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三副楹联 一种格调
——武汉黄鹤楼传世长联作者之争(三)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1-0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近日,记者读到了苏州名士潘钟瑞的《鄂行日记》:“遂登黄鹤楼……少时,凌层楼,骋遐瞩,天光明霁,斜日满江……远眺移时,回顾楼中,向道士购得楼中楹联刻本一书,可云赅备。”潘钟瑞的日记作于光绪三年,他在黄鹤楼见到的楹联刻本应该就刊刻于光绪三年之前的一段时间。顺着这条思路,记者有了一个简单的想法,如果找到了当时道士在黄鹤楼中兜售的那本楹联集,也许可以调查出一些眉目来。

查阅中国国家图书馆的网络资源,记者搜索到一本名为《新刻黄鹤楼铭楹联》的古籍,编者是清代的方维新,湖南岳阳人,刊刻于光绪二年,现藏于天津图书馆。这本书很有可能就是潘钟瑞当年购得的那个刻本。

当代人书写的黄鹤楼长联,落款为“云南通海陈兆庆撰”,却将上联的“枝”改为“支”,下联的“那”改为“哪”,非长联原貌。 (资料图)
当代人书写的黄鹤楼长联,落款为“云南通海陈兆庆撰”,却将上联的“枝”改为“支”,下联的“那”改为“哪”,非长联原貌。 (资料图)

在书中,记者幸运地找到了传世长联“一枝笔挺起江汉间”,署名“孝昌陈兆庆”,孝昌即孝感的古称。方维新将长联归属于“孝感陈兆庆”是没有疑问的。在这本书中还收录了编者题写的一副楹联:“对江楼阁参天立;全楚山河缩地来。”由此可知,黄鹤楼在清代最后一次被焚毁前,方维新到过黄鹤楼,对楼中的楹联做过深入的考察、研究,而不是靠收集文献资料,或道听途说。

不过,这也并非就是定论,方维新的刻本被武汉学者发现后,并没有解决作者之争的问题。

《新刻黄鹤楼铭楹联》一书认为“孝昌陈兆庆”是黄鹤楼长联作者。 (资料图)
《新刻黄鹤楼铭楹联》一书认为“孝昌陈兆庆”是黄鹤楼长联作者。 (资料图)

1990年,武汉当地编纂了一套“黄鹤楼丛书”,编者都是武汉当地有名的学者。丛书中有一册《黄鹤楼古今楹联选注》,书中将方维新所编的《新刻黄鹤楼铭楹联》的大部分楹联都编选入书中,只剔除了有意美化清军将领、官员的部分作品。在“一枝笔挺起江汉间”这副传世长联作者的注释部分,武汉学者也秉持着求真务实的治学态度写道:“陈兆庆,生卒年不详,字宝裕。云南通海县人,一说为孝昌人。光绪三年进士。”可见,这本书对长联作者持存疑态度。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湖北孝感学者刘少峰所著的《孝感历代名官名人》,书中说:“《湖北省志》和李伯元《南亭四话》卷五,《黄鹤楼联》均称此联为孝感陈兆庆所写;但又有史料认为是清末云南玉溪人陈宝裕(字兆庆)在赶考途中经过武昌登楼时所拟。”“中国著名武侠小说家梁羽生在《古今名联读趣》中也说:‘在黄鹤楼许多楹联中,我最欣赏陈宝裕(字兆庆)之联……’”“此联究竟是云南的陈兆庆所写,还是孝感的陈兆庆所写?笔者只好存疑证……”

也有网友针对上述作者之争提出了新的观点:

“是真才人,自有眼界,一竿子打倒了所有前人,目空今古,不可谓不狂,当时的陈兆庆(通海陈兆庆)可谓意气飞扬,自觉才气过人,有此去大展宏图的想法,如果是久历宦尘、潦倒后半生的陈前辈(孝感陈兆庆),怕是写不出这样的联来。”

“上下联两组领字‘直吞将’‘那管他’,将整联之恢宏气魄推向极致。从中我们大可看到,当年陈进士之一身胆识,满腔抱负。真可谓‘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从两位的网友的观点来看,能写出这副黄鹤楼传世名联的人必定是一个满腔热血、意气风发、目空今古的青年才俊。这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观点。

