通道。也就是说,驿道的产生,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统治阶级实施统治的需要;二是经济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异地物资交换的需要。永靖哨古驿道的产生也不外乎这两个原因。为查清此道产生的具体年代,笔者曾多次深入永靖哨村实地采访,获悉村旁尚有筑路石刻一处,并邀易门县美术家协会主席张志强同志前往拓片,与县志办孙银龙老师共同解读了铭文,全文辑录如下:

易门县居住永靖哨信士,瓦合凤妻祁氏同男瓦□□、瓦□□、瓦□□(此处刻文损毁不可辨,应为祁氏之三个儿子之名),因于永历十年内愿行功德,发心敬修通行古路,共费过银二十余两。又于清朝十七年,瓦合廘重修补路,与万人通行,以接后代子孙之善根。方已勒碑刻,实永垂万古,音名永久。碑记。

助信:瓦合成助石六十车、瓦□□、瓦□□(此处刻文损毁不可辨,应为另外二人名及所捐功德)。

皇明顺治十七年九月初一日,瓦合廘、瓦合凤,仝修敬立。吉旦。

告其费用之艮,合凤夫妇苦积耕牛一只。老畜变卖,愿行善念,但怨家门清洁,子孙昌寿为记。

此石刻应为摩崖石刻,位于永靖哨村外五百米的东北方向机耕路旁,刻于一块长方形天然青石上,面积约1平方米。额上横书“南无阿弥陀佛”佛教六字名号,无铭文标题,直接言事,且行文不够严谨,书法以正书为主,夹杂行书,正书字体驳杂,可见为民间勒石。但从刊刻水准及此石刻的自然风化情况直观判断,此石刻应为古人所作,非后人伪作。因而,其所载事件,可作为考证永靖哨古驿道修建史的有力证据。

铭文中涉及年代的有三处:永历十年、清朝十七年、皇明顺治十七年。清朝十七年和皇明顺治十七年的说法,很清楚地说明了重修永靖哨古驿道和立此石刻的年代为1660年,距今359年。其中,勒石的时间为1660年9月初一(阴历)。从铭文内容可知,永靖哨古驿道于永历十年(1657年),由瓦合凤之妻祁氏和她的儿子们重修过一次,费银二十余两,后又由瓦合廘于顺治十七年(1660年)重修补了一次,两次重修相隔三年。由此可见,永靖哨古驿道产生的时间仍在360余年前。结合清道光易门县志记载,元朝中央政权在至元四年(1267年)设立洟门千户,对易门实施管辖,以及明洪武三年以后大批中原移民迁入云南,促进了云南的快速发展,明朝中期又在永靖哨设置哨卡等史实分析,永靖哨古驿道至少在距今500-600年前就已产生,成为横贯易门东西全境,连接景东茶马古道的易石咢古驿道的枢纽。

古驿道历史上的运输情况

正如前述,驿道的产生,无非是满足政府实施统治,传递政令及军事物资的需求,并兼顾不同地域之间人们商贸往来的需要。因此,甘斯杰、夏卿云两同志在《易门县古道及古桥梁》(《易门县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一文中,关于民国时期永靖哨古驿道的运输情况的分析值得采信:民国以后,此道多为往来于昆明、景东或玉溪、通海、景东之间的马帮的主要通道,驮运物资主要是鸦片、茶叶、医药和日用小百货,茶叶运量无据可考。

但对于清代“凡解省的精铜,皆由此道驮运至昆明”的说法,是与史料记载不符的。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清廷对云南铜矿开采实施官治铜政政策,揭开了滇铜大规模开采历史序幕。易门在清代著名的矿厂有义都厂、义宝厂(万宝厂)、香树坡厂,其余小厂数十个。义都厂乾隆二十三年开采,万宝厂乾隆三十六年开采,香树坡厂康熙年间便已开采,乾隆九年又复开采,各厂都有解运省城和京局的铜,但不是所有厂的铜都经由永靖哨古驿道运输至省城。滇铜在清代是国家铸币的主要材料,严中平在《清代云南铜政考》中说,清廷90%的铸币用铜来自云南,可见,铜在清代是国家财富的重要资源,因此,清代对铜矿开采和铜的运输有着十分严格和细致的规定,每一个矿点都经由官府批准才能开采,每一个矿点冶炼出来的铜,从产量、成色、运输等等,都有详细的限制和规定,尤其是运输路线,陆路和水路运输的站点、路线、运费等均作了规定。清代《铜政便览》记载了上述易门三个较大规模矿点铜斤的运输路线:

万宝厂冶炼的铜,经六站运解省城,供本省局铸(铸币)及间拨京铜。站程为:一站至永靖哨,一站至大哨,一站至三家店,一站至草铺,一站至读书铺,一站至省城。

香树坡厂站程:一站至法脿,一站至雨竜,半站至妥甸,一站至南安州,一站至楚雄府城,六站至云南省城,一站至板桥,一站至杨林,一站至易隆,一站至寻甸。

义都厂站程:一站至新店房,一站至大山脚,一站至二街,一站至九渡村,一站至混水塘,一站至省城。

三大厂,仅有万宝厂开采冶炼的铜,经由永靖哨古驿道运输至省城。万宝厂铜矿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开采。咸丰六年(1856)回民杜文秀起义后,易门的这三个主要矿点也随着云南铜矿开采业的整体凋敝而停采了,因此,在清代,万宝厂铜矿开采大约持续了八十余年的时间。进入民国后,从1921年10月云南省实业公司批准褚德彰在马鹿村、万宝厂共计155亩零5方丈的地域内开采、冶炼铜矿起算,至1938年秋,盈泰公司对万宝厂区域大面积勘探止,也就延续了十七八年时间。由此看来,永靖哨古驿道在清代滇铜开采兴盛后,除日常百货的运输外,主要承担了万宝厂所产铜斤的运送。

古驿道上的矿神庙

永靖哨古驿道旁的一个小山头上,曾建有庙宇一座,具体修建年代不详,庙名也不详,永靖哨村的村民均称为矿神庙,今已不存。据村中瓦永安老人(78岁)现场指认和回忆,他年轻时候,这座庙仍然完好,曾经驻扎过解放军,负责看守炸药,每天早上可以看见军队在庙前的一块平地上跑步出操。

据瓦永安老人的回忆,此庙坐西朝东,面阔十五六米,进门后有天井一方,进深约5米,右侧靠围墙长有高大柏树一株(此树现今仍存);拾级而上又一平台,正面有正殿一间,两侧偏殿各一,所供神像因时间太长,已记不清楚了,但过往客商,尤其是挖矿炼铜之人都会进庙烧香磕头,以求平安;面南侧靠围墙有厨房和寮房。

另,与矿神庙相对的永靖哨古驿道另一侧,搭建有简易平房一间(今已不存),中置大水缸一口,永靖哨村人轮流从山箐挑水补给,以满足过往客商,尤其是驮运铜矿之马帮人畜饮用。由此可以想见昔日古道上曾经盛极一时的繁荣景象。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