从史料来看:孝感陈兆庆1807年生,1852年中举人时已经45岁,后来只做了几任县教谕这样的小官。但他的字写得好,号称清代“湖北书法第一人”,从他传世的几副对联作品来看,都不是他原创的。

2002年,湖北省楹联学会编辑、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对联集成·湖北卷》收录了湖北陈兆庆的一副对联:

其文有经术者贵;

于山见泰岱之高。

对联的书法真迹据说还能找到,不过据当代学者考证,湖北陈兆庆仅仅是书写者,对联的题撰者应是生于乾隆年间被尊为“一代文宗”的大学者阮元。

记者在网络上搜索湖北陈兆庆的书法真迹,也找到了一副对联:

眼界高时无物碍;

心源开处有波清。

从这副对联的落款“葆馀书陈兆庆”来看,他也仅仅是一个书写者。查阅岳麓书社1992年出版的《巧对格言俗语大观》一书,可以找到这副对联。编者指出,这是一副由晚清藏书家、曾任金华府知府、湖北督粮道道员的胡丹凤所作的一副集句联。

被认为是湖北陈兆庆对联作品的还有一副:

得良友来如对月;

有奇书读胜看花。

这副对联落的上款是“炳卿三兄大人属”,下款是“葆馀陈兆庆”。这副对联被当代很多书法专著收录。字是好字,由湖北陈兆庆书写,是准确无误的。联也是好联,只不过这却是乾隆年间有“淡墨探花”美誉,出任过云南临安知府的著名书法家王文治的自题联。

我们现在可知的通海陈兆庆的楹联作品现在还能读到两副。上海辞书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名联鉴赏辞典》一书就收录了一副通海温泉联:

画栏前,眼界绝佳,有田有园有湖山,且访陶令归来,会心即景;

水榭外,春光不老,宜浴宜风宜吟咏,试问曾皙而后,同志何人。

这副长联在《通海县文史资料》第2辑也有收录,题作“温泉亭联”,落款是:“云溪陈兆庆撰,光绪二十一年乙未。”有通海学者考证说,这是陈兆庆回籍丁忧所作,同时还为通海温泉题写了七块匾额。从这些记载看,通海温泉联是通海陈兆庆所作是没有疑问的。

记者在通海县采访调查时,在河西镇又打听到,在圆明寺瑞莲阁中,还有一副对联,也是通海陈兆庆所作。

结构不寻常,宜佛宜仙,直通弱水三千界;

登临多韵事,有诗有酒,休羡瀛洲十八人。

记者从前人著作中抄录了这副对联,并驱车赶往通海县河西镇圆明寺,费尽周折,找到了瑞莲阁。遗憾的是,这处阁楼有高墙环绕,无法一睹对联真迹,也就无法了解这副对联创作的具体时间。

细细品读这两副对联,通海温泉联作于光绪二十一年,那时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春风得意、连考连中的举子了,他在上联中提到了陶渊明,似乎透露出了要在通海湖光山色之中寻一处田园归隐的意思。在下联中,他提到了孔子的弟子曾皙,希望像他一样悠然自得,知时乐道,澡身浴德,做一个真正的君子。

圆明寺瑞莲阁一联中,陈兆庆则透露出了诗酒行乐、寻仙问佛的出世思想,与通海温泉亭联应作于同一时期。反观他在安徽的宦海生涯,辛辛苦苦,尽心尽责地干了二十四年,最后才轮到一个“署池州府知府”的官职,因为是代理,所以是不稳定的,随时都可能被免官。晚清官场的黑暗,此时他已经看到清清楚楚,青年时代那股蓬勃向上之气消失殆尽也就不足为奇了。

读完这两副对联,再看黄鹤楼那副长联,你会发现它们的创造手法上有一些共同的特点:灵动、跳跃,律动感十足,并且都是超然物外的、想象丰富而奇特的,这些特点在三副对联中都是一以贯之的。

最后要总结的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还是不宜下定论,断言通海陈兆庆就是黄鹤楼长联的原创者。我们应该多向武汉学者学习,在存疑的地方更要慎之又慎。虽然我们现在还不能解决黄鹤楼长联作者之争的难题,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欣赏这副气势宏大、想象奇特的经典名联。(玉溪日报记者  蔡传斌)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